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9日 星期三

我在鐵枝後的日子 2

我在鐵枝後的日子(3 亞支亞佐的印巴藉伙記
文章日期:04/25/2012 03:20 pm




電影「監獄風雲」的劇照。囚犯在喝令下「手上頭、踎低」,不過劇情需要,两主角有對白要講,所以做的是「手上頸、踎低」


上一篇講過監房有忌語,千祁唔好叫監房亞 Sir 做「獄卒」。每個行業都有或多或少嘅禁忌,隨住時代變化,帶有迷信色彩嘅禁忌越嚟越少。監房伙記又有乜禁忌呢?亞 Sir 嘅禁忌大多同囚犯有關;亞Sir 出街喺唔會四個人一行平排咁行,因為啲「打壞」出倉排隊係四個人一行。亞 Sir 抽菸係唔會吸「良友」呢隻牌子,因為呢啲係監房賣俾「打壞」唯一牌子嘅香烟。亞 Sir 做攰咗,喺唔會踎喺度,只會乾脆坐喺地上,因為「打壞」先至踎低。「打壞」係乜,係亞 Sir 俾囚犯的另一種稱呼。




講番喺學堂;我地嗰班25A,連埋我共有四個中學畢業生,但係我地嘅會考成續唔合乎做督導員(Officer)要求,所以做住「老散」,期待日後可以有機會見board。呢四個中學仔,有DannyAdamCookie同我。Danny 仔,佢靚仔,唱歌了得,你估佢係咪邊個?我冇講佢係唔係邊個喎,不過,佢每晚會喺宿舍為我地開「個唱」。Adam 係有錢仔,住壽臣山道,我真唔明佢點解唔「子承父業」,走嚟監房地做老散。班中唯一印裔同學就係 Cookie 仔,佢唔咸唔淡嘅廣東話真係笑到大家碌地,喺咁嚴肅嘅學堂生活中添唔少嘅樂趣。




喺操場嘅第一日,有人操到左手左脚,有人左右不分,教官嗌左轉佢轉右。嬲到教官亞谷Sir用二十幾個粗口串埋一句嚟鬧人,我地班俾佢喺烈日下噴足一堂。淨係一個立正嘅動作,將右腳提起然後用力踏落地上,要提得高成九十度,我地叫佢做「金雞獨立」,就單脚企足半個鐘頭。谷Sir 仲話:「呢度唔係童子軍嘅Summer camp,係監房地嘅操塲,訓練你地日後出去監房,面對殺人、搶劫、強姦同窮凶極惡嘅囚犯。」其實谷 Sir 講得好啱。佢仲同我地班操得唔好嘅學員,改晒花名,鐵甲人啦、機械人啦、紅番啦…… 一做得唔啱就捉出嚟做Push up




喺監房地,當年有十分一嘅軍裝伙記係印巴族裔,喺STI班教官中就有一位 Dan Sir 係巴藉,記得有一次喺課室,由孔 Sir 講例,Dan Sir 企喺講台。班主任孔 Sir 問班中有幾多個學員現時暫住學堂以外宿舍。有同學答:「我地住喺嚤囉樓。」(嚤囉樓原稱紅樓,喺两層高嘅排屋,主要係供給印巴藉伙記 on call時居住,所以俗稱嚤囉樓)。喺講台上嘅 Dan Sir 聽倒即時彈起,指住全班大聲喝問:呢度邊個係「嚤囉」?




「亞支亞佐」嘅意思係「麻煩」,以前有好多人講呢句口頭禪:「唔好囉囉唆唆、亞支亞佐」,即係唔好搞咁多麻煩。其實「亞支亞佐」源於監房用語。亞支同亞佐係两個赤柱監獄印巴藉伙記,有次囚犯放風,(離開囚室在空地活動),有囚犯因小故爭吵,其他囚犯跟住起哄。在塲主管(OIC)指揮全部職員喝止囚犯所有活動,幾十人一齊「手上頭、踎低」。



「手上頭、踎低」係英治時期,控制在囚者活動嘅最佳方法,因為職員企立就可以清楚睇見在囚者放喺頭上嘅两隻手。如果囚犯要逃跑或者反抗,佢先要企番起身。如果踎低咗,突然企起身,血液未必可以供應及時到腦部,動作會緩慢咗一啲,就容易受制於監房伙記。



咁「亞支」同「亞佐」又做咗啲乜野,而使到佢地两個「名留青史」呢?佢地見到全部囚犯一個二個踎晒喺度,認出两個始作俑者,一個箭步衝上前,手起棍落,亞支大叫:「你搞事」,一棍扑落去,亞佐跟住同樣喝道「仲有你搞事」又一棍扑另一個,两個囚犯當然穿頭啦。亞支亞佐因此要俾口供,寫薯仔文(Statement)同〝趙砵〞。佢地两個人嘅名就咁成為無喱頭嘅監房用語嘞!





我在鐵枝後的日子(4 小心,支槍還有子彈!
文章日期:05/07/2012 04:46 pm





上面两支手槍,下方的是點三八左輪,子彈匝是向左邊擺出,所以稱之為左輪。上面的是舊式點二二手槍,俗稱為「拗瓜」。


對於槍械,一向是男生的喜好,不過在北美洲國家,女性警員都配槍,香港女警是八十年代末才配槍出更,當時蔚為奇觀,一改女警只事內務和處理婦女事項,成為「陀槍師姊」。



監獄人員是不配槍當更,因為經常與在囚者同處,而比例上囚犯比職員多幾十倍,配槍是非常危險的事,歐美國家監獄也只有外圍崗哨和控制中心人員持槍。香港監獄,大環頭如赤柱、石壁會有槍房貯槍支彈藥,細少環頭如教導所、戒毒所和勞役中心是沒有槍房設備。





在職的軍裝人員在學堂,是需要接受槍械使用訓練。但當年監獄處使用是面臨淘汰的老式軍備;警察部人員配點三八長桿左輪,監獄處仍沿用上面圖示的點二二拗瓜手槍;當警察部改用雷明登防暴用(可貯六發子彈)霰彈槍,監獄處從警察部接收了一批木壳,俗稱「老虎槍」的(單發)霰彈防暴槍。有前輩師兄說當年的摧淚烟彈是用人手投撙,並不是如警察部用槍射出。監獄處始終是落後人家一步,就好像以下講的「防暴操」。




監獄處在職軍裝人員在學堂,是需要接受防暴訓練。和當年的警察部一樣是沿用四方隊形,這個隊形是根据英國威靈頓公爵在滑鐵盧戰勝法國拿破侖的陣形演變出來,特點是可以迎擊四方八面的攻擊,可攻可守。



警察部的防暴隊形,四個角都有一位持加賓槍警員,當〝on guard〞時,四支加賓槍指住四方八面。警察防暴隊的第一、二行(first second column)是藤牌警棍、第三行是摧淚槍、第四行是木彈槍(俗稱大口槍)、第五行是新式的自動步槍(美國稱為M16,我卻忘記了香港的名稱,得網友十二月老弟補充,是AR15,我眞冇記性嘞),保護着指揮官、第六行是Remington



監獄處的防暴隊也有六個〝column〞,由第一行是藤牌警棍,到第六行都是藤牌警棍,沒有任何槍火。每個隊員都載上防毒面具(豬咀),真不明白,沒有燒摧淚槍,載〝豬咀〞來幹啥?在學堂時,防暴演習(俗稱操暴動)總是找一個日間最熱,學員最累的深夜,當大家睡得正香時警鐘大鳴,不論你正幹什麼,在洗手間也好,都要在五分鐘內到操塲集合。




當年監獄處職員訓練學院是沒有練習射擊塲地(靶塲),是要到香港仔黃竹坑警察學堂接受射擊訓練。每個學員都可以射左輪二十四發,持槍一定要端正,一定不可以超出指示或持槍嘻戲,違犯者懲處很嚴厲,因為槍彈是最危險。射擊塲是户外,警察部的一位沙展教官對我們這班新丁解釋清楚,怎樣入彈,怎樣退彈(壳),怎樣持槍,怎樣用準昇描準,射擊時要略閉氣等等。跟着他很純熟地入彈、手一揚,對着槍靶〝砰砰砰砰砰砰〞六嚮過後退彈壳,一氣呵成,看得這班新丁丁目瞪口呆。



我燒了二十四發子彈,靶紙上有二十七個孔,成為了「神槍手」,可能是左邊的四眼仔和右邊深近視帮的忙!女生也要學燒槍(射擊),短槍還可以,因為震動力沒這大;但當使用雷明登霰彈槍危險性就高了,對着槍靶射擊是沒有危險,男生臂力好,肩膀可以頂得住射擊時產生的「後助力」。我試射雷明登時,依足教官指示,用肩膊頂貼槍柄,發射時撞擊在肩膀上隱隱作痛。最震撼的是;見到霰彈(一群約七十二粒鋼珠)一團火由槍桿噴射出去,直擊在木靶上,整個槍靶立即被打飛散,這種感覺是直使人震慄!



有位女學員,持雷明登射了一發,被所見的感到震驚,不知所措,手中持着還有子彈的大火力武器尖叫,教官也慌起來大聲喝道:「不要掉槍!小心,支槍還有子彈!」,他從後面撲上雙手捉着女學員手背,把雷明登接過手中。各人舒一口氣,抹了一額的汗。


 

 

我在鐵枝後的日子(5)「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濶天空」

文章日期:05/21/2012 07:26 am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濶天空」係流傳坊間名句,呢個句子源於監獄。不但係在囚人仕經常用嘅句子,連在職人員亦引用呢句嚟警惕自己。
監房地並唔係一般想像咁風平浪靜,囚犯紀律嚴明;喺職員方面係經過專業訓練,但係喺在囚人仕方面,品流複雜,加上監房內囚犯中存在住好大嘅「江湖」勢力,有時比作為管理嘅職員仲要大。點解?「江湖」大佬,在外面吒咤風雲,到衰咗「入冊」,喺監房仍有江湖地位,馬仔門生眾多。三四十年前大圈仔帮派、越南帮、湖南帮亦喺監房興起,使本來地盤複雜嘅監房更複雜。





一般收犯程序是,囚犯被押抵後,先喺指摸房交收。囚犯換囚衣,職員檢收囚犯財物(包頭)由囚犯自己核實。大環頭有醫生房,囚犯由駐守嘅醫護職員「通櫃」,最唔人道嘅做法。小環頭冇駐所醫護職員,由AO2PO,都唔會揾自己笨去做呢件事。所以用另一個辦法嚟代替;命令囚犯企起、踎低做十幾次,如果真是藏毒,一定會「疴」出來。其實真係攞嚟做,一般被判囚犯,由上庭到入冊,都要經過一段好長時間,有意圖同能夠藏毒嘅機會真係好微,真唔知班鬼佬點諗。話說回來,教導所經常有學童(inmate)放假出外,當佢地番嚟教導所嘅時候就事必要做企起踎低呢個「運動」。



「官方」收犯程序完成就由「地方」收犯。在收押時,職員會好巧妙用非「江湖」口脗,套取被收押者嘅「江湖」身份。官方收人完畢,會非官式通知「地方」的「江湖」大佬收人。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唔係咁樣,不成比例嘅職員數量,點樣管理人數起碼大十幾二十倍嘅囚犯。



以前監房伙食(材料)係由「亞洲辦館」負責供應,運送車輛入第一閘,由囚犯出嚟用平板車推入二閘內。两閘係唔會同時打開,當一閘關妥,二閘先至會打開,係防範囚犯藉機「衝閘」。職員係跟隨呢班厨房期囚犯行出嚟,而佢地嘅「大佬」就係坐喺平板車上,由其手下推出嚟收貨。「大佬」口乾,隨時可以隨手拎個蘋菓咬两啖,亞Sir唔會「詐形」。




不過,唔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久不久「官方」會向「地方」顯示下實力。例如;當眾〝秤〞一两個「大佬」入
PO房,乜都冇講,乜都冇問,坐十幾分鐘。又當眾笑笑口送番佢地出去,咁就啲「細嘅」唔知「大佬」有乜事,對頭嘅又唔知有冇俾人「報寸」(打小報告),咁之後,監房內就會風平浪靜,安寧一段日子。有職員唔like其中一個囚犯,亦會照版煑碗,當眾〝秤〞佢出嚟,拉埋一二角,笑笑口、口喼喼,乜都冇講,然後行開。咁呢個犯就惨咯,唔瞓覺都唔掂。





職員都係人,離唔開諸事八掛,如果遇着別有用心嘅囚犯,唔覺察嘅話好容易俾佢食住上,佢會講是講非、挑撥職員間恩怨,得信任從而取得「着數」。喺學堂,教官經常會同我地班新豬仔,簡直係洗腦咁講:「亞Sir就係亞Sir,係唔可以喺『打壞』面前衰嘅,两師兄弟有乜『唔妥』,出咗環頭『隻揪』又好,你斬佢、佢擗你又好,番入嚟環頭就一定要團結。」記得有位職員被囚犯家屬舉報喺監獄中不當行為,俾廉政公署拘捕,當廉署人員正想用手銬鎖嗰個職員時,PO對廉署人員講:「他仍然喺監獄署範圍,仍然係本署職員,請你地帶佢出咗大閘後先至落『孖葉』」。




點解「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濶天空」呢两句連監房職員都受用?

有一個剛由學堂passing out嘅新丁,派往教導所任職,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有一日,係公眾假期,外面放假,監房內都係放假,所有「學童」除咗厨房,都唔駛do;佢地有時間出嚟打下籃球,同分「牌份」(白牌、剛入冊嘅學童。紅牌、住所越大半年以上嘅學童。綠牌、可以有假期出外的學童)去電視房睇電視,或者安排到飯堂休息……  故事畧長。要分為二,再續嘅係「我亞哥係CID」,會講一講有說「ICAC或當時皇家香港警察查全港任何案件,就唯一呢處(監獄署)佢地冇法子查」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