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我在鐵枝後的日子 3




我在鐵枝後的日子6)我亞哥係CID
文章日期:05/25/2012 02:43 am



新紮師兄passing out


以前喺監房地聽過由在囚人仕作嘅歌曲,係以粵曲為主,最出名係大戲老倌石燕子(唔記得佢衰乜野入冊,好似係吸毒)作嘅〝追龍〞一曲,燴炙人口。其他的更有〝道友真不幸〞〝出冊真開心〞呢啲歌仔。聽守「祠堂」(赤柱監獄)嘅伙記話,好多時入夜,閉骨(lockup)之後ABCD倉大家鬥唱歌。



youtube 揾到黑獄斷腸歌;監房自嘆(道友真不幸)http://youtu.be/8N926ZmtNB8 囚牢怨http://youtu.be/VI1fKrS6gik。呢两首都係地地道道由在囚人仕創作。我哋喺STI(學堂)受訓時,除咗讀例外,重要嘅一環就係熟識佢地,例如佢地嘅語言(暗語)包括埋粗話等等,如果唔識就真係一碌木做看更嘞。正如我喺首篇話;「這個系列嘅文章習作,冇「爆內幕」成份,亦都冇任何意圖去咁樣做」。以下嘅延續係真實故事,以求其真實性,會用多啲監房用語,呢種用語,並非江湖語句,但係好多經已普遍為社會接受同應用。





有一位早我幾期嘅「師兄」,佢喺學堂嘅成續極佳,攞埋「金銀雞」(優異獎),所謂初生之犢不畏猛虎,心口掛個「勇」字,落咗雲枕山(大潭峽)教導所做亞Sir。佢表現好突出,深受POCO愛載,由於咁,佢真係行起嚟都有陣風,唔係話佢沙塵,而係佢「當紮」。其他職員都睇喺眼內,諗喺心裹,真喺唔知佢幾時會出事。




職員嘅「老軍」(制服)喺由環頭洗衫房負責清洗褽好,由於一套制服,呢位新紥師兄……吉仔(呢位師兄嘅職員編号最後一個冧把係7,先叫佢做七仔,叫吓叫吓變咗「吉仔」),就「得罪」咗洗衫房嘅大佬。喂,有冇搞錯呀,負責洗衫房嗰個係犯嚟,點解有咁大權力呀!呢啲就係監房地嘅另一面故事。因為有部份職員唔自律,除咗軍裝制服,連一家大細嘅私人衣著都交埋俾洗衫房。監房用語叫有交易……「揸扒」(揸手,扒即是手,獨臂人被稱之為〝單扒〞)。有日吉仔收「日尾」(中更)留喺環頭on call到晚上開「夜尾」(通宵更),佢趁洗衫房未收前叫「擦鞋仔」(囚犯,負責為亞Sir做跑腿)將幾套制服拎去洗,點知擦鞋仔番轉頭話俾吉仔知,洗衫房大佬「詐晒形」又話要收工,其實想揾着數(通常係烟仔)。吉仔冇考慮就信晒個擦鞋的嘅說話,(見上篇,囚人說話不能輕信)諗終有一日、呢個「大佬」會「斷」(衰)喺佢手上。





就咁啱吉仔番夜尾嗰晚,臨時收到「打風」(搜查house searching)命令。六七個亞Sir續個囚室「爆骨」(unlock)「攞人」(提取犯人),入囚室內檢查有否藏有違禁品物。一般摷出嚟嘅係烟仔(教導所學童係唔准抽烟),「蜢頭」(烟頭、囚犯執埋執埋亞Sir〝有意無意〞扔低嘅烟頭,佢地收集夠,做一支「百鳥歸巢」烟仔),間中會摷到有金錢同利器。就搜查到洗衫房大佬個房,吉仔就喺呢個「大佬」嘅枕頭搜出有烟仔…… 吉仔手持「矮瓜仔」(監獄處特有嘅警棍)喺碌架床大力一敲,虎吼一聲:「三號床邊個瞓嘅!」




呢個時候,手上頭踎低,「花朶」(花名)CID嘅洗衫房大佬,死死地氣,頭耷耷行出嚟,立正「Sir123XXSir!」。點解佢個花名叫CID?原來佢有個亞哥係警察部探員,佢就懶有野咁成日話俾其他囚犯知「我亞哥係CID」,久而久之,啲人唔知係潤佢還係乜野,叫佢做CID嘞。又點解佢會係洗衫房大佬,佢入冊前喺出面江湖某區話得吓事。




一個捉到正,一個斷到正,本來係照做嘅話,落大簿charge佢一條藏有違禁品物,CID定必踎七日「水記」(水飯房)。吉仔做法;一出於私人恩怨,二出於監房陋習,唔想俾口供寫statement,一於「私了」。
吉仔行埋CID面前,笑笑口話:「同亞Sir洗老軍,你都想揾着數,你今次斷正啦!」
CID無話好講,立正說「Sir!俾個機會!Sir!」。
吉仔:「俾機會?你話呢?」
CID﹕「Sir!收两件!Sir!」(俾你打两拳)
吉仔就兜心口「質」咗CID两槌。




捉正同斷正、受罸你情我願,本來就「冇事」跟尾,點知一個係心口有個勇字的嘅新紥師兄、另一個背脊有個CID嘅洗衫房大佬…… 呢個怨就結深了。有一日,係公眾假期,外面放假,監房內都係放假,所有「學童」除咗厨房,都唔駛do;外面正喺度「擺石」(落雨),所有學童都冇户外活動要喺飯堂「齋」坐。佢地各自埋番自已「江湖」嗰堆,本來相安無事。其間,有個年長啲嘅亞Sir命令其中一個擦鞋仔攞杯水解渴,當擦鞋仔行經CID面前,CID口喼喼講:「擦鞋咩!」本來一句好平常嘅揶揄說話,聽喺吉仔嘅耳裹就成為「CID,你又玩野!」。



吉仔〝秤〞CID出嚟,當眾向佢「盤竇」(盤問):「亞Sir叫攞杯水,好過份咩,123XX,自收两件!」CID知道自己犯規,但係喺成班細嘅面前點衰得,衝口而出两句粗話然後講:「你邊隻耳聽到我講野。」眾目睽睽下頂撞亞Sir,這還了得!咁多囚犯望住自己,吉仔亦落唔倒台…… 剛好有飛髮仔同學童「摸頂」(剪髮),吉仔叫飛髮仔即刻同CID剪頭髮,要「摸光」佢(剪光個頭)。咁又非同小可,CID差唔多可以升班去「綠牌」,可以放假出外,點可以飛光個頭咁難睇。佢馬上走番自己嗰堆,吉仔那容放過,大喝:「123XX,行番出嚟,唔係我就「砵」你PR61disobey order!(監房則例)同意圖逃跑」。



點知聲剛落下,成班CID嗰堆立即起哄,噓聲四起!其實呢個時候其他亞Sir應該出手,但係大家都抱住「睇下你點玩法」呢個心理,同埋見到最大嗰個OIC都冇出聲,邊個敢take action呀。吉仔既落唔倒台,又孤立無援,火遮眼攞起張膠櫈放喺飯堂中間,企咗上去兩三句粗話後:「邊個〝噓〞嘅浦頭(行出嚟)!」冇人有反應,啲亞Sir經已知道會出事,開始向吉仔後面靠攏集結,警棍在握,急命擦鞋仔疾走監頭房報訊,準備出手,點知說時遲那時快,爂到極點嘅吉仔飛撲埋CID面前,執住佢個心中,一拳兜口兜面鍾落去。
POCO衝入到飯堂,一切都太遲了…… 呢單野點收科





我在鐵枝後的日子(7)呢單野點收科?
文章日期:05/28/2012 07:27 am



海濶天空


點解呢件毆打囚犯嚴重傷人案件冇見過報、如果內部私了,點解ICAC唔告「妨礙司法公正」、傷者嘅亞哥係CID,點解唔攞手令入嚟拉人呢?
POCO衝入到飯堂,一切都太遲了…… 呢單野點收科?



三幾百個犯人嘅細環頭,好少有監獄長坐陣,總督導員(CO)係當時嘅「環頭老細」,佢同高級督導員(PO)衝到入飯堂,見「大勢已去」「米已成炊」,乜都番唔倒轉頭;CID俾吉仔一拳兜口兜面、既狼且狠,暈咗瞓咗喺地上。吉仔垂頭喪氣,成隻鬭敗公雞咁企喺度,飯堂幾百個囚犯隨時會起哄,甚至暴動……環頭內所有伙計都攞晒防暴「架生」Standby
CO要趁囚犯未〝郁〞之前控制全局,佢有番咁上下官威,虎吼一声:「全部學童返倉LockupNOW!」亞頭落柯打,由職員到囚犯、大嘅細嘅都「嗱嗱啉」(好快好快)離開飯堂。囚犯由職員導領下,返回自己嘅囚室。
飯堂只留低暈咗嘅CID同两個扶住佢嘅「擦鞋仔」,吉仔驚魂輔定,佢呢個時候知道呢「劑」真杰,不過經已惟時己晚,遲了…… 想向CO解釋。CO一句相關說話:「一切未明了之前,Shut up!」
CIDPO親自押解,由白車送急症室。成個環頭靜如鬼域、好似剩係喺度等緊個結果……




CO一個人喺監頭房踱嚟踱去,佢剛聽完所有在塲職員、包括埋吉仔嘅口述報告。照正佢可以即刻報警話有囚犯被毆打受傷,由警方調查。但佢唔想咁做,因為如果吉仔被拘捕罪成嘅話,日後會發生更多囚犯向職員挑釁嘅事,況且吉仔並非錯得晒,在塲職員反應過慢、危機意識薄弱,現塲環境囚犯起哄對抗等等,成為CO處理這件事嘅因素。



四五個鐘頭後PO返到環頭話,CID鼻骨破裂,腦部受震盪,因為曾經昏迷,所以要留院覊留病房觀察。CO循正常手續通知CID家人,告知佢受咗傷,原因正待調查。吉仔被勒令留在教導所待查。這個程序看來,CO是以「內部」處理呢件事。其實CO一早就有咁嘅打算,所以佢冇叫在塲職員寫statement,同喝止吉仔喺其他囚犯面前講野。因為佢知道吉仔「入世未深」,但係不愧為「可造之材」,加上當年,「伙記一定要掹自己伙記」嘅概念喺仍然好强。ICAC當時嘅矛頭亦未針對「妨碍司法公正」呢啲案件,況且如果冇人「報寸」(告密),廉署根本唔知。CO難處理嘅係幾百在塲囚犯把口,同最難嘅係CID個亞哥……真正嘅CID




CO諗咗好耐,終於落咗個决定要掹吉仔。〝秤〞咗CID嗰堆嘅江湖死對頭,幾個大佬入CO房,個別同佢地〝攞口供〞。當CO一個接一個見啲大佬時,佢話「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嗰班大佬即刻何等〝醒目〞,
CO問佢:「你係唔係同123XX同一個囚室?」個大佬話「係!」
「你係唔係見到123XX受傷?」「係!」
「你係唔係見到123XX踩到地上面嘅番梘,〝冼脚〞跌倒,個頭撞揾床角受傷?」「係!」
「你知唔知你依家俾呢份口供係你自願?同埋過程一切都如你所講一樣?」「知!」
「你知唔知俾假口供係可以罸坐足刑期同上Court?」「知!」
負責抄寫嘅職員擬好口供紙,着每人一一簽押。
跟着CO好似讚佢地咁話:「醒目!」即係話你番去管住班細嘅,唔好多野講,穿咗出嚟係你俾假口供。之後,真係幾百把口收晒。
點解要揾CID啲對頭大佬呢?因為如果真係有其中一個唔服嘅話,可以用另一個手段;砌其「生豬肉」,先〝砵〞晒呢個唔服嘅大佬同CID两個打交,然之後由其他嘅大佬俾〝口供〞話見佢地互相毆鬥,令CID受傷。如果有多個唔服就「砵」晒唔服嗰啲群毆,主要就睇份statement點寫。無法無天?要知社會上,「江湖」無法無天事有過而無不及,見人見智吧!兼且唔好咁出奇,呢樣係以前監房地嘅慣常做法,唔係乜野「內幕」,亦可以講係維持運作嘅手段。




幾日後,CID出院;凡囚犯有胆犯規受罸,都好似做咗英雄咁,CID雖然俾吉仔打,佢都唔例外被囚犯「升格」。佢喺醫院當然同佢亞哥〝Speedy講咗成件事啦,Speedy有日入教導所話要揾吉仔。點知,呢個Speedy又係另一個心口得個勇字的妄夫,佢俾CO一個機會〝掹番〞吉仔。(好似好長篇喎,都係寫埋落去嘞!)
Speedy以囚犯親屬入嚟「拜山」(探監),經過正常程序到「拜山房」(探監房)登記,職員知佢就係CID講嗰個做警探嘅亞哥,即刻飛報CO
CO通知立即要見Speedy,請咗佢去CO房飲咖啡。Speedy當然聲大夾惡質問CO點處理呢件事?佢剩係得個勇字,有勇無謀,冇考慮同注意週圍環境…… 朋友,呢度係監房地!佢亦冇諗到面對呢個穿便服嘅亞Sir,係老謀深算兼官高佢五六級嘅Chief Officer



Speedy鬧得最燢嘅時候,CO叫「眾左右」撽去Speedy嘅佩槍,跟著同佢話:「我係呢度嘅總督導員COSir,我依家打電話話俾你地警察部知,有人帶軍火入監獄。」(軍裝人員和便衣人員到訪,先要到指摸房交槍存放安全地方,才可以在獄內走動執行任務,也有突發的例外)「依家你想我拘捕你,還是叫你老板嚟接番你吖?」Speedy當然知道闖禍了,两樣都冇可能揀,又似鬭敗公雞攤咗喺張椅上。當然郭Sir唔會為難Speedy,只不過挫其銳氣好談判。



「呢度係監房,入到嚟唔〝醒目〞幾時都要預咗俾人玩,你明唔明!」其實呢句係語戴相關,Speedy雖然係勇,亦頗聰明,聽得出如果自己仲要「硬嚟」,佢細佬往後喺呢度一定冇好日子過。
到到一切停當,Speedy去探細佬監,佢真狼,隻顛狗咁鬧到CID死死吓,叫佢唔好搞咁多野,話好彩郭Sir收咗佢枝炮,唔係就一槍打鬼死佢,仲叫佢醒醒定定同「執生」。一塲「風暴」告平息。





吉仔出事不足一星期被調離大潭峽教導所,發配邊疆去麻埔坪勞役中心好幾年,經過呢塲挫折,佢好俾心機讀書上進,雖然佢仕途上有過污點,但係佢發奮由AO2做到三粒花,之後番去帮升咗喺總部嘅郭Sir,多謝知遇之恩。咁呢嗰囚犯CID123XX又點?佢踎完教導所,又犯事再判入祠堂做YP仔,出冊後不久遭江湖圍斬,橫死街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