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

老鼠也移民‧老雨也移民(四)




上文說過「老雨也移民」的成功機會是絕對的零,因為面對的三個難關;一、沒有一個成功的投資或創業計劃。二、英語的表達能力差,與移民官會面時全無把握。三、錢!



有辦法補救嗎?是有的,但只不過是一廂情願,因為始終操控權不在自己手中。如上次那位商務部官員說「要快」,果然入紙不消兩個月便收到約見通知….莫說加拿大人沒有工作效律,雨中先生連做個「較好」的准備還來不及,只是在母親和兄長們的幫助下,在銀行的賬戶內存多幾個錢,使之好看一些。



約見前夕,真是心焦意亂,因為這場「仗」全無把握,只有一個很薄弱的信念;雨中先生是不畏艱苦,一定要完成移民的「初心」。那一晚也是思前想後、徹夜難眠。



第二天的早上,雨中夫婦倆穿着整齊到達中環的加拿大專員公署,辦理好一些登記手續,靜靜地坐着等候接見。突然聽到有人呼喚雨中先生的名字,(大家不要過早想像是「福星」降臨,非也!是第一個難關「災星」),一位在公署工作的華藉女士,她要先核對雨中先生兩年內的財務狀況,要雨中先生提供兩年內的資產和資金實存日期。剛才所說雨中先生的銀行賬戶是經過母親和兄長注資,使之好看一點,如果要提供兩年的賬戶記錄,豈不是….. 這位工作人員坐在像詢問處小窗前,隔着玻璃很不客氣的說:「你要在十四天之內提供由銀行發出你戶口資料,証實你戶口內的錢真確是你擁有,而並非臨時臨刻借回來的。」這樣說,未見官,這場「仗」便經已「輸硬」了。雨中夫婦的心如硬着陸,很氣頹坐下來等待失敗的降臨。



等了約十五分鐘,一位中年的白人女士,笑盈盈的走到雨中夫婦跟前,見雨中夫婦垂頭喪氣的等着,她很有禮貌的用英語說:「對不起!讓你們等了這麼長時間,我是加拿大移民官麥勤女士,是負責跟進你的投資移民申請,請兩位隨我到辦公室,可以嗎?」在辦公室坐下,麥勤女士翻開提交的資料對雨中夫婦說:「剛才要你們等是因為我要細讀你們的資料,請先告訴我,你們為什麼選擇移民加拿大?」雨中先生定一定神,用英語(下同)說:「麥根女士,何否給我說一個請求?」女士可能從沒有人這樣答她,她望着雨中先生楞了楞,然後說:「可以,當然可以。」雨中先生說:「我的英語不好,我會盡量用英語回答你的問題,我妻子的英語比我好得多,如果我不明白或一些名詞我忘記了,我可否用中文問她?」麥勤女士笑了笑,說﹕「你是主要申請人principal applicant ,當然是由你回答,你們是一家人,我又怎會阻止她幫助你呢?那你告訴我為什麼選擇移民加拿大。」雨中先生很有禮貌的說了一句多謝,說:「人是不可能選擇在那裏出生,但我很相信,人是可以選擇在那裏得到和平的生活,加拿大是我的選擇。」很短的答案,因為英語不好,太長或錯處會多。亦可能她聽的多是加拿大怎樣好,怎樣為子女教育所以移民等等「標準答案」,或者她不知道雨中先生的英語是何其差,這可能是錯有錯着。麥根女士聽後笑了笑,說:「那麼,你可以告訴我目前你的工作狀況,責任和一切有關的事嗎?」雨中先生便用很生硬的英語,用了十多分鐘做了一個簡介,過程中只是太急而一時忘記了「躉船」barge英語是什麽要問雨中夫人外,一切尚算順利。


相信麥勤女士要費點勁才明白雨中先生的解說,她笑着聽完後,說:「我看過你們的詳細資料和你提供的投資計劃……」她停了停,眉間鎖了一下,好像要決定一件事,片刻後用很安詳的語調,好像跟朋友談話的說:「其實你是不需要用投資移民申請,剛才聽你說和你的資料,你在管理及營商都有很經驗,特別是在對供應商聯絡和貨品入境的整個過程都有很專業的認識。另外你太太是位專業護士,她可以在加拿大考試後註冊,便能在那邊繼續工作。我深信你們兩位在加拿大不是攫取者 Taker ,而應該是對加拿大有貢獻的人。」她站起來,伸出手和雨中夫婦握了手,說:「歡迎到加拿大 Welcome to Canada!」



接着她請雨中夫婦坐下,她用紅筆在申請表,雨中先生填報將在加國職業一欄劃去「商人」Businessman一詞,寫上「生產協調人」Production  Coordinator,亦將雨中夫人填報將在加國職業更正為「護士」Nurse,然後她在更改處簽署証實。說:「你倆經已是用獨立移民身份申請,不需要作資產審核,即是說,你們不需提供資產資料。不過,你們還要通過基本的品格和身體檢查,乎合加拿大移民規定,才可以得到簽証。再一次說,歡迎到加拿大!」



當雨中夫婦步出加拿大專員公署,還沒有想以後的漫漫長路和前路茫茫,起碼是過了重要的一關,剛才說英語一時還不及「轉台」,夫婦齊聲說了一句「yes」,相擁而笑。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