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




大磡村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



香港.... 九龍大磡村有一户租客,户主姓洪名福來,廣州市人,本來是個海員,一九四八年在鄉間結婚後,兒子洪子材出世了,帶同妻兒從大陸翻山越嶺,來了香港搬了進大磡村,跟着仍要為口奔馳,安頓好家人又要過着「行船」生活。如是兩三年有時是四五年才回家一次;五三年多了個女兒。


一九五八年,這次因為船在歐洲壞掉待修,是洪福來放洋最長的一次,當他拖着一身疲累拿着行李「放船」回家,見妻子抱着小女兒,紅紅笑盈盈的小臉,她眼碌碌望着面前陌生人,一張小嘴竟吐出「爸」的一聲;洪福來本己厭倦了飄洋過海生活和與妻兒分離之苦,棄船上岸的心更決。他告訴了福來嫂不再上船了,妻子悲喜交集,帶着淚花的笑着,說:「你剛回來,別的先不要說,女兒快五歲了,這年來只是叫亞女,現在還未有個名字,你先給她個名字吧!」福來在廣州長大,讀上幾年書還識執筆寫字。行船時,船長、大副、大伙都是洋鬼子,他聽多了還懂幾句英語,特別的是他做艙底機輪工,負責協助洋大伙(機輪長)和二伙等維修機器設備,一般工作上簡單英語對答還可以應付得來。為女兒起個名字?一時間倒難了他..... 那一個年正是中國有了第一個「人民公社」,當時有一首很好聽的歌曲....福來正為女兒起名字沉思的時候,想起在船上華藉船員閒來悶結時聽黑膠碟唱片,腦中響起求這一曲「社員都是向陽花」,「就向陽吧!洪向陽,好嗎?」他衝口而出。



福來上岸了,靠行船時的同業朋友介紹,進入黃埔船塢做修理工,因為福來有船泊工作知識,和在海上搶修實戰經驗,加上能說小許英語在工作上和洋工程師溝通,幾年便昇職當了工頭。大兒子剛讀完小學,到工厰當機器學徒,這個孩子很乖,很文靜,應該是個讀書好材料,但窮人孩子出路難,這孩子知自己早點學滿師可以減少家庭負擔,最終他在三年滿師後,多做一年「謝師」(是個香港以前學徒制度的舊習慣),十八歲轉業成功投考了警察(當年警察入職要求是小學畢業)。 福來望「子」成「材」而為兒子起名「子材」的夢烏滅了。也很好彩是當年福來申請廉租屋,幸運的被抽中了,一九六二年搬進公屋。




故事的主人翁,洪向陽性格聰明開朗,很「男仔頭」但頗討人喜愛,住大磡村時常常像個野孩子通村跑,整條村無人不曉,雖然如此,她讀書成績出乎意料的好,小學年年名列前茅,中學的升中試成績優異被派香港那邊極有名的女子中學。福來的一家正是可以安安穩穩的生活下去.... 不是老天弄人,而是緣起緣滅,很多事是人為但非人們能控制得了,這叫做「共業」。這場共業改變了這個家,也改變了向陽的一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