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3)





油麻地小輪公司~民福 MAN FOOK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3)


福來嫂在整個家庭中,是每天起床最早,她要準備福來和向陽的早餐和他們要帶上班上學的午餐,星期六可以舒半口氣,向陽不用上學,星期天是她唯一的假期可以多睡一兩小時。向陽很勤快,母親輕輕一觸,她立即起床梳洗收拾,吃過早餐,有時還帶着濃濃睡意,挎起書包下樓上學去。做船厰的福來這時還賴在床上,長年累月在輪機艙工作,機器轟隆轟隆怪叫,容易使人煩燥不安,唯一好處是當習慣了這樣環境,在任何情況也睡得穩。女兒出門了,福來一硈碌滚下床,跑近向街騎樓,向女兒揮了揮手才回屋內梳洗。這好像是他父女倆約好了的默契。



向陽揮揮手別了父親,到車站坐巴士到九龍城碼頭,然後乘渡輪往北角,抵北角後又乘一個短程到銅鑼灣。每天這樣的一程,差不多要一小時四十五分鐘。開學一個月後的這一天早上,向陽好像出門早了點,剛到站,巴士又剛停在面前。還早,車上沒這麼多乘客,巴士經過黃大仙啓明樓站,有一位跟向陽穿同一樣校服和襟帶同一樣校章的女孩子上了車,向陽見了她,好像異地逢知己,她想也沒有想過有同學和她一樣老遠和這麼早便上學。她高聲叫嚷:「姐姐,這裡有位... 」她這一叫,雖然巴士上乘客還是疏落,大家眼光都盯在她倆身上。向陽這個「男孩」當然不在乎,那位「姐姐」是個「女孩」則羞得滿面通紅;姐姐很文靜,修長的身形坐在向陽旁邊,在裙子口袋掏出手布輕輕抹掉臉上的汗,滴咕的說:「剛好趕上這班車,要不會上學遲到。」

「姐姐,我是洪向陽,剛升中,你是那一班的?」

那位姐姐聽向陽自報上名來這麼率直,笑笑說「我是駱可苗,是中三,應該是你的學姊。」可苗打掠一下向陽,說「你的名字很有趣,是你爸替你起的嗎?」

「是,怎樣有趣?」

「很像個男孩子名字,還有....

「還有什麽?.....我可以叫你做姐姐嗎?」

可苗沒答,不久便轉了話題。渡輪很慢,向陽總是搶着說話,可苗靜靜的聽。抵北角碼頭,船還未靠穩可苗便站起來說﹕「快,我們要趕上學去。」向陽望望船上掛着的鐘,離上課時間還有大半個小時,一程短途巴士,跟着沿山邊走小段斜坡,很快便到,那這麽急?可苗好像知她在想什麼,說「你會跟我跑回學校嗎?」這差不多是一英里半路,向陽從未被人如此挑戰過。


「好!你領路,我跟你跑!」船的橋板一放下,向陽經己忘記爸爸說先左腳踏橋板,總之就是如箭離弦,跑在前面。


向陽跑到英皇道轉頭見可苗不徐不疾的跟上來,她看看這對手,臉不紅呼吸不速,可苗停了停掏出手布抹去鼻尖的幾顆汗,笑笑說﹕「不要太急,這不是鍛練,是拼命﹔鍛練要持之以恆,拼命的一鼓作氣,氣盡只會傷身體,我每天跑步上學來鍛練體能和意志。」向陽略有喘氣,但可苗還可以侃侃而談,她從未遇過如斯能使她折服的對手。到學校前的一百碼斜坡,勝負即分。



由那一天的相遇開始,向陽每天會早點出門,會合可苗到了北角一起跑步上學。有一天,她們正準備在英皇道起步跑,可苗對向陽說:「你記得我說你的名字很有趣嗎?」

「記得!什麽有趣?」


「因為你的名字跟北角一樣..... 很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