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5)


六十年代 中環 取自網絡圖片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5)

向陽與可苗當然跑贏那一班自視太高的男孩子,當她們踏入會場,場內經已熱烘烘的;大羣年青人分工合作,幹勁十足,佈置講台、音嚮喇叭、摺櫈坐椅,工作安排井井有條。經過很簡單介紹,向陽便跟着可苗走進厨房,負責供應茶水.....



講座準時開始,一位似是學者的年青人拿着話筒走上講台,開腔便說︰「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 ... 」台下很多人鼓掌,跟着他自我介紹:「我是葉宇騰,剛才的話不是我說的,是.... 」話未完,台下經已有人高聲道出:「毛澤東!」



講座完畢,大伙留下來帮忙,將會場清理回復本來温習場地原貌。在向陽和可苗回程的路程上,可苗對向陽說:「今天帶你到那裡,是想讓你知多些實際情況,看了聽了怎麼樣,還想到那處温習嗎?」向陽很認真望着可苗說﹕「姐姐,我信任你,我還是會跟你一起,反正那處看來亦並非是個不正經的地方.... 」可苗點點頭說:「有一點我要提醒你,我們到那個場地目的是温習功課,其他活動,我們並非是必要参加,他的說的主義理想,我們亦並非要受落,這點你明白嗎?」向陽點了點頭。




1966年末某日,中環。一座商業中心,走廊播着輕悠音樂,聲音被人們的嘈吵覆蓋了﹔大厦通風系統加添的香氣,混合了一羣工人滿身汗臭、滿衣服沾滿油污的氣味,場面真有極大不相稱。洪福來和敬叔默默的站在人羣的後面。前面的幾個工人正與一家船務公司的職員理論,他們堅持要船務公司的洋老闆,為他一艘船的船長,與船員爭執,拔槍搫傷華藉船員,出來認錯賠罪。



福來滴咕的對敬叔說﹕「船長開槍,我和你行船時見不少吧,為什麽強要把我拉到這裡跟人家磨?」敬叔說:「工友們說你懂說洋話兒,所以如果洋老闆出來,你跟他說。」福來聽來哭笑不得,自己洋語水平,只是局限在工作有關零件、工序等名稱和小許交際用語,要與洋老闆交涉,真開玩笑!船務公司職員見不得要領,大聲的說:「老闆不會出來,肇事的船長經已被警察帶走,這事由法律解決。老闆說他要報警,你們快快離開。」說罷乾脆把辦公室門鎖上。工人中有人大聲叫嚷:「洋鬼子你聽着,現在中國再不是百多年前的中國,中國人民經已站起來了!你不低頭,只有走頭!」跟着另一個接着舉拳高叫﹕「打倒資本主義,打倒剝削階級, 打倒..」同來的工人不知如何是好,有幾個喃喃的跟了一兩句,舉拳一半猶疑又放下。帶頭的那一個工人,在工作服拿出一本紅色小冊子,打開朗讀:「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下定決心,不怕犧牲.... !」



福來知道那本紅小書是什麽,他小聲的跟敬叔說﹕「這樣讀,管用嗎?」敬叔咀角笑笑說﹕「是自我催眠,管用!」話未完敬叔背後被人一推。「差人!」推人者大聲呼喝,「行在一邊!」一個洋警官帶着兩個隨從,洋官拿着指揮棒、隨從拿着警棍,粗暴推開圍在大門前的工人,邊推邊說粗話。




突而其來變化,工友們一時驚魂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