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6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12)一門孤寡夜逃亡 往事前塵怎能忘



網上圖片



城門上有人喝道:「拿下這個欽犯!」吆喝者生一臉猴子相,此人正是能隻手遮天「花山王侯」王侯美是也!


雨中淋揮手刀尖指住城門上王侯美,悲憤填胸,駡道:「你這奸賊,陷我於不義,還欲趕盡殺絕!」雨中淋帶着一家弱小,別說是以寡敵眾,能逃出城外嘅機會亦等於零,心中懊惱不已,想:「這真是天亡我雨中家了。」低頭望望懷中尋兒、手抱着的晴兒和手拖着的釵兒,他把三個女兒緊緊的抱在懷裏,回頭看着殺過來的血路,遠處的「雨中府第」還是燒得半天通紅。雨中淋流出兩行淚水,低吟一聲:「櫻,我們一家要團聚了。」



城門上的王侯美得意不饒人,說道:「雨中淋,你應該知道,你呢個活口留不得,留你在世上只會誤本王大事,你自己了斷還可以留個全屍,你的女兒嘛.... 嘿嘿!就交給我送入﹝侯王府﹞做家奴,這你就大可放心上路吧!」



雨中淋與王侯美交往不深,但知此人奸險,又怎能信得過。正躊躇之際,遠處傳嚟三聲箭嘯,聲到箭到,三口利箭齊發,射倒攔在雨中淋面前三個侯王府侍衛;一匹骏馬,馬上騎着一身黑衣中年漢子,奔弛而至,達城門前拉韁勒馬,那漢子趁馬人立時,彎弓搭箭,箭嘯而出,射破城頭石角再插入樑柱,箭尾翎羽還顫抖着,可見箭射出時之力度驚人。



花山王侯避過這一箭,驚魂未定,說:「啊,雨中淋的大舅爺﹝射石神箭﹞思奇將軍,你這位皇帝前紅人,不是在皇帝身邊的嗎?睇嚟你妹夫嘅事牽連思大將軍亦要落荒而逃,也好,省我費功夫來鏟除,眾侍衛,下面人等捉一個獎賞黃金五十両,捕一雙一百両!去去去!」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王侯美帶嚟嘅廿多員侍衛,連走樓梯也嫌慢,紛紛喺高兩三丈高嘅城樓躍下。呢班侍衛雖然並非泛泛之輩,但平日狐假虎威,疏於練功,用起嚟當然醜態百出,有幾個躍落城樓後就倒地不起,其他嘅眼見思奇將軍目光如炬,亦知佢武功了得,那裏有人敢去掹虎鬚,成班衝向雨中淋那邊,所謂雷公劈豆腐,專揾件軟嘅嚟蝦!大家正衝埋雨中淋身邊,突然聽得花山王侯大叫一聲:「停手!」各人抬頭仰望城樓,王侯美被兩蒙面黑夜人刀架在頸,垂頭喪氣的說:「放人,你們都給我滚回王府。」



出了城,雨中淋茫茫然不知去處,佢望着思奇說﹕「大哥,櫻... ... 」思奇將軍說:「我知道!這遲些再說。西南約百里嘉峪關外有一個孤高城,你是朝廷欽犯,逃到那裏才得安全。」思奇解下馬鞍上的行囊交給雨中淋說:「裏面有些應急銀両,我還要回大都散了家業才離開到山東落寇,在此別了。」遠處城頭上兩黑衣人押着花山王侯落了城樓,將軍向兩人細語說:「你倆為雨中淋打點,先到孤高。」兩人點頭上馬離去,但頻頻回首。思奇將軍一手提起王侯美說:「就跟你一起入宮面聖,在皇帝面前講個清楚明白。」像猴子那般身裁嘅花山王侯俾思奇將軍一提一放,兩人共乘一馬飛般向城中而去。



出了城門,雨中淋帶着一家弱小,夜幕低垂,倍感淒涼。雨中淋回首望大都,火災光影慢慢變為暗紅,似是開始熄滅,此時雨中淋突然發現剛才兩黑衣人身形何其熟識,無奈夜色昏暗和相隔太遠亦無從辨認。一夜之間雨中淋家破業毁,只剩下父女騎一匹王侯美等人遺下的馬,向西南方而行沒入黑夜之中。



找到一個簡陋草棚,雨中淋將女兒們安置好,長嘆一聲,喚起了前塵往事:雨中家就憑先祖一瓶名釀寒冰暖,盡得皇室、朝中大臣,坊間百姓歡心,更得皇帝賜官待酒吏,建雨中府第,家業傳到佢呢一代,雨中淋成為大掌櫃,除咗每日監管釀酒過程外,勤習武功,為人疏財仗義。雨中淋嘅另一面,佢不愁穿吃,真箇係一個公子哥兒,雖不是生性風流,亦難免流連風月、賭坊之地,因而種下破業毁禍根..... 


有晚雨中淋閒來無事,走進大都馳名醉翁樓,包了廂房與一眾酒肉朋友吃飯猜枚。酒過三巡,釀酒之人那有這容易醉,同桌朋友皆醉得一塌胡塗,胡言亂語,手舞足蹈。此時隔籬廂房有一個漢子走過嚟,雨中淋見佢一身侍衛打扮,心中想:「這回壞事矣,可能我輩醉酒言語間開罪王孫公子。」那知侍衛走到面前先行了禮說﹕「我家王爺想請雨中先生過來喝一杯水酒。」「王爺?大都除咗皇帝外,稱王者只有一人,難道是花山王侯府的王爺?」雨中淋一向不攀權貴,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會一會這位王爺吧!



王侯美此時亦飲得酩酊大醉,見雨中淋進來,客氣說話也沒說,只說了:「雨中先生,本王要你依我方法特別釀造五十瓶寒冰暖嚟賀皇帝大壽,哈哈哈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