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0日 星期日

絕代双嬌 4



「絕代」一文寫於2012年仲夏,係根據2011年百厭回港省親,順道與幾位網友見面,一時興起將之作為題材改編,其中不乏真寫材料,如雨中淋到嶼南尋菊主芳踪,想破解當時網友心目中、這位能文善畫嘅菊主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和是美是醜之迷;接着約好咗彭彭網友、這位文靜而帶剛氣,聲線甜美勝越電台DJ嘅商界女强人與菊主一起「素心齋」用午膳,會面時百厭給兩妮子送上玫瑰花,使兩位女士先吃一大驚,而其後開心、煩惱到不得了,一幕是真確的。兩位女士雖然同住在香港,但百厭却做就咗佢兩位嘅第一次見面,兩女會面時對話雋永有趣,百厭以此作為對白,寫在「絕代」一文之中。


絕代双嬌 4
文章日期:06/17/2012 08:47 am


五大姐一聽見話第四回有佢演出,就即刻咁講:「下回到我出場,等我預備吓,摷番件戰衣,披甲粉墨登場先!」

我即刻同佢話:「五大姐太開心嘞,亞嬸,唔駛搽咁多粉架……乜厨癡(師)都有戰衣嘅咩?我以為剩係得頂高帽同條圍裙添!五大姐唔同,佢係兼職厨師、全職厨癡,两邊都有番两度散手……好嘢!」

五大姐再說:「可能我都係個武林高手,為了練武功做厨癡,練了痴心情長刀,斬瓜切菜用,又練了素心劍法,偷偷去行俠未定,死啦!我真係黐咗線,癲埋一份!」
跟住,甜夢話:「好嘢終於出場喇仲係夢仙添,YEAH~ 佢識唔識幫人解夢架? 突然間好緊張添要唔要試鏡架?乜嘢造型嘅呢?對白自己度得嘛?越說越離譜添…… 」

連好少出聲嘅BoBo都講:「我做了新晉女俠。」

最離稿嘅嗰個村姑話:「無艷至少要與乾爹同場演出啊

睇嚟,呢個吔烏故事真係搞到大家如癡如醉,大家都好投入,大家都好心急……





絕代双嬌「吔烏城」冰火對决
第四回 冰音嶼火初對决 素心齋樓會厨癡


「一壺東江水」「招呼十六方」左右一幅簡單對聯,上面蒼勁有力嘅三個大字「素心齋」。店主人「厨獃」五大爺十多年經營呢一間草棚模樣嘅普通食店,獨處山間幽暗之處。「厨獃」除咗厨藝了得之外,係武術白痴。不過佢嘅賢內助「厨癡」五大姐就同佢恰恰相反。大姐本係戲班出身,有不得了嘅武術基礎,話說幾十年前遇見仲係風流瀟灑嘅大爺,跟住就愛到發火,一跟就幾十年。自從大爺夫婦倆落户吔烏城,男「煑」內、女主外,好不合拍。大姐趁帮厨斬瓜切菜時練得一套「癡鬼咗線」刀法,只見神刀亂舞,瓜菜絮飛,片片厚薄大小均等,好功夫!佢仲喺煮齋做素時創咗一套「素心」劍法。大姐練武,右手持素心長劍,左手拿刴菜板刀,所謂一寸長强一寸、一寸短險一寸,劍刀互相配合不絕,水潑不進,氣透不過。年紀大咗啲,大姐突然發其妙想,想將大爺嘅厨藝練成武藝,點知一鑽研就將武藝溶咗入厨藝裹面,推陳出新,越煮越過癮,喺吔烏城做咗首屈一指嘅名厨「厨癡」。致於武功,大姐話都唔知幾時會出手,懶得理佢喎!



「厨獃」「厨癡」今日打開店門,經已睇見大班吔烏城奇人異士喺門前等候,正係納悶;點解會咁特別,午時未到就咁多人,平時未時先至有客人小貓三两隻。店門一開,「各路英雄」一湧而入,就似西遊記,猴王帶眾猴兵猴將入水簾洞,搶枱奪櫈,爭佔有利位置。頓時素心齋冠蓋雲集,人聲鼎沸,呼茶要水之聲此起彼伏。



遲來者、「爭」不到位嘅有两位,佢地不論高矮肥瘦,衣服穿戴都一個模樣,兼且戴住同樣嘅「黑超」,佢地係孖生兄弟;手持幡旗寫住「鬼卜」,係亞哥紀思磬,另一個亦係手執幡旗上面寫有「神算」,係細佬紀爾雅。改得好好嘅名字,不過有樣佢地冇咁好就係視力較差,所以爭枱櫈就輸俾人地。思磬對爾雅話:「我今早卜算過,今日我兄弟两註定會罸企。」爾雅對思磬講:「我今早求得下下簽,話今日會俾人打鑊甘嘅!」思磬話:「咁我地仲嚟?」爾雅答:「唔嚟?我地冇錢交房租,仲留客棧就真係俾人打鑊甘嘞!」两人〝唉〞一聲長嘆跟住踎埋一二角……



突而其來咁多客人,伍大姐當然忙到乜都唔認得啦,潛伏佢身內的武功內力就馬上顯現出嚟;「台上一秒鐘、台下十年功」,要茶有茶,要水有水,一切停當貼服。當大家仍係喺度么喝茶水小點時,店前嚟咗五匹駿馬,嚟咗六個人、三男三女,不!應該係一男五女。點解?雨中淋喺星星埗頭會上咗芃澎同菊無艶。芃澎帶上两個近身侍婢「花前」木蘭姑娘和「月下」月兒姑娘。三妮子雖然主僕關係,但情同姊妹。菊無艶同行佢嘅金蘭之交「悲心使」天使姑娘。



講起嚟呢五個小妮子之間又有段古;妙韻同嶼火嘅師父;一憂同雲尼,一個係佛門僧人、一位是教會尼士,難得惺惺相惜,咁佢地嘅徒弟當然情同姊妹啦。剛巧「花前」木蘭姑娘係菊無艶同村同里,所以芃菊好多時都由木蘭姑娘帶口訊。木蘭每次返嶼火島都會同菊無艶、天使姑娘一齊女扮男裝〝易釵懲奸〞劫富濟貧, 加上「中原一點窮」窮瘋婁帮助,島內惡人聞之喪胆。不明底蘊嘅「揪飛一葉」葉依秋捕頭恨得牙癢癢,想:「喺我地頭還有如此飛賊橫行,佢地真係〝矛廁裏面摷野〞找〝C〞!」咪帶两個「便衣警察」去嶼火島想捉拿菊無艶。



點解又明明係一男五女,又會係三男三女呢?唔駛講都知菊無艶同天使姑娘易男服到來啦。五位姑娘栓好馬,施施然企喺素心齋前等雨大俠。本來識大體懂禮儀嘅芃澎要讓自己坐騎給雨中淋,雨大俠堅持不要,說:「人與人可以做朋友,人與動物也可以是朋友,馬是我的朋友,我可不騎之!」。馬當然比人快,雨中淋沿山徑登山,在山間順手摘两株玫瑰。



菊芃雖然藉木蘭通訊,但两年多始終未有機會見面,這回係第一次有緣相見,當然五女〝一個墟〞講個不停。言語間雨中淋聽得芃澎……聲似銀铃又似翠玉輕擊,說:「無艶妹子,您真係同我身形好似喎!」言者無心,聽者却着意,無艶笑了笑說:「非也,姐姐比我想像中嬌少多一點,您骨感好多!」言剛落下兩女見雨大俠步至,芃女俠與菊無艶一步步走到大俠面前行禮,雨中淋突然從身後攞出兩支玫瑰花送俾佢地。芃澎笑說「吓!有花收呀我有好多年冇收花喇!多謝晒!……」两女俠仗劍江湖多年,好耐冇收過花,感到既驚喜又尷尬,男装打扮嘅男仔頭菊無艶都唔知想塞個頭去邊,而芃女俠諗:「好驚拎住枝花通街走!」



眾人步入素心齋,「各路英雄」仍然係喧嘩嘈閉,根本冇人理會。六人身後傳爽朗笑聲,笑聲响但不刺耳,遍每個角落壓全塲音聲。無艶即轉身叫曰:「乾爹!」再作一個女兒家嘅揖禮,全場目瞪口呆,好一個男子漢竟然行女兒家揖禮,無艶姑娘也紅都面晒……是面泛紅霞。「乖女兒!您今日約爹出嚟係會一會雨中淋雨大俠,我想這位正是……」「城主,在下正是雨中淋,非大俠也!」



「各路英雄」見城主到,均鴉雀無聲,讓出中間一席讓城主等坐下。本來靜落嚟嘅素心齋,突然有人嘩的一聲,跟住其他人亦好似俾人點咗「嘩」穴,大家都不其然「嘩」聲起嚟。席中嘅洪、雨大俠隨聲望去,見門前嚟咗四位女俠,「各路英雄」見眾女之美驚為天人。「晚輩代師向各前輩請安!」四女拱手為禮,全塲只有洪湟和雨中淋起立回禮,洪湟說:「『四秀』一齊到嚟,真好,你們師父好嗎?」「四秀」係「江南子」文折桂嘅高徒〝夢、影、劍、羽〞;夢是虛幻「夢中仙」如夢姑娘、影是幻中有實「雲端影」步輕雲、劍是重「南疆青劍」娜拉、羽是輕「塞外箭羽」瑪姬。「四秀」唱個諾說:「師父好,他老正趕着來此,徒兒等先來哨個訊。」四秀站在席旁,不敢在前輩前妄自坐下,此舉使坐在中席的五女亦紛紛站立。



雨中淋解下背後包袱放在席中,正想說話,只有高手才能聽到很輕〝嗡〞的一聲,一絲銀光一閃,席中包袱即向樑上飛起。眾人眼望樑間有一少年,手持漁杆,揮杆中漁線將包袱搶去。此小子當然係胆大包天啦,此地高手雲集,連當年嘅「落雨劏雞客」都唔敢妄然落手嘅塲面,佢竟然出手強搶。當大家仲係驚訝嘅時候,「妙韻冰音」朝飛舞搖擺嘅漁線瞪一眼,嬌哦一聲「斷」,漁線斷掉包袱即墮,好個「雲端影」步輕雲,足尖一蹬飛出两丈,伸手一抄把包袱接住,順勢向少年撲去,「南彊青劍」娜拉拔劍在手一彈而出發出青脆「嘯」的一聲,在另側斷少年去路。



「勿傷我徒兒!」席間两人齊聲呼喝……
此兩人係「天下極貪」真特醜嘅手下「瞧余奸毒」余樞基、「了斷無痕」寒春日。少年係佢地两人同收嘅「徒弟仔」江諾山……


後事如何、下回再說!




補充

終於舒一口氣,接落嚟又要繼續組織故事往下嘅發展。
呢一回同两位博友定吔烏名同臨時加入咗幾位客串主角,由收到名字、諗爆頭改名到出稿只係幾日。將本來既定嘅橋段更改更改再更改,最攞命係為各位冠名,又要有意思,又要同博友原來嘅博名近音,仲要配合故事劇情需要。真係多得無艶姐姐唔少!


今回出現嘅,喺以前冇提及過嘅有:「江南子」文折桂大俠(江南第一才子)、「厨獃」五大爺(情相伍大姐個大爺加入)、「鬼卜」紀思磬(K師兄)、「神算」紀爾雅(kei)、「花前」木蘭(花木蘭)、「月下」月兒姑娘(月兒)、「悲心使」天使姑娘(天使心),「徒弟仔」江諾山(降落傘)。


下两回係全部出塲,賓虛咁嘅塲面;再加有「小師妹」妍瓦姑娘(Katharine)、「口花太歲」瓜啦啦(口花花)、「天涯俠醫」安道全(安道全)、「木公生」步如騛(人生馬拉松)、「無喜怒」吳瘋(HERO)。


仲有三位網友要無艶姑娘去接洽磋商嘅:「四腳蛇」嚴卸(四隻腳嘅蛇)、「華三少」華季曜(五星下的三星)、「火鳳凰」言自語(火鳳凰自言自語)。


好嘞!瞓番個好嘅!早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