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4)




北角   取自網絡圖片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4)

接上文....

「因為你的名字跟北角一樣..... 很左.... 

「很左,是什麼意思?」

可苗與向陽交往接觸個多月,當然知道向陽雖然性格開朗,對科技、學問上新生事物求知慾强,但思想頗單純,很多這年紀會知道的,她似懂非懂。可苗望着向陽殷切期望求知的眼神,說﹕「很左,左是指進步思想,特別是在政治上,看法與一般人會有不同。在香港而言,左派是代表﹝愛國﹞的一部份人。」


「愛國?愛什麼國?是英國還是中國?若是中國,是台灣還是大陸?」

「你說呢?」

「什麼是愛國我也不知道﹔姐姐,你可以告訴我什麼是進步、愛國嗎?那麽我名字為何跟北角一樣很左呢?」向陽問。

「你看看,我們左邊這座高高的大厦有國貨公司,我們跑回學校沿途幾乎隔幾個鋪位便是一家左派銀行,下面渣華道還有一座左派中學,主要原因是北角多福建人聚居,也很多是福建華僑.... 華僑思鄉情懆很深,所以容易被理解為愛國。 以前由銅鑼灣到鰂魚涌,福建人佔北角人口比例一半以上,華僑比較富裕,加上當年有間麗池夜總會,有一段日子北角被稱為小上海。」



她們趕着跑步上學,這話題被擱置起來。跟着幾星期,每次都是向陽主動開口,着可苗解答她心中這些﹝左﹞的疑問,於是在她們上課途中的渡輪上,可苗開始為向陽解述,中國自滿清末到民國初開歴史,中國人的苦難,她特別說了鴉片戰爭,英國吞佔了香港和掠奪了九龍新界為殖民地。



有一天,渡輪將要泊岸,向陽問可苗「姐姐,你從那裡知道這麽多的舊事?」,可苗笑笑說:「你對這些歴史也有興趣?我有幾本中國近代史可以借給你看.... 還有,最近我用這麽多時間講中國近代歴史,沒有問你近日功課如何,還應付得來嗎?」

「中、英都可以,數科是有點困難,老師說是因為我們都是中文小學升上來,一時間未能適應英文題解,所以會有疑難。對啊!姐姐,你可以帮我補課嗎?」

「向陽,我自己也很忙,中三要開始選科,我很想入理科班.... 我現在放學後不是不跟你一起乘船搭車嗎?因為有一班讀高班而很熱心的哥哥姐姐,放學後跟我們一起温習功課,温習時如果我們有功課上疑難,他們很樂意為我們解釋。不過放學後,人會很累,很多時候温習到晚上七八時,沒有吃的,還有是家長也不放心....

「我早回家也沒用,上課所學的沒有人可以幫得上忙,如果能解決我功課困難,這方面我可以向爸媽說清楚。姐姐,你可以帶我一起去温習嗎?」

「可以的,不過你千萬要問准你爸媽啊。明天是星期六,剛巧那温習的場地有一個講座,題目是﹝青年是社會的楝樑﹞,你想聽聽嗎?順道你亦可以看看,了解一下那個地方是否適合你課後温習。」



第二天,向陽告訴了爸媽,又踏上渡輪由九龍城往北角... 到了上次說有國貨公司,那座高高的大厦走了進去。正在等升降機時,幾個年青如朝陽小伙子來打個招呼:「可苗,你來聽講座?來我們一起跑上去!」

平日的可苗文靜保守,但溶入了這年青小伙子中間,頓時開朗豁達「好!就跟你們比一比!反正我每次來温習也是跑樓梯上去的。來,向陽,我們一起跑!」

向陽半點也不躊躇,問「上那一層?」

小伙子中有個帶着輕視的語氣答「二十四樓!」


話剛落,向陽如脫弦之箭向梯間跑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