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14)猴王佈下迷離局 櫻娘解惑破狐疑


網上圖片


珛櫻望着雨中淋說:「如那猴子說,侯王府與我雨中家無仇無怨,而雨中家只係佢棋局中一着棋子,若皇上被害的只是昏醉三日,看來棋局中猴子要對付的人並非皇帝,那麽王猴子對付的只有一個人..... 看來很清楚,與皇宮及雨中家兩者都有關係嘅,只有一人,就係我哥哥思奇將軍。」雨中淋說:「莫非王猴子想利用雨中家陷害思奇? 既然如此,王猴子又為何將呢啲咁重要嘅秘密暗示俾我知呢?」珛櫻說道:「釀造皇帝喜歡嘅美酒,喺大都只有雨中一家,王猴子如果要喺皇上壽讌動手,皇宮內有御厨燒煑菜餚,唯獨只有美酒非由御膳房所出,所以按情順理,佢會脅逼唯一有條件嘅雨中家釀此毒酒,不過背後正如相公所說,王猴子說你只不過係計謀中一着棋子,而佢就是要置身事外..... 再者﹝醉三宵﹞亦並非如此霸道,酒量好嘅酒客最多一兩個時辰昏醉便過..... 王猴子這局棋究竟佈一個怎樣的局,究竟佢呢個局是否真要謀害我兄長,目的何在?」



珛櫻嘅分析雨中淋自覺有所不及,佢連連點頭說:「如今雨中家如何是好?」珛櫻走近窗前,假意垂簾實向外望了望,返回大廳桌邊說:「果然不出所料,王猴子派哨監視雨中家動靜,真唔明佢呢局棋嘅用意,佢放嘅哨又故意俾我地容易看見,呢回真真假假.... 相公,不如就將計就計,出外到皇宮走走。」「你是說去皇宮通知思奇將軍?」雨中淋正想說下去,珛櫻說:「你快去換夜行衣,事不宜遲,我地要做個着急樣子俾王猴子看。快去,我還要準備一封書函,快快!」



一柱香時間,兩個穿黑夜行衣身影由雨中府第翻過高牆而出,兩者輕功了得,特別係畧瘦珛櫻身影,如脫兔如翔雁,雨中淋也不弱,如奔鹿如疾豹。兩人一前一後向皇宮方向疾馳而去。隨兩人之後另有三個黑影,似乎係跟踪雨中淋夫婦,佢地輕功也不差,追起嚟都使人聽得喘氣微音。珛櫻等故意不讓跟踪者起疑,使出上乘輕功,輕易將三個跟踪者擺脫了。雨中淋細語向妻子說:「別這麼快,看來我地將呢班人丟掉了。」珛櫻笑了笑:「別急,王猴子算這局棋時,點會忽畧你我武功皆喺佢班侍衛之上,而唔步署好,佢會預算我倆猜測出其意圖,定如佢所想人之常情,必然入皇宮向思奇報信。但有一點我尚未明白,王猴子點解要俾我地知每一個後着..... 就好似前面,佢經已埋伏侍衛,要讓我地知怎樣都擺脫不離佢嘅魔爪。」果然遠處近皇宮附近,見幾個人影,霎眼間此等人影又藏入黑暗之中....



兩人輕功要入皇宮,簡直係如入無人之地,但令王爺呢班侍衛奇怪嘅係,雨中淋與珛櫻並沒有躍過圍牆,進入皇宮禁苑,只係圍牆外奔馳。兩人邊飛步跳躍邊喁喁細語:「今晚能與娘子飛奔漫遊,真難得,要不是因王爺事,這樣結伴同遊乃樂事也,但願此禍事早日完結,能多陪伴娘子。」珛櫻在前回眸一笑說:「相公日理店舖生意,晚間還要打點釀造美酒,那有這麼時間陪伴妾身,今晚能與相公結伴,於願已償矣。」侍衛們一句也沒辦法聽得清楚,只聽到兩人邊跑邊說呼吸隨和,如一般閒庭信步。突然雨中淋停落嚟,在地上撿起一塊石子,使勁力向天空擲去,這石子丟手而出,其速度之快與空氣撞擊,發出一聲尖銳嘯聲。侍衛們驚訝抬頭望着天空,珛櫻將一封書函放入一樹洞之內。



王侯美手下亦非全是泛泛之輩,其中有一老者,見雨中淋擲石,像是一個訊號,要睇呢個訊號並非那塊飛天石子,而係後隨而嚟嘅現像,所以佢並冇仰首望天,而係專注監視地面動靜,當然珛櫻將書函放入樹洞佢一目了然。老者似係這羣侍衛嘅領頭,佢指揮其他手下繼續追踪雨中淋夫妻倆,自己獨自走近樹洞取出書函返回侯王府邀功去。



王爺坐在偏廳,似係等候消息,王爺面前放着一個棋盆,佢正拈着一只棋子考慮着.... 老者見王爺立即簡說過程、呈上樹洞書函。王爺見書函並沒有封口,取出內裏函件打開一看,面上青筋暴現。思考片刻,佢將函件放回信封裏,交老者說:「佢地係故意要將此信交我。明天一早,你到皇宮,將呢封信交內侍衛,叮囑說這信係雨中家交侯王府再轉交內侍長官思奇將軍,知道了嗎?」王爺青面露出狡猾奸笑,手拈起剛才放下嘅那一着棋子,正想放入棋局中.... 口中喃喃自語:「棋逢敵手、將遇良才,痛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