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6日 星期二

絕代双嬌 11



絕代双嬌 11
文章日期:07/14/2012 04:17 pm





用姸瓦送俾佢百厭星爹哋嘅相,畫咗姸瓦同火鳳凰比劍時嘅劇照,唔上色覺得更美,用嚟放喺第十一回做封面。女俠做形同形態係抄番嚟嘅,百厭星只不過喺上面加姸瓦面部嘅描繪;好耐好耐好耐冇畫畫嘞,有八分似啦。不過,百厭星畫佢自己個乖女梗係最靚嘅啦!咭咭!

絕代双嬌「吔烏城」冰火對决
第十一回 余瞧奸毒巧用計 葉捕頭拼女鍾馗


上文提到「常福」官衙大牢竟然囚禁住「瞧余奸毒」余樞基;呢位精用心計嘅「奸徒」,俾「天涯俠醫」安道全一言道破,再加上「吔烏大俠」洪湟激發,決定洗心革面,上京謀一官半職,為國為民做點事。當時佢經已眾叛親離,唯一信任佢嘅,就剩低佢同「了斷無痕」寒春日共同收嘅徒兒……「徒弟仔」江諾山。於是两師徒連夜離開吔烏城,樞基狠下決心,不官居一品,無面目見吔烏父老。


當師徒两抵「常福」小鎮,一心諗住趕路嘅樞基,冇察覺周邊嘅環境有異。呢樣亦好難怪佢,剛放低奸惡嘅「擔子」,一心輕快,對江湖險惡警惕放鬆咗,佢入住「吳係好棧」同樣中毒,俾惡徒毒打一輪後就被囚禁喺官衙。「徒弟仔」當時剛往廚房找吃,避過一劫,之後就躲躲藏藏,籌謀救其師之策。



「常福」眾奸人捕得樞基,見佢唔懂武功且得手容易,諗佢只不過係帶書僮嘅一介寒酸書生,量一個走失嘅書僮,唔會有乜野作為,就冇人再理會,將樞基投牢之後,由得佢自生自滅。呢個時候,余樞基至知道俾奸人所害嘅逼迫同困窘,真確知道對與錯。佢先不怪害佢嘅奸徒,也不怨天尤人,只怪自己往昔所作嘅惡業,佢樂於接受如斯報應。



但佢冇諗過坐以待斃,正在想如何可以脫難,此時見令狐雪同九名侍婢抱入昏迷嘅五位女俠……佢心生一計,樞基往牆上灰土挖一大片往自己口內塞,齁苦難咽,頓時嘔吐大作,顯得痛苦非常,加上蓬頭垢面,很不嚇人。不單如此,樞基突然面露獰笑,跟着就了無氣息,連雪山妖狐同眾侍婢都嚇咗一跳,佢地將五女急急放下,忙找人將「死去」嘅寒酸書生余樞基搬離衙門大牢。



四個漢子連拖帶抱兼揹將余樞基嘅「屍體」帶到遠離「常福」之地,就隨手丟掉喺荒野;一個小黑影待四大漢離去後,撲倒在樞基身上痛哭……與菊無艶、芃澎同葉依秋嘅情況處境一樣;曠野間,天上繁星閃爍、大地萬籟俱寂,宇宙間就好像只剩下余江两師徒!



精通醫藝嘅芃澎面對住昏迷嘅無艶亦一籌莫展,一不知何等毒物、二是天雖有繁星照耀,曠野仲係黑漆一片,分辨草葉為藥亦係難事。佢將懷內嘅無艶姑娘抱得更緊,驚怕手一鬆就會失去。三天嘅路程加上晚間大戰一塲,的確大累了,芃澎和葉依秋都倒下昏睡草叢之內。



夢間……芃澎感覺自己好冷,醒過來,懷內嘅無艶經己不知去向,佢一躍而起,依稀見不遠處樹旁栓着一匹「四蹄踏雪」黑烈馬。在旁見葉依秋抱住無艶,黑衣人用勺子,一口一口的為無艶姑娘餵食。無艶仲係昏迷、黑衣人見芃澎走過嚟,將勺子同手中物交芃,說:「醒了吧!這藥未知能否對症,你來餵食,我有要事先走!」這次黑衣人沒把黑紗蒙面,芃見到黑衣人嘅面貌,說:「是你!」
 


黑衣人上馬,烈馬長嘶一聲,消失於黑暗之中。


伏喺樞基身上哭着嘅江諾山,突然感覺佢師父舉起手撫摸自己嘅小頭,連笑帶淚,似笑似哭咁話:「師傅,你不能死啊!」樞基望着愛徒:「你師傅多行不義,佢經已死咗,我係你義父。今後我两父子絕不能作害人之事,你能承諾嗎?」「師傅……爹!我姓「江」嘅承「諾」如「山」!」兩父子相擁又哭又笑!


道旁閃出一匹黑烈馬,騎上黑衣人對樞基說:「前方里半路有你嘅同伴,你地快去會合。告知芃女俠往北走,嗰邊有一荒癈農莊,着眾人喺嗰處養傷療病,等待救兵。」言畢一勒一放,黑烈馬奔上官道朝南而下。



樞基諾山揾到葉芃菊等,同處停於荒癈農莊。無艶姑娘雖然未醒過來,但佢感覺到喺人家懷中嘅體温、感覺到有人一勺勺咁為佢餵食、亦感覺到人家嘅眼淚滴喺自己面上嘅炙熱,佢想講說話,出不了聲,即使是能出聲,千言萬語也道不出心中嘅感恩。天明了,一向泠靜處事嘅葉捕頭對芃澎說:「我往常福走一趟,看看五女情況,您照顧好無艶同余樞基。」說罷整整衣装,把捕頭嘅帶翎帽子帶正,上馬直奔常福,直闖官衙大牢!


官衙前一块石板地,一匹官馬,在騎者勒騎而立,在旁圍觀嘅一大班三山五嶽奸徒蠢蠢欲動。葉捕頭離鞍落馬朗聲叫曰:「我乃朝廷三品巡捕都尉!欲見此處官衙知府,請代通傳。」這時有諸事者答,說:「叫你嘅朝廷見鬼啦!呢度山高皇帝遠,你想見最大嗰個嘛,老子就係嘞!」話未完此人向後一仰倒地,額前中了一枚「黃蜂尾後針」。放針者,當然係醜惡嘅鬼見愁汝莫愁啦!眾人見女鍾馗一出,就殺雞警猴施毒手,眾奸噤若寒蟬。


汝莫愁身形肥腫難分,穿起大紅官袍有幾分似鍾馗,佢唔論平時或哭或笑,左邊嘅咀角都係向上〝戚〞起,左眼圓瞪。因為佢以前有一次煉毒,吸入咗過多嘅毒氣,搞到一邊面硬過疆屍。佢大搖大擺咁行出嚟,眞係當正自己係官。若論佢係官,只不過區區七品知府,仲低過三品巡捕都尉好幾級,佢緊係當自己係女鍾馗啦!



「請問都尉大人到本府,有何貴幹!」汝莫愁問。葉捕頭問:「敢問穿官服者是否朝廷命官?」「官?哈哈哈哈!我係陰曹地府嘅女鍾馗,你奈我何?」言未落下,載羊皮手套嘅右手經己喺暗器袋扣出幾枚〝黄蜂尾後針〞,手一揚,羣針如箭直取葉依秋。捕頭先見答咀者中針即亡,再見汝莫愁揚手發針載羊皮手套,知此針皆醮劇毒,那敢怠慢!左閃右避,取出一對判官筆舞得水泄不通,方能阻擋此等暗器。女鍾馗再揚手,並叫曰:「看你若能逃得出我七七四十九針,我就放你一條生路。」話剛落,又一把毒針射出。這回葉捕頭學乖,一個箭步躍近嗰班三山五嶽奸徒,等汝莫愁投鼠忌器,那料女魔頭並不辜惜手下,又一把毒針射到,眾奸紛亂逃避,有十數奸徒中針倒地。


女魔頭殺得性起,大聲喝說:「小的們聽住,本官今日不殺此捕快,枉為鬼見愁,你等先退下!滾滾滾!」唔駛佢講嗰班烏合之眾見女魔頭草菅人命,經已退到百丈之外。葉捕頭見避無可避,一躍在太陽光直射之前,再騰空躍上馬背,呢個位置正是太陽向正女魔頭面部嘅中間,汝莫愁直望耀眼陽光,分辨唔出葉捕頭位置,又狂風掃落葉嘅一把毒針,見一黑影倒下……


女鍾馗心中暗喜,想:「能避得我〝黃蜂尾後針〞者,世間有幾人?」定眼一看,陽光眩目,聽一聲〝看鏢〞一片金葉鏢迎左眼而來,閃也閃不及矣,葉鏢刺破女魔頭左眼,左邊面血流如注,使其容貌更加詭異。倒下黑影係葉捕頭坐騎官馬,當馬倒下前,葉依秋再騰空,剛就在太陽與女魔頭中間,抄出金葉鏢向汝莫愁射去。


捕頭着地後悠遊如閒庭信步,再扣三鏢在手,說曰:「我嘅記性唔好,我唔記得你射出四十八針、還係四十九針,我現時手扣三鏢,站住不動,你若還有最後一枝毒針,即管射來,我只用其中一葉鏢將之打落,打不落我認命,其餘两葉鏢取你狗命!如何?」



女魔頭很恐佈咁詭笑着,伸右手往盛毒針暗器袋一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