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6日 星期一

絕代双嬌 14



絕代双嬌  黑衣人?

文章日期:07/23/2012 11:33 pm





絕代双嬌「吔烏城」冰火對决  黑衣人?

〝誰是黑衣人〞,大家嘅反應係;



Norwich CT. Winnie
 
點解個黑衣人目標救無艶姑娘,莫非他係中原一點窮 窮瘋婁 ,他暗戀他的救命恩人無艶姑娘,常在她左右做守護神~~雨導演:可加插這個 "love story"?



緊張關頭又要等下回~~黑衣人是邊個呢?唔通是……
在第十回已估係〝中原一點窮@窮瘋婁〞,但導演卻吞吞吐吐模棱兩可,如果是窮瘋婁……呵呵……正如秋葉阿姨話〝無艷姑娘有排煩,先有一個救命恩人,後有一個心儀的俊男「福佳蛋治」〞。期待下回分解!!




降落傘 
應該係習得唔窮無陰功同埋窮得好陰功那位高人
Winnie 謝謝同意我的觀點。秋葉都估係那位〝唔窮無陰功〞同埋〝窮得好陰功〞嘅中原一點窮嘞……



百厭星話
大家都喺度估估下,黑衣人係邊個,其實百厭星一早就知道,因為百厭星一早就寫咗啲線索,您地冇留意啫?
如果邊個知道黑衣人係邊個,同埋講得出百厭星早前寫低咗嘅線索,千祁唔好靠估,要据推理因為百厭星咁講喎,所以黑衣人就係邊個邊個嘞....有獎,咭咭!


舉一個例講;百厭星第一次賣您地「豬仔」,喺素心齋樓頭一役,就話呢個古仔玩完咯,大家番屋企玩「煮飯仔」啦!其實早以經有两條「伏線」話過您地知:「唔好急啦!有下文架。」


有咩?有!當然有啦!第一,第四回個標題《冰音嶼火初對决 素心齋樓會厨癡》,既然係〝初對决〞就梗有最終對決啦!



第二,第六回完結前,唔知大家有冇留意、百厭星留低咗一條令人唔察覺嘅〝伏線〞,暗示呢個吔烏古仔冇咁快完:「雨中淋從懷中取出一本殘破不堪嘅本子,上面寫着「朋友秘笈」四個大字,羣雄終於看到其真貌,字寫得好像小孩子寫大字歪倒不正,裡面幾十頁紙,只有其中一頁寫了一個「誠」字,和旁邊有幾點墨印。」



 仲未睇倒?冇錯嘞,就係最後「旁邊有幾點墨印」嗰句,點解最尾要提呢幾點墨印?因為呢個係不解之謎。而家講番轉頭,唔單止您地都想知,各大俠、各路英雄豪傑,甚至對住呢部秘笈二十幾年嘅雨中淋大俠亦百思不得其解。百厭星知唔知?您話呢?

突然福至心靈,諗起D⋯⋯




百厭星
就等大家推理一下,黑衣人係邊個嘞!
第十四回見!請呀!




絕代双嬌 14

文章日期:07/28/2012 01:47 am





絕代双嬌「吔烏城」冰火對决

第十四回 常福鎮羣雄再敍 撥墨石刻尋倪端


上文講到菊無艶巧手擒着東洋偷渡客,福佳疍治;眾人將之押回客棧〝盤問〞之際,黑衣人又出現,邀無艶姑娘上馬騁馳〝走一轉〞。




两人两馬喺草灌木林間奔馳追逐,繞過樹林,停於一個山崗,黑衣人放緩落馬,隨着而嚟嘅無艶,見眼前立崖邊嘅黑衣人,背靠着一輪圓月,山風吹動黑衣人粗獷身影,山嵐裊裊,搭喺肩上嘅蓑衣斗蓬,迎風飄逸、斗笠縫隙間幾撮亂髮,襯托住一對像會思考、藏在深窩嘅眼睛。佢雖然蓬頭垢面,但係掩蓋唔住佢玉樹臨風嘅氣魄。幾天嚟黑衣人朝裏來夜裏去,面龎消瘦不少。



 

無艶離鞍落馬,黑衣人伸出一只粗糙的手,似是懇請、好似係要求無艶姑娘將纖巧嘅小手放進去。女兒家嘛!總係有啲怕醜同要有多少矜持,連呢個男仔頭嘅菊無艶也不例外,佢企喺黑衣人面前,有啲猶豫;想:「我應該接受嗎?」片刻、黑衣人好尷尬咁將手放回背後,轉身望着明月,低聲背誦着: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無艶姑娘一字一句聽得清清楚楚,想黑衣人嘅身世背景,感嘆眼前人為自已蹉跎咗咁多歲月…… 但係一時俏皮又起,大步上前,用手拍咗黑衣人肩膊一下,曰:「哈!您等我?」



 

黑衣人突然俾佢一問,竟然唔識點答,笑了笑說:「安道全與各路朋友正在農莊等您,俠醫話可以醫好您嘅……哈哈哈哈!」連不苟於言笑嘅黑衣人,一想起那對〝櫻唇欲滴〞嘅極品孖膶腸,即朗聲笑起嚟。無艶姑娘竟然如斯冷靜,凝重地將雙手撘喺黑衣人雙肩之上,黑衣人為之一怔,心跳加速…… 正想伸手輕撫伊人嘅面,一霎間、無艷就好似頑童咁揚眉眨眼,豪氣萬千咁講:「咱家永遠係好兄弟!」黑衣人呆了一呆,哭笑不得,還在想說甚麼,無艷卻逕自上馬:「好安答,回去吧,呢度好多蚊咬呀!」



 

黑衣人並沒有上馬,呆站睇住騎喺馬上無艶姑娘嘅身影,無艶回個頭來俏皮咁話:「哈!您等我,現在要我等您?來,我地一齊先到農莊會會各路朋友。」两人两馬,先棕後黑,各自無言踱着慢步朝農莊而去。抵達農莊,黑衣人踢馬走前,曰:「好兄弟,為兄在此別過!」無艶答:「您要到那裏去?」黑衣人两目遙望遠方,說:「金戈鐵馬,投軍而去。」說罷一撥馬首,無艷正欲說這又何苦,黑烈馬經已長嘯一聲,在朝北官道奔馳,傳來黑衣人狂歌: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欲停杯一問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與人相隨。
皎如飛鏡臨丹闕,绿烟滅盡清輝發。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雲間沒。
白兔捣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裏。




常福鎮客棧早上嚟咗一大班各路英雄;八女陷於汝莫愁魔掌之下,黑衣人江湖告急,各路英雄趕赴常福不表
…… 眾人由嶼火島主菊無艶領入,為首者當然係洪湟大俠及西域雲尼,跟隨者有天涯俠醫、四脚蛇、火鳳凰、口花太歲一干人等,仲有數日前嚟送行嘅江南四秀,當然少不了廚痴五大姐啦!最後步入客棧嘅係「了斷無痕」寒春日。



 

剛巧呢個時候東洋偷渡客正係喺四合園中練劍;東洋稱之為「劍道」,實說係刀法,東洋沒有若中土嘅劍,只有東洋刀。羣雄坐喺客堂喝茶,偶然聽見東洋人練劍時發出呼喝聲。無艶姑娘回頭一看,見東洋客出嘅一劍,起碼露出六七個破綻,連個笑穴更門户大開,此時呢個頑皮妹〝咭〞,一聲笑咗出嚟。福佳疍治聽聞有人笑佢,立刻朝笑聲來處一瞄……〝兵〞的一聲,劍脫手墮地。呢位福佳先生認得笑佢嗰個無艶對美目,但佢諗唔到無艶姑娘經天涯俠醫安道全悉心用「梅花針拔罐放血散瘀法」,俠醫先用極幼嘅梅花針,快手輕刺瘀血積聚的部份;再以拔鑵之法吸在瘀傷的位置上,進行放血……,一夜之間將無艶嗰孖膶腸治理得貼貼服服。佢見無艷驚為天人,連劍都揸唔穩。



 

疍治好尷尬咁執番把劍回鞘,向客堂坐上各人深躹躬,口中說:「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各位は良いです!」


 


唔知佢講乜?喺喎!佢講乜呀?下一回睇怕要揾番譯至得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