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開篇畧說




茫然塵土夢  開篇畧說

此日秋風起,移舟向浦烟。
客心隨地遠,人語隔花傳。
古寺疏林外,孤亭落照前。
十年塵土夢,回首一茫然。


「茫然塵土夢」這個標題,是按明朝户部尚書,邊貢所題《泛湖》一古詩衍生出來。老雨正煩着為新篇起個標題,看此古詩有秋風之肅瑟、客地之離情、落照之暮意,想當年這片塵土,與現時港人港事,茫然感嘆!



這篇將是老雨的另一嘗試,將五十年前所知、所見和所聞的一些零星故事,串合成一個有骨幹血肉的小說。五十年前一場暴亂,跟香港近年發生一場一場的爭鬥,其週遭背境和影响都很接近,人性的扭曲,社會分化撕裂,有人濺血、投獄,甚至喪命。1967在香港左派口中,是個火紅的年代,當年香港這片英國殖民地與一河之隔的中國大陸正發生一場....目前已被中國政府定性為「十年浩劫」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國內紅衛兵運動,示威遊行文鬥武鬥、寃案惨案人命如草芥直接影響下,香港、澳門亦不能獨善其身。澳門先有19661115氹仔事件和123日的一二三事件,澳門警方鎮壓開槍射殺了十一名華人另百多人受傷﹔澳門左派以罷市行動,配合廣東省政府關閉關閘,禁止食水及糧食輸入澳門,迫使澳門政府屈服道歉賠償,左派力量全面控制澳門。



香港受到中國文革和澳門事件衝擊,香港左派亦蠢蠢欲動,一九六七年初,香港新華社社長梁威林和副社長祁烽到深圳開會,總結了澳門的鬥爭勝利經驗,決定在香港「大幹一場」。註:有坊間說法,梁威林和祁烽是要香港處於一個極緊張狀態,他們才能留任在香港「指揮」,避免調回大陸捲入被「批鬥」浪潮。見﹕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作者張家偉,香港大學出版社




古今中外民主的獨裁的,每個國家或政權,為了保護自己利益和國際聲譽地位,都會將自己的過失隻字不提.... 美國的錯誤評估,獨斷獨行推翻了伊拉克侯賽恩,將敘利亞政府攪垮,導致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崛起,美國對己之作為禁若寒蟬。這也和中國一樣,文化大革命是場災難性的「十年浩劫」,中國政府不斷將之「淡化」。受浩劫衝擊發生的香港「反英抗暴鬥爭」,經此一役重創,香港左派聲名狼藉,遭人唾駡,犧牲性命、濺血受傷、瑯璫入獄,妻離子散,他們是枉了!他們對香港在殖民統治時期的民族運動貢献,除了得個臭名外,說「平反」「肯定」談何容易。



老雨先將時代背景的簡單說明,在故事發展內非不得已才會在政治問題畧作補充,盡量不涉及政治,即是不說在政治上誰對誰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誤解和假設,保持故事內人物在看倌眼前是沒對錯的中立,從而容易理解他們的思惟。老雨寫這個小說,不是為那一羣「左派暴徒」平反,而是將當年發生在香港人中間鮮為人知的故事寫出來。


開篇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