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內窺鏡檢查


西營盆國家醫院
老雨一出生便與一個地方有緣,是醫院…… 大吉利是!好講唔講…… 老雨出入醫院無數,連醫院令人最討厭甚至要吐的那種消毒劑氣味,能夠適應和習慣﹔無他,是因為父母都是在醫院工作,年少時經常到西營盆國家醫院遊玩,連當時的院長也知道,小雨是員工成叔的孻子(筆者注﹕現時知當年有這樣一家醫院的應該不多吧!它創立自一八七四年,位於西營盆東邊街和第三街交界,一九七一年以後,建築物被閒置,直至九十年代,政府決定保存其外牆,現只留下麻石外牆和迴廊立面,它的旁邊就是現時的贊育醫院)。長大了成家,雨嫂也是醫護行內人仕,每放工回家都會帶回醫院那種特有的氣味,習慣了!幸好,小雨自出生到現在只住院三次 (touch wood老外的大吉利是),最早兩次因為年紀太少全無印象,上一次是2008年食物中毒,入院後發現很多其他近似病徵,主診醫生指定要做超聲波,CT素描,內窺鏡和各種化驗去確疹病因,所以留院七天,這是最長的一次!



有人說,卧在醫院躺在病榻是最沒有尊嚴,這句話是千真萬確,那種自己不能掌握和不知未來結果的感覺,使人煩燥,擔憂和不安。即使對着一群悉心照料自己的醫護,也很容易對他們有不滿情緒。


今次寫的是前兩天入院做一次直腸內窺鏡檢查,因老雨母親曾患直腸癌,醫生怕有家族遗傳,所以安排老雨每五年照一次,這次是自2008年的第三次,上兩次都是在全身麻醉(是很輕量的使人入睡的麻藥),想今次也不例外。按醫院的指示,在檢查的兩晚前吃過晚餐便開始禁食,只可以飲透明流質,流質不可以有渣,必需單是流質和不能是紅色或紫色,可以飲的是如清雞湯老雨持素,所以只可飲有電解質的運動飲料以保持體力。檢查前的一天是完全禁食,老雨一早起床,第一件事是沖了一杯咖啡,是齋啡不能落奶,因為落奶咖啡便不是透明,嘆完咖啡馬上開始做檢查前放瀉,狂吞三顆瀉丸,不久就肚子咕咕作響,來了(畧過)到了晚上七時,好戲還在後頭,這次不是瀉丸,而是一包香橙味的沖劑,飲後的一小時內要飲足一公升清水,之後臨睡前每小時飲一杯適當飲料幸好家有三個洗手間。



檢查當天一早沒東西吃,當時老雨眼前常常有份双蛋,烘多士,薯仔加一杯咖啡的早餐,餓啊!由於早上六點鐘再要吃瀉藥,又是另一包香橙沖劑,同樣的一小時內飲一公升清水,跟着也是每小時一杯飲勝,以便早上十時照直腸,先把腸腸清得乾乾淨淨。前天經己一整天禁食,吃了第一次瀉藥,兩次瀉劑,很多很多的水,莫說肚子空空如也,腸腸也應如是。




準時十時抵達醫院登記,入了手術室範圍,最沒有尊嚴的地方穿上病服,除了它,只有脚上的一對襪。尊嚴不這樣重要吧,人家醫護在救死扶傷,有誰管你有沒有穿衭子接待老雨的是位年長的女護士,老雨沒戴助聽器,當然扯着雨嫂替老雨代答病歴等,這位護士很慈詳很細心,知老雨有耳疾,她除了向雨嫂查詢外,久不久提高聲量和老雨交談。跟着她替老雨接上IV(靜脈鹽水),可能她年紀也不少,眼力稍遜,第一次一針插入手背,插不中靜脈,左右移動也接不上,弄得老雨很痛,老雨明白,咬咬牙忍着,她很歉意的眼神望着老雨說對不起,跟着把針拔出,往老雨手臂上找到另一條靜脈,換了針再往那位置扎下去,老雨的感覺是不中,因為輸液,外來液體沒有體温高,如果中話,外液入體內在手臂會有涼的感覺,但老雨沒這種感覺。很快有其他護士連人帶床把老雨推進手術室,醫生向老雨解釋怎樣檢查後,護士在輸液管用針管分別打入鎮靜劑和入睡劑,這兩針輸入時很痛很痛,因為輸液管根本沒有插在靜脈,這兩針是强輸在手臂的肌肉內。老雨是很痛咬咬牙假裝沒事免得人家難過,由於輸液時打不中靜脈,所以迷醉劑不是由静脈而是肌肉內微絲血管慢慢滲入,所以麻醉遲了,我還醒的時候,醫生經已動手,這位醫生手勢享譽行內,沒有太痛的感覺,相對的是老雨有機會看見自己的腸腸內是怎樣的,也佩服醫生在老雨腸腸內有彎入彎,「駕駛」自如,不過十分鐘後老雨「熄燈」睡着了。不知那個時候醒來,雨嫂告訴老雨,醫生說沒有發現任何情況,但替老雨腸腸內移去一顆小小的瘜肉。另外兩位護士來道歉,輸液時出了問題使老雨手臂腫了一大片;人家付出的,這小小痛老雨算是什麽。做完檢查,幸好有朋友接送,第一件事就是吃一份早餐,剛吃罷,眼前只有的是一張床,因為麻藥未過,很渴睡,誰買的單也記得不清楚,回家倒頭便大昏迷的睡了四個小時,真厲害!不過睡得很甜!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My old black Joe


加拿大地大,如温市以前還未有這多高樓大厦,一條長長大街,兩邊得二、三十間屋百多居民,人口疏落,即使是大都會內各個市相連,由甲點到乙點極有可能要開十多分鐘車,加上巴士路線和公共交通系统缺乏,附近邊陲小鎮相隔動不動二三十公哩,有些是百多公里,所以車是人的日常必需的交通工具。即使如老雨住正大街,屋前對面就是巴士站,週日只得一條路線每半小時一班巴士經過,晚間及周末更每小時一班。還有的是,這些巴士路線專為「山卡啦」居民而設,因此路程會很長,藉此能接載更多在該社區的乘客,加上乘搭這巴士未必能直達目的地,還耍轉其他路線巴士或公共交通系统,因此,市民在無可選擇下要自己開車。還有一個遠因是,自汽車面世以來美加人經巳習慣自己開車,這裏的孩子十六歲便可以考「車牌」,拿了駕駛執照不但可以開車外,這張可以成為具照片個人証件。



受老華僑的影响,老雨抵加後第一輛自用車是美國的「佳士拿」,當年的老華僑資源缺乏,市面賣的只有老美的產品、佳士拿、福特、GMC等。很少老華僑會用歐洲平治、寳馬,他們認為如果用那些歐洲車,如不融入主流社會。當年日本車起先連本地人都不能接受,最後是六十年代末,一款「本田思域」才開拓美洲市場。老雨的第一部自用車真得啖笑,行車幾年後毛病多多,最後因要多購一台車讓雨嫂上班用,所以選擇了一部二手「富豪760GLE」,正因這樣,雨嫂一次上班途中被一輛大貨車「追尾」,整架車被撞衝過馬路,躍過花糟,剷進了商場的停車。富豪車真經得上考驗,全車接近盡毁,但車厢還是四四正正,只是其中一隻尾門難開一點點。自此雨中家便和富豪車結了不解之緣,先後用過240XC70S60。小姨來加落户也用了一架S70。孩子大了,因為上了大學課與課之間時間相隔很長,讀書也要用車,一時間一家五口共五台車,真誇張!


剛才說小姨用了一架富豪S702006年冬天,停在雨中家門前,被一架被懷疑醉駕的撞飛報銷了,她又急於用車,老雨只好將自己的至愛S60轉讓了給她,然後老雨遇上了我家的「Old black Joe」。


還記得這首美國民歌嗎?

I'm coming, I'm coming, for my head is bending low:

I hear those gentle voices calling, "Old Black Joe".


2006開始,買入了這台2000年「平治」,原因是它價錢一萬加元,才行了六萬多公里,這平宜主要因為它是一台「rebuild」車輛。rebuild車是曾經有交通意外,保險公司賠償了然後報廢拍賣,有修車公司買了修復後重新驗車,合格後才可以出牌在道路上行駛,一般這樣的車多是貴價車,但也很難賣和日後難轉手,所以喊價不高。老雨用了它十一年了,日常維修費也畧高,但從未「失拖」,最嚴重一次是,V6機器其中一個「盆」,輸電的電容器壞了,Old black Joe行五個盆强送老雨回家。直至今天行了二十多萬公里,Old black Joe開始很多小毛病,司機位自動車窗不能降下,轉向輔助油泵要更換,4X4的車軚要換,單這三項差不多要超過三、四千加元,遠超一架2000年平治ML320價值,加上燃油越來越貴,老雨每月正常用途差不多要240加元,太貴了!




它曾經在Cops for Cancer當過義工,隱形警車



woman driver back up



好彩喝住,相距兩隻手指



佢仲好靚仔,不過睇眞啲,有漆油開始剝落



車頭前端擋風開始破裂



車尾窗邊破裂要用貼紙遮醜



終於要向現實低頭,很捨不得,還是要捨,選了一台Nissan Leaf S,全電動車,老雨和雨嫂都全退休了,生活簡單,要用車的「圓週」不超三十公里,一台平價二手電動車,正合需要




這台車如果充滿100%電,可行駛137公里,它還有ECO功能將動力產生的電回輸給電池   如果逢星期日老雨和雨嫂要去唐人街,來回共六十公里,晚上送接雨嫂教打羽毛球三十公里,這是卓卓有餘
   


車型頗流線






個轉速桿好像個電腦用滑鼠



車細細,內裡却很寬敞






                              車有三級充電110v220v和街站大電流充電(安培高),一般用家用110v要十多個小時,即是說插過夜便可以



如果用220v,要從電箱帶一組線出來做一個插座,要另買一個充電器便可以



好了,介紹一下呢架車,是2013年日產最基本型號電車,很靜,行駛時除了聽到車軚和馬路磨擦聲外,一點引擎聲也沒有,因為是全電,基本車上可以用電動的都有,電窗、電鎖、冷暖氣,電鏡、倒車螢屏... 加上不需要每五千公里換偈油換風隔,到時到候換波箱油,只是和車輛一樣有剎車和輪軚損耗,年終會節省幾千加元。這些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環保,卑詩省是用水力發電,電動車是零排放,對於老雨說來最大得益是現時一公升燃油1.47加元,入滿一缸油差不多要八、九十元,可以行四百多公里。好了,上面有張照片是個里程錶,買這車時約五萬零三百公里,老雨半月行了三百七十公里,如果是用Old black Joe的話,應該用了八十加元,但用這架電動車,在家中充電,在網上查閱雨中家這半個月用電情況,是多了71 kWh,電費單上列明每一kWh費用是0.0858加元,如果71 kWh x 0.0858便等如 6.09加元,真的!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香港是我的家







上月給香港康文署署長寫了一封信︰

致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請代轉署長李美嫦女士

敬啓者
本人是香港土生土長,年輕時(1965年)曾参加香港單車比賽,從未得過獎項,是個不見經典的「運動員」,其後為學業和經濟環境不許可,放棄了單車運動,但當年開始對單車產生了很大興趣。1970年初香港第一家單車制造厰,香港自行車厰成立及投產,我是該厰的第一批員工,同時在工作上認識香港當年的單車頂尖運動員,陳撝磊、鄧錦文、李盛昌等和教練余天龍,亦開始短暫時間為香港自行車厰車隊做技師。

1989年舉家移民加拿大,單車可以說是我唯一藉以為生的職業,受聘工作於温哥華龎大、由一家族經營的單車店Cap's Bicycle Shop 工作,直到2004年退休。自年幼時對單車的興趣成為了終身職業,也可以說是生命的一部份,亦見証單車從材料、機械、形態的一代一代的轉變。

加國生活較香港平淡,生活之餘閒,我從新「上車」,参加一個車隊,也抽空為加拿大防癌協會的Cops for Cancer籌款活動單車隊做技師達十三年。今年六十八歲了自覺氣力有多少不逮,真的要退下來,但捨不得一部1996年出厰的Trek Y foil  77單車,是送給人家還是把它賣掉....

記得年青時交往的朋友多是當年的單車仔(運動員),大家都渴望香港有自己的單車場(當時大家稱之為鑊場)和對運動員有正規的訓練,今天香港俱備... 我在想將這台單車送回香港讓單車館保存。

Trek Y foil 77 1996年美國威士康辛州 Trek 單車厰產品,可以說是炭纖維車架第一代,而且是以高超接駁技術合成一整抉車架,放棄了單車傳统三角形車架,很準確計算車架的乘受力,百多二百磅運動員坐在上騁馳也不會破裂,目前是個收藏項目。五年前我委託了專業人士替這單車番新,本來是金色,改塗上新顏色,噴漆師很細心在車架噴上二百多片楓葉,一對炭纖單車轆也是1996 年頂級產品。

未知貴署的單車館有沒有興趣「收留」這部單車?
此致
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署長
                                                           
雨中淋 



香港康文署回覆
Tue 10/3/2017 11:46 PM

雨中淋先生:
你於929日的電郵已收悉,本署會盡快給你回覆。如有任何查詢,可致電(852) xxxx xxxx與本人聯絡。

     先生
助理經理(室內設施)香港單車館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香港康文署回覆跟進
Mon 10/23/2017 2:32 AM

雨中淋先生:
多謝你929日的電郵,提出贈送一輛單車予香港單車館作收藏或展示的建議。繼104日的初步回覆後,希望你能提供以下的補充資料,以便本署作出相關的跟進工作。

1.  你電郵中提及有關單車所屬比賽的類型(例如:公路比賽/三項鐵人比賽等)及該單車的規格和相關資料;
2.  該單車的現時估計價值;及其存放要求和保養維修的需要;
3.  該單車是否具有重要的紀念性;或曾否用作參加一些國際性大型單車比賽,並在當中贏取任何獎項?
4.  你是否以個人名義或代表其他機構捐贈電郵中提及的單車?
5.  就是次單車捐贈,你會否要求本署作出特別的鳴謝?

如你對上述事宜有進一步查詢,可電郵致xxxxxxx2@lcsd.gov.hk或致電(852) xxxx xxxx與本人聯絡。

   先生
助理經理(室內設施)香港單車館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今天老雨給康文署的電郵
Tue 10/24/2017  7.45PM


   先生:
多謝你百忙間給我回覆,在未答閣下前,想先闡明一下這次我為什麽有這個想法,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出發點,香港是我生於斯、長於斯,是我的家。
閣下提的問題﹕


1. Trek Y foil 77是公路賽車,是美國威斯康辛州 Trek1996年設計和生產,97年始見於市場,是個一整塊全炭纖維車體,流線獨特,當年配日本Shimano 頂級Dura零件,和美國Roff 獨特Vector Pro 14 /16 跑車輪(車輪見第三張圖片),單是這三個配搭經已價值不菲,當年售價是CDN$ 2900 Y foil 車架通過美國嚴格單車則例 CPSC 考驗,但在2000UCIInternational Cycling Union )   禁止所有沒有座管(是傳统車架一條由車底直向上,支持人體重量的管)的車架参與國際賽事,Trek停止Y Foil 77生產,所以產量不多。現時整個單車發展歴史,只有Y Foil 77這樣獨特設計


2. 目前在市面的不多,是個具收藏價值的項目,世上收藏單車愛好者也不多,但時至今天只有兩個單車群體,追捧和收藏一些經典產品,一是英國1970年代的Raleigh Chopper,另一個就是專追捧交流分享美國Trek Y foil 。我個人估價是CND $ 7500左右。單車是户外運動器材,如果單是存放或用於展示,保養很簡單... 清潔便可以了和注意輪呔泄了氣補充。


3. 沒有,如果說具重要特點就是... 這產品是唯一的獨特設計。

4-5是我個人名義捐贈,不需要任何嗚謝。


如果尚有任何問題或上列答案未臻完善,勿介意電郵給我聯絡


雨中淋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給老伴的信




上篇寫雨嫂因盲腸炎入急症室事,說實話,當刻老雨竟然覺得人在突然轉變,那種無助和徬徨的無奈。人就是經常活在自己心目中的「常」和「必然」思維之中,無常突然降臨便不知所措。本來上月六日,老雨倆的三十九週年,曾想過在博客上寫一篇「給老伴的信」,老雨也知道,雨嫂在「人在雨中淋」自雅虎至歌谷近五百篇網誌,不曾看過一篇,甚至她連怎樣進入老雨的博客也不懂,雨嫂知的是老雨筆名和博名,其他.... 雨嫂喜歡看書,是瓊瑤寫的有愛情、文學氣息的那一種,像老雨寫這些無厘頭散文,老作的小說,雨嫂沒興趣。那也好!給老雨一個極大的自由度暢所欲言!



感恩很多網友留言祝福和鼓勵,雨嫂康復得很好,雖然她不能做劇烈運動,每天她會抽空一個小時在附近社區行急步和在公園做一些簡單運動,六個星期的痊癒期過後,很快便回復「常」態。



給老伴的信

三十九年前,年青的小雨和你(雨嫂)拖手經已十年,想來不要再「拖」了;那一次小雨和你自大澳門游泳歸來,倆人曬得紅卜卜的,相互依偎在回程的巴士上,小雨對你說﹕「我們結婚吧!」沒有浪漫的氣氛,也沒有燦爛鑽戒,只有各人手上提着濕淋淋的游泳衣物,走進婚姻註冊處登記,說笑話的;還是在當晚雙方家長才第一次見面,為兒女談婚嫁。



很感恩你母親願意將你交給小雨;也很感激她在送你出門時才給小雨一個「忠告」……… 她說﹕「我女兒脾氣臭,你忍得就忍,忍不過也要忍」(外母大人當年的話一個字也沒加沒減)即是開明車馬的說「貨物出門概不退換」。就是你母親這句話,小雨戰戰競競的和你一起三十九年…… 



這份因緣由開始至今天,近半個世紀,沒吵鬧、反枱掟碗碟?如果老雨今天說「沒有」,是真真的一個謊話,但老雨始終沒有違背你母親送你出門時給小雨的教悔;道歉的、體諒忍讓的和「揸耳仔」扮「矮仔」的總是……… 我!



老雨很不明白為什麼會是這樣,終於最近(近半世紀後),從一個朋友傳過來的故事找到了答案︰

一群後輩為一對長者慶祝五十週年金婚,其中一個年青人問﹕「祖母,你和祖父結婚五十年了,那麽你可以講出祖父的一些缺點嗎?」看來這個孫兒要找祖父的碴子取笑。老人家笑了笑,說﹕「你祖父缺點這麼多,怎樣說?或者做個比喻就如天上繁星這麽多吧!」這個孫兒不得要領,再說﹕「那麽祖母,祖父有什麼優點?」看來真的要考考老人家。她不徐不矢的說﹕「你祖父的優點只有一個,就如太陽一樣。」她停了停再說﹕「當太陽出來,繁星就不見了!」



這是真愛!
老雨笨咀,不喜歡將那討人歡喜的三個字常掛在口邊去氹你,看來要改一改了。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老了說真的老了




老了說真的老了

人的一生,總朝着一個方向走,不管過程中是順是逆、是起是跌、是歡是悲,還是隨着這個軌跡,可能是因人各自業力而異有長有短,最終的盡頭是一樣。


上月六日,老雨倆共渡過了三十九個年頭,時間真快。八九年移民至今二十八年,當年在機場接到埗雨嫂和兩小子,現時還記憶猶新。零二年開始幫忙警察籌款,轉眼是十三年了,不過今年有多少變化,参與的人多了,經過十二年、同樣的一個路途,加上今年多了三個機械師,老雨覺得是個「交棒」的時候了,相信老雨以前的十多年,以一敵數十架單車,他們應該能夠以三人之力應付得來吧!老雨將位置讓出來,今年沒有出席最後「剎科」的九百公里旅程。


近兩年老雨在車隊中,開始「靠邊站」,不是以老賣老,而是真的老了。就好像每次的訓練,六十八歲的老傢伙,身為訓練員,追趕騎着單車,與年輕小伙子同速二十八、三十公里騁馳是不容易的事,有兩三次遇着新手的人為錯誤掉了隊、和抽筋等,老雨把他(她)們安頓好,要加速追上車隊,是最艱難的事。有次是被丟掉相距一公里,大隊是以二十六公里前進,老雨要超三十公里時速追了兩公里才追上,幾乎爆了肺真辛苦,真的老了!


可能是這個決定,挽救了一個危機,也可以說是各各因緣吧!九月二十五日,如果老雨今年在旅途上的話,應該是在離家近二百公里外的Pemberton。二十四日晚上雨嫂覺得有腹痛,通常醫護人員有個很奇怪的特點,他(她)們注意人家健康多於自己。二十五日早上,老雨怎會不知枕邊人整晚輾轉反側,馬上敦速她約見家庭醫生。下午四時見了醫生,大家開始擔心,雨嫂沒有發燒,而位置按下去不痛,難道是……胰臟出了問題?這非常非常嚴重徵兆,因為胰臟出事,一般在最後期才顯露出來。家庭醫生着雨嫂立刻驗血和聯絡最快的照超聲波。這個階段是要等、等報告、等排期。


二十五日晚上,雨嫂吃不下東西,劇痛使她倒在床上。八時許老雨說不如去急症室,終於九時老雨再說,很感恩這是第一次雨嫂聽身邊人的話。在開車往醫院的短短幾分鐘,老雨知雨嫂擔憂的是什麼,很難受啊!到了急症室,幸好沒太多人,加上雨嫂的舊同事「關照」,給她一個特別護理房間休息。晚上十一時醫生閱讀了急症室驗血報告,血液中白血球多,是內臟有發炎,用手一按痛得雨嫂要命,醫生說應該是盲腸炎…… 要照CT Scan才可確診。二十六日凌晨做了CT Scan知盲腸部份破裂會導至腹膜炎,要盡快做手術。


老雨坐在特別護理房,望着病榻上的雨嫂,一時很無助…… 老雨經常告訴自己因為要照顧這個老伴,自己不能病,到頭來是老伴真的病了,老雨竟一籌莫展。淩晨三時主診醫生向雨嫂解釋手術過程,但由於剛有幾個交通事故傷者,所以可能要遲一些才替雨嫂做手術。醫生着老雨留下電話號碼,手術完了會立即通知……


二十六日早上五時四十五分得知手術完成,是個微創手術,早上十時經已可以接雨嫂回家。經過這次「無常」在身邊擦過,很感嘆,我們經常「習以為常」,好像能看見明天早上是必然的,原來無常就是出現在不知不覺間,這次老雨更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

老了!真的是老了!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老了說還未老





老了說還未老


長者很容易有一個誤解,覺得平日在公園「揈手揈腳」就是運動,當然肯郁動,總好過坐着好,但揈揈手腳當然是不足夠。長者高血壓、糖尿病,血臟血管硬化等,其中一個成因是吃和消耗不成正比,脂肪、醣過多積聚引致。


老雨眼見上磅的數字急升,說不定一頭半月便回復平來168磅﹔不單是打回原形,有可能還會颷升,減吃並不是個好辦法,游泳是個是有効但很無奈不適用於老雨,踩單車和打羽毛球受環境限制終於老雨找到了、先是接受,現在是愛上了這個方法…… Gym



開始走上跑步機(treadmill)的時候覺得很納悶,一步步死板的步伐向前走,四週環境沒有任何移動,很不習慣,起先走了三幾分鐘便跳下來(老雨怕跌,所以不跑而是以每小時四公的走急步),很失敗。坐在室內單車上(stationary bike),踩得幾分鐘,覺得更不是味兒。那就隨隨便便做幾下掌上壓(press up是以前的强項),三幾下便滿天星斗,年青時不是十五、二十下面不改容的嗎錯了什麽很氣餒的坐在器械上試做幾下引身仰起(sit up),噢!比做掌上壓還要差,竟然頭昏昏的; 立即坐直,覺得在找尋自己身處在那裡!



原來做sit up有一定危險,若未有足夠熱身,人瞓平後急向前仰起,血液未必能追得上這個快速活動,腦活動因缺氧會出現很短暫休克。另一個危險性,是高血壓者要小心,身體不斷瞓平和坐起,腦部間接的被「搖晃」,血壓會急昇。(雨嫂很多時會提醒老雨,起床時動作要慢,最好是側身起床,她真的懂。)



要運動是這麽的「難」克服,原來還有一件更難克服的是懶!難與懶是一對孖生兄弟,亙相牽制也亙相影响,對付他們只有一個辦法,是堅持和恆心。終於老雨在堅持和恆心的支持下突破了缺口;納悶?上載音樂、歌曲甚至是佛經在手機上,邊做邊聽,不悶了吧!日子多了,習慣了,老雨不聽手機,只專注自己在運動過程中,觀察每一個重覆又重覆的動作,在身體上的感覺、緣生緣滅的過程(生滅),和自己內心的感受,老雨以前参加多次十天內觀靜坐課程,有說過的「行住坐卧」也可以觀察到生滅,所分別的是一種是靜,另一種是動,這真是個很奇妙的一種探索!



結果,堅持戰勝了難,恆心打敗了懶,三、四個月的練習,每天走跑步機三十多分鐘,消耗400卡路里﹔半小時室內單車,消耗200卡路里,加上十五分鐘其他輔助運動,將體重拉下來直至上星期見醫生做每年體檢,醫生也吃了一跳,145醫生說不要再輕下去了,一些消耗太多的最好不要做,他說﹕「not necessary!」




老雨還是很堅持自己的固執,認為人退化始於雙腳,所以花很多時間在足部運動,很顯注的副作用是前面的「腩肌」也消失了,以前的褲子不用皮帶便掉下來,腰圍小了三吋多那真的,因為「堅持戰勝了困難」,這個星期老雨每天做sit up120次,正朝着150方向進發!



下篇續說…


(筆者註﹕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