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

以事論事



以事論事






老雨電腦貯存的檔案羣



老雨又更換了版面的圖畫,是一幅取自「看世界」網絡的圖片,照片攝於美國的一場森林大火,生靈塗炭。看着這張圖片,老雨將之聯想至今時今日的香港事政局勢,可謂是水深火熱,亦可以說香港正處於開埠以來最黑暗的日子,往後的日子會更艱難,就正像照片的深處。



老雨一向以來認為網誌這個公開平台,寫兩類文章最難,一是宗教信仰,二是時事政治。這些文章和寫小說絕然不同,小說內的人物、時間、地點、橋段,每個角色的性格,皆可以由執筆者按劇情需要而創造,甚至可以天馬越時空,不受歴史時代限制。



宗教信仰之所以難寫,是涉及人的思想行為在宗教影響下,對錯的認同,舉例說,老雨說佛謂「緣生緣滅」沒有常、一、主宰;另一些宗教說是有「全能全知」真主真神,在理論上是兩個極端,在世間人們為所信仰的爭議不斷,戰事連連.....



時事政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並非可憑空揑做,其中政治關係,人與人、國與國,千絲萬縷亙相依存、排斥或牽制,要寫這類評論要收集很多很多訊息,要精確思考找出理據,及後還要寫得精要使人家容易明白。個字「吃力不討好」!



先說說老雨為何偏要寫宗教和時政文章呢?雖然老雨還是一身孩子氣,百厭到不得了,始終是歲月不饒人,年紀一把,怕的是老來癡呆。趁此刻還能執筆、還記得幾個漢字,便找點難處刺激一下腦神經細胞;「多讀、多想、多寫」以期待癡呆期限押後。不過老雨不單為自己寫的定下規則,如果你有留意,老雨亦要求來訪的友好,讀老雨宗教時政殘文時持個公平原則。



老雨為自己定的原則是「以事論事」,「今時今日」發生的事就以「今時今日」的事來論証,不以以往某年某月誰和誰這個政黨那個政權的前陳往事來推論,即使必要勉强提及,盡量輕輕帶過。這就是近日老雨所寫「佔中春秋」等文章的基礎。換句話說,談「政改、佔中」,與「六‧四」全不相連,共產黨的治國、「惡行」也是另話。「佔中春秋」只是說「佔中」由倡議到目前暴亂,出現在這個政治舞台上,各人的角色、角色之間的合作和磨擦,而至上篇說到這「牌局」操控權易手,要看出牌的智慧,本來下一篇是說「牌局」觀眾(市民和民意)的反應.....



老雨既為執筆定下規則,如果你有留意,老雨亦不斷在時政文章和回覆你們的回應時要求說﹕「盡管是這樣,人始終是人,總會在立場、偏見和片面,寫出來的東西可能有偏差,筆者經常是抱着一個研討的態度,寫出來的文章是個参考而已」,這是確保寫與讀兩者持一個公平。



要寫如是幾篇「佔中春秋」類同文章,年多來,老雨的電腦貯存超過近百篇新聞和評論,這些資訊皆取自「星島」「明報」而並非「人民日報」「文滙」;評論文章則取自深資而中肯的時事評論家、劉銳兆,劉兆佳等,亦有自科技大學經濟系教授、政改「十三學者方案」成員雷鼎鳴....老雨此「有選擇性」是希望能將立場、偏見和片面盡限克服和減少,自己先持一個公平態度,寫了出來,亦希望讀的一端能放下立場、偏見和片面來交流。



事與願違嗎?非也!在與老人癡呆的抗爭中,老雨學懂了怎樣分析,見微知著;老雨在今年年初的一篇文章經已指出「佔中倡議者根本不能駕御佔中行動」「佔中會失控甚至會流血」,這點大家有目共睹。九月二十八日寫「學生騎劫了佔中」,前幾天才由陳日君主教口中說出。同日中央喉舌「人民日報」將佔中升格為「動亂」,老雨早在「人民日報」發表前兩天經已指出佔中是個「暴亂」。在「佔中」倡議初期,即去年末,老雨經已斷言當年言之鑿鑿的泛民立法會議員,一定會出賣佔中,現時君有見此等議與「蜷縮睡地的、靜靜地坐在馬路上温書做功課、面容疲累幼嫰的學生小羔羊們」一起公民抗命嗎?



如果要質疑老雨的「以事論事」方法,可以容易在文章中,每一段引用文章筆者寫明出處,即使是數言片段都列出自何篇文章,絕非生安白造.....不過,不要花如此無謂精力了,如上端所說,香港正處於開埠以來最黑暗的日子,往後的日子會更艱難。你可以由你自己的立場、偏見和片面去思考老雨這張「烏鴉嘴」所說,亦可以自由猜說是特首和特區政府的罪責,莫視民意、中央政府的强橫。也可以說佔中暴亂是小數人為求達至個人「民主」理念,煽動鼓吹佔中,破壞民生、金融、社會產生日後動蕩和黑暗。慎思之!



好了,在老雨這片殘博內,再不會寫時政的話題,這並非老雨受到任何壓力或攻擊,而是太累、太痛心太失望!想不到人會這麽愚癡..... 唉!


睜眼看,只見紅焰烈火,真想狂歌當哭。
閉目了,從此風花雪月,回復百厭本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