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6日 星期四

孤高城‧雨中家(24)黑白子各一百八 棋盆點子三六一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24)黑白子各一百八 棋盆點子三六一


孤高城內,王爺帶嚟嘅眾人皆入城與匿藏多時嘅前輩聚舊,與早前相比,表面是一片和諧,其實是外弛內張。城外來了位帳前侍衛,高聲朗說:「傳王侯爺口喻,恭請雨中夫人到中軍帳奕棋。」雨中夫人珛櫻昂首濶步朝中軍帳而去。隨行者有卉凌、泛离、悅宜、五軒、是非了。 王猴子想的也十分週到,始終男女有別,如果單係珛櫻一人獨進中軍帳,容易招人話柄。



眾人入帳內,侍從奉上香茶美點,王猴子換上一套便服步入中軍帳,此間營帳中氣氛有如老朋友見面。王爺先坐下,說:「難得雨中夫人承約與本王對奕,本王先立點規矩;舉手不回當然不在話下,着棋時間五聲鼓為限,響五鼓而仍未能着棋者為輸,這可以嗎?」王猴子知珛櫻藉下棋拖延時間,所以設着棋時限。珛櫻說:「就按王爺說的辦,不過.... 」好一個雨中夫人,臨危不亂,聰敏過人,佢離坐站立,剛好站在中軍帳門之前,外來射入太陽西斜餘暉,光線正好是個背景,映照得珛櫻英姿颯爽,形象人。雨中夫人向王爺微微一揖,說:「十五年前雨中夫婦夜闖王侯府,蒙王爺恕我夫妻倆夜闖之罪,還說若棋局算得準,早應預備好佳餚美酒等候雨中夫婦,問民婦相請不如偶遇,可否與王爺對奕一局,倘民婦勝了,王爺親送我倆自王府大門離開。未知如果民婦這回僥倖得勝,王爺會怎樣呢?」王猴子一向自負,雨中夫人這一問,第一個反應是:「為什麼她想的總是快本王一步,厲害啊!」第二個反應是:「好!就用個難題來難一難這個對手,睇你個腦有多快。」說:「本王不改變上次承諾,如果賢嫂子勝了,本王親自送各位由中軍帳離開。」心想:「反正大軍壓境,你等都如階下之囚,勝負影响不了結果。」續說:「不過如果賢嫂子能再一次,從棋局中猜中本王所想,本王立即下令拔營撤兵,決不食言,雨中夫人,孤高城一切就全看你了!」上次雨中夫人憑王爺一只「天元」之着,睇穿咗王猴子十五年前要奪回皇帝龍座之念。



珛櫻在想,孤高幾百口人眾,生命一線牽在自己手上;一向果敢決斷嘅珛櫻有點猶豫。佢望望坐上卉凌各人,每個人都用堅定嘅眼神望着自己,一切都在不言之中。雨中夫人對王猴子說:「難得王爺看得起,將孤高城幾百條生命交喺民婦手中,民婦那有不從之理。」接着,珛櫻端坐棋之前。



王爺拈起黑子,說:「不是假謙虛,與賢嫂子相比,本王棋藝略遜一籌,所以望嫂子承讓,本王先行一着。」把黑子放在棋然後令說:「擊鼓!」語方落,帳外即傳來不徐不疾的「咚、咚、咚、咚、咚」五聲鼓,珛櫻就在第四聲與第五聲鼓之間喺棋上放落一着白子。說時遲那時快,第一鼓未響,王爺另着經己放喺棋之上。



身為攝政王,王爺雖然日理萬機,但平素養尊處優,不愁衣食,空暇時間會與大臣等眾切磋棋藝。王爺想到,珛櫻十五年來飄泊江湖,愁衣愁吃,那會有時間鑽研棋藝,所以佢要用速戰速決,不管雨中夫人棋藝根底有多厚,完全唔俾珛櫻有時間去思考,呢個係穩操勝券嘅不敗之道。



旁觀者,姥姥氣定神閒,五軒與悅宜閉目養神,泛离有點兒着急,因為佢睇見珛櫻每次下子,都喺第五聲鼓小許時間之前,而王猴子急促下棋,就如不斷催促,泛离想:「珛櫻姊可能有時間想另一着,但能否有時間想王猴子棋局心中所想呢?」隨來中軍帳五位中,只有是非了精通棋藝,佢好仔細望住王猴子同珛櫻下嘅每一着棋,佢發覺王爺佈棋沉着暗藏殺機,係有棋藝修為嘅棋法,但看珛櫻佈棋,思維飄忽,雜亂無章,似是全不在意,東着一只,西放一顆,完全不可能一連成「氣」。不過令是非了最觸目嘅,還是王爺下第一着放喺「天元」位上嘅黑子。



圍棋黑白各有一百八十子,如果以每只用五聲鼓時間,黑白子全放喺三百六十一個點子上,大約一個時辰左右,棋局就會完畢。不消半個時辰,只見棋盆身前,但觀王爺臉上汗如豆粒,好像要力挽狂瀾;白子則零落索,黑子被吃嘅只有寥寥數枚,可謂勝負已決。珛櫻仍悠然自得,滿有信心將白子堅定不移咁放置喺棋之上,連精通棋藝嘅是非了都不明所以。



 

珛櫻下棋是在第五鼓之前,這次却不同;王猴子拈着一顆黑子,猶豫不決,鼓「咚、咚、咚、咚」響咗四下,快要打第五下,王爺才好無奈咁放落棋之上,呢個時候,珛櫻經已手執白子,將棋上唯一嘅一條白子「氣」連接起嚟,雨中夫人順手將被圍.... 喺「天元」位上、王爺第一着下嘅黑子「吃掉」,取在手中,嫣然笑了笑,玉指一彈,呢枚黑子風嘯一聲直射中軍帳主樑,穿過木樑刺破營帳,飛射入天。

 



營帳外面埋伏,被黑子劃破長空之聲驚醒,如夢方覺,一時拔刀亮劍吆喝之聲四起,有幾十個魯莽帳前侍衛一心護主,衝入嚟中軍帳,剛掠過卉凌子身旁,見姥姥個子不太大,揮刀就斬,怎料姥姥等此時機久矣,只見姥姥身形一移,正當十幾漢子喺身邊刀砍劍刺,惡漢個個虎口一麻,手中武器便脫手而去,姥姥用先前悅宜子持陽劍,應付崑崙三劍嘅手法,借力打力,徒手用彼之刀擊他的劍,比悅宜子更高强。在旁五軒子看了,笑着說:「掌門這一手果然了得,師父在天之靈定老懷安慰。」卉凌用足尖挑起其中一口跌在地面嘅劍,使勁在劍柄一踢,這口劍嘯一聲朝着王爺面前射去,五軒一個箭步趨前,說:「師妹還記得我們姊妹倆以前在山中玩的[借影射日] 嗎?」說時,手到拿來將橫飛而嚟嘅劍,一手執住劍柄,順手向下一壓,劍尖直插在棋天元點子上,劍身還震顫不已。卉凌笑着說:「這一招是師姊代師父傳授,卉凌那敢忘記。」即使五軒同卉凌心意相通,若五軒沒捏準時間把劍壓下,這口劍定必傷及王猴子。王爺驚魂未定,眼見衝咗入嚟嘅幾十個帳前侍衛,唔係俾人家撤去兵器就係俾是非了點倒卧地。王猴子强作鎮定說:「外面有暗伏三百多弓箭手,箭在强弩,你等殺本王亦無補於事。」王猴子向來要面子,與其俾人挾持,就不如自己下令將暗伏撤去,讓自己喺軍士前面子好過,佢高聲向帳外喝令:「所有暗伏撤下、兵丁將領離中軍帳百步之外,勿打擾本王奕棋興,違者斬!」王猴子想本王有兵馬數千,現在還未到決勝階段。



 

中軍帳內只剩下王爺、幾個侍從及珛櫻等六人,王爺先讓大家坐下,說:「雨中嫂子,這局棋...... 你輸了。你怎說?」珛櫻好有禮貌咁站起向王爺作個揖,說:「棋局輸了?.... 重要嗎?珛櫻王爺親自送出中軍帳,都能夠殺條血路回到孤高城。不過,王爺承諾,若民婦能從棋局中猜中王爺所想,王爺立即下令拔營撤兵,決不食言,對嗎?」王猴子一聽,想:「此着又給這婦人贏了,珛櫻竟背城借一、釜底抽薪。」王爺立即離坐,雙手义腰說:「本王一生說謊弄假無數,但一生人佩服嘅人只有寥寥幾位,雨中夫人是其一,喺賢嫂子面前本王決不食言,你說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