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給老伴的信




上篇寫雨嫂因盲腸炎入急症室事,說實話,當刻老雨竟然覺得人在突然轉變,那種無助和徬徨的無奈。人就是經常活在自己心目中的「常」和「必然」思維之中,無常突然降臨便不知所措。本來上月六日,老雨倆的三十九週年,曾想過在博客上寫一篇「給老伴的信」,老雨也知道,雨嫂在「人在雨中淋」自雅虎至歌谷近五百篇網誌,不曾看過一篇,甚至她連怎樣進入老雨的博客也不懂,雨嫂知的是老雨筆名和博名,其他.... 雨嫂喜歡看書,是瓊瑤寫的有愛情、文學氣息的那一種,像老雨寫這些無厘頭散文,老作的小說,雨嫂沒興趣。那也好!給老雨一個極大的自由度暢所欲言!



感恩很多網友留言祝福和鼓勵,雨嫂康復得很好,雖然她不能做劇烈運動,每天她會抽空一個小時在附近社區行急步和在公園做一些簡單運動,六個星期的痊癒期過後,很快便回復「常」態。



給老伴的信

三十九年前,年青的小雨和你(雨嫂)拖手經已十年,想來不要再「拖」了;那一次小雨和你自大澳門游泳歸來,倆人曬得紅卜卜的,相互依偎在回程的巴士上,小雨對你說﹕「我們結婚吧!」沒有浪漫的氣氛,也沒有燦爛鑽戒,只有各人手上提着濕淋淋的游泳衣物,走進婚姻註冊處登記,說笑話的;還是在當晚雙方家長才第一次見面,為兒女談婚嫁。



很感恩你母親願意將你交給小雨;也很感激她在送你出門時才給小雨一個「忠告」……… 她說﹕「我女兒脾氣臭,你忍得就忍,忍不過也要忍」(外母大人當年的話一個字也沒加沒減)即是開明車馬的說「貨物出門概不退換」。就是你母親這句話,小雨戰戰競競的和你一起三十九年…… 



這份因緣由開始至今天,近半個世紀,沒吵鬧、反枱掟碗碟?如果老雨今天說「沒有」,是真真的一個謊話,但老雨始終沒有違背你母親送你出門時給小雨的教悔;道歉的、體諒忍讓的和「揸耳仔」扮「矮仔」的總是……… 我!



老雨很不明白為什麼會是這樣,終於最近(近半世紀後),從一個朋友傳過來的故事找到了答案︰

一群後輩為一對長者慶祝五十週年金婚,其中一個年青人問﹕「祖母,你和祖父結婚五十年了,那麽你可以講出祖父的一些缺點嗎?」看來這個孫兒要找祖父的碴子取笑。老人家笑了笑,說﹕「你祖父缺點這麼多,怎樣說?或者做個比喻就如天上繁星這麽多吧!」這個孫兒不得要領,再說﹕「那麽祖母,祖父有什麼優點?」看來真的要考考老人家。她不徐不矢的說﹕「你祖父的優點只有一個,就如太陽一樣。」她停了停再說﹕「當太陽出來,繁星就不見了!」



這是真愛!
老雨笨咀,不喜歡將那討人歡喜的三個字常掛在口邊去氹你,看來要改一改了。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老了說真的老了




老了說真的老了

人的一生,總朝着一個方向走,不管過程中是順是逆、是起是跌、是歡是悲,還是隨着這個軌跡,可能是因人各自業力而異有長有短,最終的盡頭是一樣。


上月六日,老雨倆共渡過了三十九個年頭,時間真快。八九年移民至今二十八年,當年在機場接到埗雨嫂和兩小子,現時還記憶猶新。零二年開始幫忙警察籌款,轉眼是十三年了,不過今年有多少變化,参與的人多了,經過十二年、同樣的一個路途,加上今年多了三個機械師,老雨覺得是個「交棒」的時候了,相信老雨以前的十多年,以一敵數十架單車,他們應該能夠以三人之力應付得來吧!老雨將位置讓出來,今年沒有出席最後「剎科」的九百公里旅程。


近兩年老雨在車隊中,開始「靠邊站」,不是以老賣老,而是真的老了。就好像每次的訓練,六十八歲的老傢伙,身為訓練員,追趕騎着單車,與年輕小伙子同速二十八、三十公里騁馳是不容易的事,有兩三次遇着新手的人為錯誤掉了隊、和抽筋等,老雨把他(她)們安頓好,要加速追上車隊,是最艱難的事。有次是被丟掉相距一公里,大隊是以二十六公里前進,老雨要超三十公里時速追了兩公里才追上,幾乎爆了肺真辛苦,真的老了!


可能是這個決定,挽救了一個危機,也可以說是各各因緣吧!九月二十五日,如果老雨今年在旅途上的話,應該是在離家近二百公里外的Pemberton。二十四日晚上雨嫂覺得有腹痛,通常醫護人員有個很奇怪的特點,他(她)們注意人家健康多於自己。二十五日早上,老雨怎會不知枕邊人整晚輾轉反側,馬上敦速她約見家庭醫生。下午四時見了醫生,大家開始擔心,雨嫂沒有發燒,而位置按下去不痛,難道是……胰臟出了問題?這非常非常嚴重徵兆,因為胰臟出事,一般在最後期才顯露出來。家庭醫生着雨嫂立刻驗血和聯絡最快的照超聲波。這個階段是要等、等報告、等排期。


二十五日晚上,雨嫂吃不下東西,劇痛使她倒在床上。八時許老雨說不如去急症室,終於九時老雨再說,很感恩這是第一次雨嫂聽身邊人的話。在開車往醫院的短短幾分鐘,老雨知雨嫂擔憂的是什麼,很難受啊!到了急症室,幸好沒太多人,加上雨嫂的舊同事「關照」,給她一個特別護理房間休息。晚上十一時醫生閱讀了急症室驗血報告,血液中白血球多,是內臟有發炎,用手一按痛得雨嫂要命,醫生說應該是盲腸炎…… 要照CT Scan才可確診。二十六日凌晨做了CT Scan知盲腸部份破裂會導至腹膜炎,要盡快做手術。


老雨坐在特別護理房,望着病榻上的雨嫂,一時很無助…… 老雨經常告訴自己因為要照顧這個老伴,自己不能病,到頭來是老伴真的病了,老雨竟一籌莫展。淩晨三時主診醫生向雨嫂解釋手術過程,但由於剛有幾個交通事故傷者,所以可能要遲一些才替雨嫂做手術。醫生着老雨留下電話號碼,手術完了會立即通知……


二十六日早上五時四十五分得知手術完成,是個微創手術,早上十時經已可以接雨嫂回家。經過這次「無常」在身邊擦過,很感嘆,我們經常「習以為常」,好像能看見明天早上是必然的,原來無常就是出現在不知不覺間,這次老雨更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

老了!真的是老了!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老了說還未老





老了說還未老


長者很容易有一個誤解,覺得平日在公園「揈手揈腳」就是運動,當然肯郁動,總好過坐着好,但揈揈手腳當然是不足夠。長者高血壓、糖尿病,血臟血管硬化等,其中一個成因是吃和消耗不成正比,脂肪、醣過多積聚引致。


老雨眼見上磅的數字急升,說不定一頭半月便回復平來168磅﹔不單是打回原形,有可能還會颷升,減吃並不是個好辦法,游泳是個是有効但很無奈不適用於老雨,踩單車和打羽毛球受環境限制終於老雨找到了、先是接受,現在是愛上了這個方法…… Gym



開始走上跑步機(treadmill)的時候覺得很納悶,一步步死板的步伐向前走,四週環境沒有任何移動,很不習慣,起先走了三幾分鐘便跳下來(老雨怕跌,所以不跑而是以每小時四公的走急步),很失敗。坐在室內單車上(stationary bike),踩得幾分鐘,覺得更不是味兒。那就隨隨便便做幾下掌上壓(press up是以前的强項),三幾下便滿天星斗,年青時不是十五、二十下面不改容的嗎錯了什麽很氣餒的坐在器械上試做幾下引身仰起(sit up),噢!比做掌上壓還要差,竟然頭昏昏的; 立即坐直,覺得在找尋自己身處在那裡!



原來做sit up有一定危險,若未有足夠熱身,人瞓平後急向前仰起,血液未必能追得上這個快速活動,腦活動因缺氧會出現很短暫休克。另一個危險性,是高血壓者要小心,身體不斷瞓平和坐起,腦部間接的被「搖晃」,血壓會急昇。(雨嫂很多時會提醒老雨,起床時動作要慢,最好是側身起床,她真的懂。)



要運動是這麽的「難」克服,原來還有一件更難克服的是懶!難與懶是一對孖生兄弟,亙相牽制也亙相影响,對付他們只有一個辦法,是堅持和恆心。終於老雨在堅持和恆心的支持下突破了缺口;納悶?上載音樂、歌曲甚至是佛經在手機上,邊做邊聽,不悶了吧!日子多了,習慣了,老雨不聽手機,只專注自己在運動過程中,觀察每一個重覆又重覆的動作,在身體上的感覺、緣生緣滅的過程(生滅),和自己內心的感受,老雨以前参加多次十天內觀靜坐課程,有說過的「行住坐卧」也可以觀察到生滅,所分別的是一種是靜,另一種是動,這真是個很奇妙的一種探索!



結果,堅持戰勝了難,恆心打敗了懶,三、四個月的練習,每天走跑步機三十多分鐘,消耗400卡路里﹔半小時室內單車,消耗200卡路里,加上十五分鐘其他輔助運動,將體重拉下來直至上星期見醫生做每年體檢,醫生也吃了一跳,145醫生說不要再輕下去了,一些消耗太多的最好不要做,他說﹕「not necessary!」




老雨還是很堅持自己的固執,認為人退化始於雙腳,所以花很多時間在足部運動,很顯注的副作用是前面的「腩肌」也消失了,以前的褲子不用皮帶便掉下來,腰圍小了三吋多那真的,因為「堅持戰勝了困難」,這個星期老雨每天做sit up120次,正朝着150方向進發!



下篇續說…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老了說未老

1998年加拿大威士拿上一個頗斜路段


老了說未老

上篇說雨嫂經過一次嚴重交通意外,雖然是醫學倡明,雨嫂能重新如正常的站起來,但這個「站起來」過程,經歴過很多香港醫護人員和物理、職業治療人員的努力,很感恩! 另一方面是雨嫂當年還是年青,傷口和骨骼較容易癒合,年紀大了,這舊患開始有問題出現,是從盆骨移植到膝部的部份新增和脫落,幾片脫落的骨屑在膝部軟骨之間浮游,行動時刺激着神經引致劇痛,最終還是到醫院做手術把骨屑拿掉。如是者十多年的今天,雨嫂能跑能跳能游,很托賴!除了是醫療上的成効這個主因外,最重要是依靠運動來保持這個成効。




當年雨嫂交通意外後,經兩年治癒期,重返工作崗位,慶幸的她不是OL,是在忙到發癲的醫院工作,伊利沙白醫院管理層知雨嫂大傷剛癒和主診醫生的建議,不安排她做bedside nursing,而是調到工作不太忙的血庫,雨嫂得以在無太大壓力下,兩年間朝九晚五,在血厙與病室之間,走來走去跑上跑落,不斷足部運動。其後雨嫂返護校進修「社康護理」,畢業調任地區健康院至移民加國。




抵加後雨嫂重操故業至2014年雨嫂登六榮休;同年,老雨經歴了一次「糖尿病」危機; 兩老很認真的考慮今後的健康問題。退休了,除了時間外沒有什麽剩下來,老雨先是要解決血糖導致高血壓和「開始痴肥」問題,夫妻倆是持素者,未吃素前也非大魚大肉之人,唯獨是老雨喜歡「吃飯」,是個無飯不歡的「大飯桶」,要減血糖先得戒飯,一下子由每頓四碗大飯,減致細半碗,起初的一頭半月,真是不習慣且哭笑不得,最終還是向健康低頭,與自己討價還價下每頓飯只吃一碗,是一碗不是一大碗。



餓肚子的感覺是絕對不好受,在這邊的生活簡單,食也很簡單;早上一般是一杯咖啡兩片吐司,午餐是在職時的習慣,午餐時間只得半個小時,一般都是自己在上班前準備,大多是早一個晚上的「冷飯殘羹」或一份三文治,如是晚上一餐吃不飽真的是「死過你睇」!因此老雨以前晚上的一餐真個是如狼似虎,飯吃個飽吃個痛快…  飯是老雨煮的,哼!誰敢管我…  終於到頭來是因果自負,自己給自己一碗飯這個底線。




2014年初開始,老雨夫妻倆堅持每天到兒子現時居住的大厦屋宛,內為住户提供健身措施的小泳池游泳游泳是老雨的另一强項,在美國世運游泳選手史必兹1972年夏運取得七面金牌前,老雨經已被朋輩冠以「水怪」雅號,老雨有個得意徒弟仔,就是雨嫂,想當年兩小游遍香港不少泳池泳灘,游往來南灣淺水灣不知多少次,真誇張游一個只得近二十公呎長的小泳池,兩老倆絕不含糊,每次都續泳一小時,六、七十個來回,游約2500 - 3000公呎。雨嫂比老雨更勤力,每當老雨游罷上水,雨嫂還在游,因為速度她比我慢,來達標嘛! 這個運動給老雨體重由168磅勁減至154磅。



終於老雨很被迫地放棄堅持了年多的游泳鍛練,因為皮膚抵受外了泳池的化學劑,起紅點和極痕癢。(註:不解的是,老雨面皮如斯的厚,面上皮膚也頂不住)。罷泳後的理所當然結果是體重反彈回升至160磅,還有繼續上升的趨勢,怎辦


下篇續說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老了說老!


老了說老!





老雨學歴淺薄,大部份知識是來自眼裏看,心中想,因而多帶個人思維固執。年長更「變本加厲」,老是要人家聽「我」的,經上回寫個短篇「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完老雨心願,感意興欄珊,懶洋洋連寫個回應也提不起勁,頓然發現思維還活躍但失卻提筆衝動,非老人痴呆腦退化,而是真正的老了,漸步入近古稀之年矣!



如上段多說人老,是何徵兆?人家怎樣看得出?能糾正的嗎?

老,是一個客觀的事實,是不能否定,就好像老雨「登六」後,主觀上仍然覺得自己仍然年青,起碼在心智上是可以,但體能上是不以意志而能改變,經常心力不逮,經過幾次「挫敗」,不得不承認老了。



偶然間在香港新聞看了一則,警方憑天眼影像,分析得知「疑犯」是個老者,是從形態和步伐顯現出來。老雨不是在這說案件,是說老者形態和步伐﹔人家說「老態龍鍾」,龍鍾一詞有幾個解釋,引用為老者解作行動不靈巧、身體機能衰退。老雨經常告訴人家﹕「一般人機能衰退始於脚部」,這是個老雨無根據的推論,並無任何論證,上月老雨竟然看到一篇日本學者的文章,論點與老雨相同;腳部衰退先是因髖關節、膝關節長期支撑身體重量和活動而勞損,身體本能自我調節,步急和步距收窄,老者不自知步急和步距變化,稍一不慎容易摔倒和交通意外。




要「糾正」這個衰退,先要知自己髖關節和膝關節勞損有多甚;雨嫂1984年在美國羅省一次交通意外,左膝膝蓋全毁,要在盆骨取骨移植做個膝蓋,經過年半治療,幾次手術,可以站立、走路甚至跑步,可以說是半個奇蹟(起碼老雨當年是這樣想),她是怎樣重新站起來的,除了感恩醫護人員,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人員,中醫推拿和針炙師外,唯一途徑是運動!適當和適合的運動。

下篇續說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