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孤高城‧雨中家(15)明月夜中賞明月 侯王府內會侯王


網上圖片


王爺青面露出狡猾奸笑,手拈起剛才放下嘅那一着棋子,正想放入棋局中.... 口中喃喃自語:「棋逢敵手、將遇良才,痛快!」沉思了一會,將棋子放在刻有縱橫線棋盤上,說:「以為我會走這步,我偏偏唔行,兵行險着,就這樣吧!哈哈哈...」王爺躊躇滿志,似乎是勝算在握。



侯王府派出嘅侍衛跟踪,王爺只係想知道雨中淋夫妻倆人,會否向思奇將軍報訊,雖然喺「棋局」中,王爺計算雨中夫婦定會向思奇示警,但雨中淋與珛櫻並未如王爺所想,反而將計就計引蛇出洞,並冇進入皇宮,此棋着王爺錯落。王爺馬上遣人入宮撤去埋伏人等。不用多少功夫,很容易夫婦倆丟掉王爺嘅侍衛跟踪,兩黑影一前一後如鷹刺長空,躍上大都最高嘅玄武塔上。



兩夫婦相依偎望着一輪明月,正是新十五,距離初二送酒入宮只有半個月,要不是這禍事,此情此境是何等温馨。雨中淋輕輕撥弄珛櫻亂了嘅秀髮,問:「跟着嘅下一着,是否按王爺所說釀造五十瓶有醉三宵嘅寒冰暖呢?」依偎在雨中淋懷中嘅珛櫻,輕輕推開雨中淋,慢慢站起來,面向遠方皇宮沉思着,說「如果唔釀造呢啲寒冰暖,點至可以知道呢個陰謀究竟是甚麽,況且,按我推斷,小小一瓶寒冰暖,並非棋局內重點,一斤多醉三宵酒糟釀出嘅五十瓶毒酒,俾皇宮慶典百多人飲用,其藥性何其輕,一不致命、二不使人昏醉,呢點王爺佈此局時怎可能沒有考慮,王爺只不過是用寒冰暖強拉雨中家入局,深入多想一下,呢個亦係一個虛幌子,看起來並非對付當朝皇帝也不是招呼思奇將軍。王爺畢竟是皇帝親兄,要解決思奇易如反掌,用不着安排如此多佈局.... 」珛櫻侃侃道出,無不是道理,雨中淋突然一醒「不是皇帝,一國之中位高之極那是甚麼、難道是國家?一個國家?」珛櫻望着雨中淋說:「我也是這樣想,王猴子是要奪回自己本來擁有嘅東西,國君之位。」



兩人說到這,很氣餒的長嘆了一聲,看來天下從此多事了。雨中淋對珛櫻說:「皇室內鬥,無日無之,我等平民百姓能管得着嗎?所謂窮不與富鬥,富不與官爭.... 但今日我雨中家竟捲入如此禍事,如何是好?」「如何... 我也不知道,但我只知道如果猴子謀朝篡位得逞,天下蒼生則苦矣,當知現今皇帝雖不算是位明君,但處理朝政不過不失,倘王猴子奪得皇位只會為所欲為,亂了朝綱,敗了江山。」珛櫻接着繼續說:「只可惜,王猴子目的只有你我兩人知道,若公諸於世,一則無人相信,二則是即使有人相信又如何。怪不得王猴子先給你一個答案說:雨中淋,你唔替本王釀酒係死路一條,如果你依從本王亦係一條死路。這最明白不過了!」



雨中淋手握着拳,用力擊在另一隻手掌上說:「這正不是官逼民反嗎?」珛櫻見夫郎激動着便說:「稍安無躁,這刻是要想怎樣轉危為安.... 這樣吧,我們先去一個地方,去王府!」「王府?不是去皇宮嗎?」珛櫻說:「不,去侯王府,拜候一下這位佈局之人。」雨中淋吃驚的望着珛櫻,心中在想,這着棋是危着,只要有些毫差錯,莫說是雨中家業,一門大小性命亦難保,他正想說,珛櫻搶先的說:「相公,我知你想甚麽,別忘記妾身也姓雨中,那會不為雨中家着想,現時王猴子與雨中家呢局棋,尚係在計謀上對奕,未有實際動靜,我就係想喺刀刅兵戎相見前將禍事平息,亦想喺王猴子奪位前,給皇帝一個警告。這樣做也有可能會毁了雨中家,但不是這樣做,雨中家亦難保安全,既然如此,我雨中門珛櫻氏定要用這性命搏這一搏。」雨中淋聽妻子這樣說,想了片刻說:「既然如此,我就將雨中家押上吧。」



兩人輕功要入皇宮,簡直係如入無人之地,那要入侯王府更不在話下,一枝香時間,珛櫻與雨中淋經已藏身侯王府偏廳橫樑之上。珛櫻一個倒掛金鈎,倒身懸空細看剛才王爺擺弄棋盆上的棋局入了神,雨中淋不懂棋藝,坐在橫樑上為妻子放哨,珛櫻一招鯉魚翻身,兩足尖着地無聲塵土不揚,只見珛櫻玉手拿起棋盆中一只黑棋子,在原來縱橫線上換了一只白色棋子。珛櫻將手中拿着的那一枚黑棋子,向雨中淋扮個鬼臉,揮手一揚射上橫樑,雨中淋伸手接着順手放入行囊之內。



練武之人,聽覺特別敏銳;珛櫻聽聞步聲,腳尖一點,躍在橫樑之上,躲在牌匾之後。雨中淋見王侯美步入偏廳,佢向妻子示意;指指王爺,然後扮一個猴子抓癢動作,險些逗得珛櫻咭一聲笑出來。王爺行近棋盤,端詳着棋局,突然發現佢最後着的那一只棋子,本是黑色的竟被換了白色,王爺何其冷靜,冷笑了一聲,他不知人還在屋內與否,朝着屋頂說:「果然係出乎意料,這一着棋﹝置死地而後生﹞,高招!雨中嫂子,請落嚟會一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