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瑞雪






厨房照片是2014年大裝修後,也是重設計和安排,這次是免役,提出也只提出一句﹕「老雨沒這氣力了。」 



今天起得很早,因為九時正要到列治文市有課要上,是什麽課?咭咭,是哲學,生活哲學。

長輩說立了春便是春天,今年二月四日是立春…… 朋友!春天到了,還記得兒時的歌謠;「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等得秋來冬又至,收拾書包好過年。」站在厨房拿着咖啡,輕輕拉開窗紗,天正下着片片瑞雪,老人家說,春天下的雪稱為瑞雪有吉祥之意。先祝大家如意吉祥


1994年,老雨與日資(日立化工)在國內設生產線項目的顧問合約滿了,歸心似箭,不管日方用倍半加薪挽留,也不顧台商高薪挖角…… 想家啊,離家是件苦事,要不是當年加國經濟衰退,老雨被layoff ,剛巧被獵頭族看中,與日立簽了半年。那半年便帶着日本投資者每天飛來飛去,終於落户在江蘇省昆山市張浦鎮,每天不單要與國土局官員磨扯,你好你好,研究研究(烟酒烟酒),招呼工商的、外貿的、海關的、公安及地方的一眾官吏,還要與日本人溝通對策。日間工作很忙,晚間靜下來想家,苦啊!很快,國土局發出批文,建厰工程落實,圖則亦審批,建築隊也到位了,只是用了短短四個半月時間,無可否認這是香港人的拼勁和效率。日商想申請中國工人出國,到日本拆設備,整套船運到中國來,這樣既可節省成本,亦可在拆和裝方面用同一班工人,減少出錯機會。這是當年的一個挑戰,因為國內仍未全開放,中國人還是不許可擁有私人出國護照,日本人曾經找些已在中國有經驗的人協助,幾天便放棄了,說要申請七十個出國謢照是難若登天。「在中國有經驗」未必相等「有中國經驗」,老雨飛了北京一次,找了外事部,查詢有關要求、細節和找到了「對口」部門,再到上海「涉外辦」,三天後七十份出國申請書便堂堂正正呈入外事部的涉外辦,全批了。日本人怎捨得老雨蟬過別枝呢,但老雨去意已決,回家!


回家了,加國經濟有點轉機,舊老闆有意召老雨回巢,人工?與在中國工作時相比,少了很多很多,但心安,回家真好。有天,心有個異想,何不將本來在樓上的厨房搬離,讓樓上全是住房,在後園加建一個與屋相連的厨房,這是個奇想…… 老雨有這個DIY實戰經驗,因1988年購入住所時,樓下一層是空廊一個,連灰板也沒有,是老雨一手一腳把它完成有廳有廁。要成此事必先要雨嫂財政批準,老雨只提出一句﹕「趁老雨還有氣力。」這就批了。跟着自己劃圖則交市府申請加建和改建,樓上原有三個房間,將厨房搬走,原來客廳改為主人房,用厨房原有的來去水改為套間浴廁,原厨房剩餘空間做了書房「奮鬥室」,本來小屋只有三房兩廁,完工遠景是四房一書房三廁。工程算大了吧!特別是新建厨房,很多電綫要重拉,老雨往BC Hydro考了個臨時電工牌實行DIY。整個工程只是來去水找師傅帮忙,做地基時要朋友協助推混凝土和找人蓋屋頂膠板shingles,其他全是老雨一個人做.... 等等!有一條二十呎重六百磅橫樑,是雨嫂協助,夫妻倆把它昇了上去。


最後的工序是鋪地磚,也是如今天一樣,外面下着雪…… 雨嫂上夜班正好讓老雨大顯身手,要蹲着、鋪三四塊後再開泥,要看平水和直線、要切割地磚…… 深夜、不!是清早四時,人開始迷惘,蹲着站起來全身關節像失了指揮般,老雨一念﹕「我在幹什麽?我還在嗎?」

「我還在!」二十四年的今天,手拿着咖啡,望着當年的成果和雨嫂每次津津樂道如何將六百磅昇上的橫樑,既有點自傲,也有些「回頭一看、不過如是!」

(筆者註﹕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金錢… 親情







金錢親情

上文說了上一代人的故事,今回說這一代人的恩怨……


話說市區重建局出價收購舊居物業,雨嫂的姊弟妹們大家都很樂意,因為自二、三十年來,姊弟妹婚嫁後遷離; 雙親離世後,剩餘的未嫁女兒獨居。未幾,連她也移民到雨中家,舊居祖業長期空置,缺人打理,加上樓齡也高,外牆剝落,天花漏水,來去水管破裂等等,2011年房屋署對舊居發出修葺令,要付頗大維修費用,因此為帮補這項不菲開支,雨嫂長姊讓她二女遷入,月來付低於市值租金,一則可以彌補多少維修支出,二則有自己親人入住,可以協助打理舊居事項。相安無事到2015年,不知何解姊弟妹間突然有人提出「逆權侵佔」問題,跟着有人迫呢位入住舊居物業的姨甥女立租約,這個租約便在2016年市建局收購時,按收購「簡章準則」第二十九項,判定舊居物業為「全出租」,比本來可以得補償和津貼約少了二百五十萬。這就「一石擊起千重浪」!


無可否認,這個物業曾住過五代人近六十年,亦以幾百倍的升值,可以說是一份祖蔭,但是一紙租約,將大家族內兄弟姊妹間攪得互相埋怨反目,除了是錢作的怪,還有的是「條氣唔順」,「點解佢話晒事」「無知愚眛」,隨着的就是在WA群組內互數對方不是,不單如此,連父母輩都搬出來「亞爸話嘅」「亞媽咁講」真箇是死無對証,跟着的是拉攏同聲氣者,成幫立派。


七兄弟姊妹,雨嫂比較受到各人尊重,因為是地理原因獨處一隅,香港事理不到管不着,也認為收多收少是父母留下的福蔭,老雨和雨嫂不太着緊。終於,一句說話使雨中夫妻拍案而起不再獨善其身是什麽話?有日小姨回來說起香港事,老雨和雨嫂表明管不了,也不想去管,怎料對方說雨中夫妻「攤大手板等分錢」;他們怎樣爭吵,相隔千里的管得着嗎?終於與小姨不歡而散。


不過,市建局的「簡章準則」在這個物業收購上存在一個矛盾的爭拗點,這就是入住的是原業主的外孫女,根据市建局【簡章】第四項,外孫女以該物業為唯一居所亦將被視為業主佔住。 但同樣在【簡章】第二十九項:「在市建局提出收購建議時該業主已出租其物業, 建局在該物業的收購建議中只會給予該業主出租物業的津貼」。  第二十九項並沒有提及直系親屬有租約入住,其身份會被改變為租客。 【簡章準則】的第四和第二十九項,在這個收購案例上有一個相互間矛盾。  從道理上,世界上沒有法例可以改變,業主外孫女這個與生俱來法律地位。 況且,收購簡章內沒有闡明直系親屬居留在被收購物業內,若有租約將會被褫奪其直系親屬身份。


就憑這一點,香港的姊弟妹鍥而不捨的各自修函給市建局,試圖用「理据」說服對方給予「合理」賠償,這樣各打各的,自以為是,各說各話,四五個不同版本,說多錯多,市建局三次回覆都是維持「全出租」之原判。 市建局也知道【簡章準則】的第四和第二十九項在這個收購項目存在被質疑的「爭抝點」,主動將這個案提交上級審核委員會,並通知香港的姊弟妹草擬一份由各持份者簽署確認的「申訴書」,主要原因他們收到這麼多版本,沒法確立那一個才是實事。經香港各「派系」「山頭」「土頭王」等認為﹕雨嫂在姊弟妹間人緣好,不偏不倚,亦未参與這個收購引起的內部爭抝,「無黨無派」,建議由雨嫂收集大家意見後執筆要雨嫂寫,他們知道雨嫂的背後有個「窗手」,幕後黑手老雨。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如此老雨花了一整個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下回再說﹕




(筆者註﹕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親情.... 金錢




榮光街收購重建項目


停筆近兩個月,一切都安好,日常生活基本如常,打羽球和做gym; 體重,血壓和血糖也控制在安全水平上;但晚間便忙個不了,老雨並非揾份「秘撈」,年紀大了,那裏還有這麼精力。事緣香港與温哥華的時間差,晚上正是香港的白天,為香港親屬執筆代勞,竟然用了整整個半月的晚上,每晚差不多是凌晨三、四點才擱筆,間中有一兩次是「通頂」;寫了共萬字,七份稿件修訂過十二次,在電腦上要開一個特別檔案,歸納事情的事實、港方親屬的意見、他們用WA給我的訊息、有關部門的文件等,在檔案中分門別類,看來真是一個很大的Project--- 是啊!涉及的金額是近千萬內的二百五十萬、也可以說這些金錢是這事件的「元兇」。


雨嫂的祖母以雨嫂父親和二叔的名義,在1957年以港幣一萬五千多元購入榮光街一層住所物業﹔對了,就是現時市區重建局收的庇利街/榮光街收購重建項目內的其中一個單位 …… 是六十年後今天發生事的爭端。看倌們一定會很奇怪,為何老雨在上面介紹,「雨嫂父親和二叔名義購入榮光街一層物業」,因為在現時被市建局收購前,早在1987年,這個物業發生了一次業權糾紛。大家一定想,定是個二叔立壞心腸想吞了大哥的半份業權,並非如此,而是一個與業權「唔啦更」的人,使「計」去企圖吞全個物業,她是雨嫂父親兩兄弟的細妹,即姑姊,她很攻心計和不動聲色,用兩三年隱敝時間打她大哥措手不及。
很佩服這位女士的沉着和耐性,由步署、行動到突破,起碼花了兩三年時間,沒有任何跡象使人起半點疑心。她先利用手段迫使二哥將半份物業擁有權轉名在她名下... 


什麽手段?她二哥住公屋,可能就是這個原因,住公屋而另有物業,在當年可能會被房署收回公屋單位,另外,她當然是給她二哥一些好處,或者是三幾萬港元吧。他弟妹倆辦妥轉名手續各得所需後,還每年到大哥處拜年,恭喜恭喜的若無其事把這個大哥蒙在鼓裏。人在安穩時警覺性不會高,雨嫂父親其實收過電費單,一向是用二弟的名字,竟轉了三妹的名下而感覺奇怪,一家人嘛!並沒追究箇中原因。這個奪產步署靜稍稍的如是者潛伏了兩年才爆發,19878月,雨嫂父親收到律師信,因為他只擁有半份業權,另半份業權持有者要追收兩年佔用物業另一半的租金,一看原訴人竟是自己的三妹,真氣得要死!



終於還是「庭外和解」,雨嫂父母親生生借借籌錢,付十二萬港幣將另半業權「買」回來…… 那一刻,對老人家打擊很重,1998年老人家病危,兒女們問是否需要通知二叔和姑姊,老人家搖搖頭說﹕「不用了!」
這是上一代的故事,今天的故事留待下回再說…… 

(筆者註﹕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不羈的孩子… …哈里王子

不羈的孩子 哈里王子



剛於周一宣布與美國女星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訂婚及將於明春結婚的英國哈里王子,當天偕同女友一起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暢談兩人的戀愛史,也談到哈里是如何向梅根求婚的。原來兩人本月初在倫敦肯辛頓宮忙於炮製烤雞晚餐時,哈里突然單膝跪地向梅根求婚。皇室昨日宣布,兩人將於明年五月,在溫莎堡的教堂行婚禮。


哈里說:「求婚時,我還未說完,她便說:『我可以說好嗎?』『我可以說好嗎?』接着,我們擁抱在一起。」哈里憶述:「我對她說:『我可以為你戴上戒指嗎?」她說:『噢!對!戒指。』那是我們兩人的美好一刻。」梅根說:「很奇異很驚喜,很甜蜜很自然,非常浪漫。

哈里王子首次透露戴安娜王妃離世 致情緒封閉20



1995年戴安娜王妃和哈里王子在倫敦的合照。


英國皇室成員哈里王子最近在接受訪問時,透露母親戴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在他12歲時因車禍離世後,一度封閉自己的情緒,最後瀕臨崩潰、渡過了兩年「完全混亂」的生活。


哈里王子表示,他在母親過世後,他將近20年都封閉自己的情緒,不願意去想關於母親的事情,因為他認為「這樣有甚麼幫助?」他身邊的人和哥哥威廉王子一直要求他接受心理治療。

哈里王子透露自己直到到了28歲時,感覺自己快抑制不住情緒、瀕臨「要揍某人」的焦慮時,才決定正面面對自己喪母的傷痛。


他表示喪母之痛對他的個人和工作有「嚴重影響」,但又必須生活在大眾的目光下,使得他其實數次差點完全崩潰。為了要處理情緒,他最後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並且甚至開始打拳擊。他也表示在從軍時和受傷、生病的同僚討論精神疾病問題,也大幅改變了他的想法。


哈里王子表示他現在的狀況好多了,他希望藉由分享他的個人經驗,可以消除社會大眾對精神疾病的歧見。他說一旦他開始和朋友討論他的情緒,他發現這些朋友也能夠藉此解決自己的心結。


他說正因為過去那兩年半的混亂,現在他也能夠認真面對個人生活和工作。他希望在大眾對皇室成員仍有興趣時,對精神健康的議題做出改變,他也希望在姪子姪女喬治王子(Prince George)和夏洛特公主(Princess Charlette)甚至是自己的兒女也開始曝光在大眾目光下前,做出他能夠做出的改變。


哈里王子、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Kate Middleton)為提倡精神健康,已一同設立慈善機構Heads Together。今年他們也將舉辦活動以紀念戴安娜王妃過世20周年,他們將在活動中揭露一座雕像、並頒發以戴安娜王妃為名的獎項。
哈里王子去年七月對喪母發表講話。





831日是英國已故儲妃戴安娜在巴黎撞車身亡20周年。她的兩名兒子、皇位第二繼承人威廉和第四繼承人哈里王子在一齣最新製作的記錄片中,憶述戴妃出事當天,他們與母親最後一次通電話的詳情。雖然事隔20年,但對他們來說,仍是一件憾事。他們又在節目中憶述童年趣事,以及與觀眾分享一些從來未公開過的珍貴照片。

這齣名叫《戴安娜,我們的母親:她的一生和遺產》(Diana, Our Mother: Her Life and Legacy)在英國 ITV和美國的電視台播映,紀念這位「人民皇妃」逝世20周年。當年出事時,兩位王子仍然年幼,痛失慈母,現在憶述舊事仍然百感交集。兩兄弟很懷念母親的幽默感,哈里更形容戴安娜是「天下最頑皮的家長之一」。

他們說,母親很了解皇室宮殿外的生活是怎樣的,並鼓勵他們「頑皮」。

哈里形容母親「徹頭徹尾是一個大孩子」,那是公眾見不到的。他記得她曾經對他說:「如果你想頑皮是可以的,但不要被人捉到。」她又試過在兩兄弟的足球袜子內收藏糖果,讓他們「偷運」糖果進學校。

威廉又記得,1213歲那一年,有一天他放學回家,母親竟然安排了三位全球最頂級的模特兒與他見面,給他很大驚喜。他當堂臉紅,緊張到幾乎滾落樓梯。

1997831日,是兩位王子最傷心的一天。巴黎傳來噩耗,戴安娜在一條隧道內撞車身亡。威廉當年15歲,哈里12歲。

威廉和哈里回憶,戴安娜出事之前,三母子通過電話,談了很短時間,那是他們的最後對話。





威廉及哈里與觀眾分享一些從來未公開過的珍貴照片。威廉及哈里與觀眾分享一些從來未公開過的珍貴照片。




當時,兩兄弟正在和其他表兄弟玩耍,匆匆收線,只想繼續去玩,沒有和母親詳談。直到現在,兩兄弟仍然覺得那是一件憾事。

威廉說:「哈里和我都急着對她說拜拜,稍後見。如果我們早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我不會那樣。那個電話,至今仍然深深在我的腦海。」

哈里則謂,他相信到自己生命結束的一天,那次最後通話仍是一個遺憾。

他稱:「現在回想起來,真是難以置信的艱難。我有生之年都要好好處理。我當時不知道那是我和母親最後一次交談。如果知道,情況會很不同。」

在這齣記錄片中,還講述戴安娜生前參積極參與的慈善活動,包括近距離接觸愛滋病患者及發起反對地雷的運動。

威廉說,他現在經常對自己的孩子喬治王子和夏洛特公主提起戴安娜,希望嫲嫲在他們成長過程中,佔有一席位。





Prince Harry reunites with 97-year-old fan in the pouring rain

雨中淋收藏這份檔案在電腦近年,前幾天得知哈里王子喜訊,整理後將之上架,回顧這位不羈的孩子的前數年,自我放逐,生活放任不羈,最終老雨從哈里的一段說話;



When he was just 12 years old, Prince Harry was forced to walk behind the casket of his late mother, Princess Diana, in her widely publicized funeral. It was a haunting image and one that stuck with the royal for many years to come.

“My mother had just died, and I had to walk a long way behind her coffin, surrounded by thousands of people watching me while millions more did on television,” he told Newsweek  in a rare tell-all profile. “I don’t think any child should be asked to do that,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I don’t think it would happen today.”




看到他心中的痛楚,很同情,若易地而處也覺得很無助,藉此剪報雜亂文章送上一句祝福。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內窺鏡檢查


西營盆國家醫院
老雨一出生便與一個地方有緣,是醫院…… 大吉利是!好講唔講…… 老雨出入醫院無數,連醫院令人最討厭甚至要吐的那種消毒劑氣味,能夠適應和習慣﹔無他,是因為父母都是在醫院工作,年少時經常到西營盆國家醫院遊玩,連當時的院長也知道,小雨是員工成叔的孻子(筆者注﹕現時知當年有這樣一家醫院的應該不多吧!它創立自一八七四年,位於西營盆東邊街和第三街交界,一九七一年以後,建築物被閒置,直至九十年代,政府決定保存其外牆,現只留下麻石外牆和迴廊立面,它的旁邊就是現時的贊育醫院)。長大了成家,雨嫂也是醫護行內人仕,每放工回家都會帶回醫院那種特有的氣味,習慣了!幸好,小雨自出生到現在只住院三次 (touch wood老外的大吉利是),最早兩次因為年紀太少全無印象,上一次是2008年食物中毒,入院後發現很多其他近似病徵,主診醫生指定要做超聲波,CT素描,內窺鏡和各種化驗去確疹病因,所以留院七天,這是最長的一次!



有人說,卧在醫院躺在病榻是最沒有尊嚴,這句話是千真萬確,那種自己不能掌握和不知未來結果的感覺,使人煩燥,擔憂和不安。即使對着一群悉心照料自己的醫護,也很容易對他們有不滿情緒。


今次寫的是前兩天入院做一次直腸內窺鏡檢查,因老雨母親曾患直腸癌,醫生怕有家族遗傳,所以安排老雨每五年照一次,這次是自2008年的第三次,上兩次都是在全身麻醉(是很輕量的使人入睡的麻藥),想今次也不例外。按醫院的指示,在檢查的兩晚前吃過晚餐便開始禁食,只可以飲透明流質,流質不可以有渣,必需單是流質和不能是紅色或紫色,可以飲的是如清雞湯老雨持素,所以只可飲有電解質的運動飲料以保持體力。檢查前的一天是完全禁食,老雨一早起床,第一件事是沖了一杯咖啡,是齋啡不能落奶,因為落奶咖啡便不是透明,嘆完咖啡馬上開始做檢查前放瀉,狂吞三顆瀉丸,不久就肚子咕咕作響,來了(畧過)到了晚上七時,好戲還在後頭,這次不是瀉丸,而是一包香橙味的沖劑,飲後的一小時內要飲足一公升清水,之後臨睡前每小時飲一杯適當飲料幸好家有三個洗手間。



檢查當天一早沒東西吃,當時老雨眼前常常有份双蛋,烘多士,薯仔加一杯咖啡的早餐,餓啊!由於早上六點鐘再要吃瀉藥,又是另一包香橙沖劑,同樣的一小時內飲一公升清水,跟着也是每小時一杯飲勝,以便早上十時照直腸,先把腸腸清得乾乾淨淨。前天經己一整天禁食,吃了第一次瀉藥,兩次瀉劑,很多很多的水,莫說肚子空空如也,腸腸也應如是。




準時十時抵達醫院登記,入了手術室範圍,最沒有尊嚴的地方穿上病服,除了它,只有脚上的一對襪。尊嚴不這樣重要吧,人家醫護在救死扶傷,有誰管你有沒有穿衭子接待老雨的是位年長的女護士,老雨沒戴助聽器,當然扯着雨嫂替老雨代答病歴等,這位護士很慈詳很細心,知老雨有耳疾,她除了向雨嫂查詢外,久不久提高聲量和老雨交談。跟着她替老雨接上IV(靜脈鹽水),可能她年紀也不少,眼力稍遜,第一次一針插入手背,插不中靜脈,左右移動也接不上,弄得老雨很痛,老雨明白,咬咬牙忍着,她很歉意的眼神望着老雨說對不起,跟着把針拔出,往老雨手臂上找到另一條靜脈,換了針再往那位置扎下去,老雨的感覺是不中,因為輸液,外來液體沒有體温高,如果中話,外液入體內在手臂會有涼的感覺,但老雨沒這種感覺。很快有其他護士連人帶床把老雨推進手術室,醫生向老雨解釋怎樣檢查後,護士在輸液管用針管分別打入鎮靜劑和入睡劑,這兩針輸入時很痛很痛,因為輸液管根本沒有插在靜脈,這兩針是强輸在手臂的肌肉內。老雨是很痛咬咬牙假裝沒事免得人家難過,由於輸液時打不中靜脈,所以迷醉劑不是由静脈而是肌肉內微絲血管慢慢滲入,所以麻醉遲了,我還醒的時候,醫生經已動手,這位醫生手勢享譽行內,沒有太痛的感覺,相對的是老雨有機會看見自己的腸腸內是怎樣的,也佩服醫生在老雨腸腸內有彎入彎,「駕駛」自如,不過十分鐘後老雨「熄燈」睡着了。不知那個時候醒來,雨嫂告訴老雨,醫生說沒有發現任何情況,但替老雨腸腸內移去一顆小小的瘜肉。另外兩位護士來道歉,輸液時出了問題使老雨手臂腫了一大片;人家付出的,這小小痛老雨算是什麽。做完檢查,幸好有朋友接送,第一件事就是吃一份早餐,剛吃罷,眼前只有的是一張床,因為麻藥未過,很渴睡,誰買的單也記得不清楚,回家倒頭便大昏迷的睡了四個小時,真厲害!不過睡得很甜!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