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反佔中」成政改契機


寫時政文章,吃力不討好,所「吃力」者是要就寫的話題搜集充份資料,反正資料都要詳盡思考和分析,單是搜集資料分析,每每要花上一兩天,老雨筆慢,一篇文章往往用上六七個小時。盡管是這樣,人始終是人,總會在立塲、偏見和片面,寫出來的東西可能有偏差,筆者經常是抱着一個研討的態度,寫出來的文章是個参考而已。所「不討好」者是每當持反方意見的人看了筆者殘文,那管你用意如何,也管你用上了多少時間研讀和書寫,他只花兩分鐘時間寫幾句說話便駡你個狗血淋頭。



要往下寫下去請先看看劉兆佳:反佔中成政改契機


劉兆佳:「反佔中」成政改契機

07 - 28 00:03

ads by yahoo

劉兆佳認為政改唯一可能通過的機會,是泛民四票改支持方案。


(星島日報報道)政圈對政改能通過的看法愈趨悲觀,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一年前已對政改感悲觀,但最近幾個月社會形勢變化,反佔中的保守民意愈見強烈、各類建制勢力動員,加上中央支持令社會出現新群眾運動,三股力量互相撞擊下,令溫和泛民有空間回應強大民意,以大局為重,有四票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這可能是政改的唯一生機。



劉兆佳不諱言,日後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會比較保守,可能只容許市民從幾個不同建制派特首候選人中選擇,所以政改唯一可能通過的機會,就只有假設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會投票,再從泛民二十七名議員中,帶走四票支持政改方案。




按他觀察,「公民提名」在市民當中獲得相當支持的原因是,市民直覺上覺得有提名權是可接受。但如「公提」令政改原地踏步,引起激烈鬥爭行為,包括佔中,不是市民所想,市民也不希望政改爭議令香港與中央關係變成對抗。




他相信,如果中央承諾特首普選能循序漸進向前發展,民主程度能不斷提升;到時中央又願意選出一個比較能照顧民意,包容各方的人做特首,「得到多數市民接受的機會不小。泛民不接受『袋住先』,但不代表市民接受不到。民意對泛民的壓力很大,如零五年時,香港不少人支持修訂,泛民若重複過去做法,民意會有很大反彈,隨時影響他們一六年的立法會選情」。




從歷史角度看,激進泛民心知肚明,四個泛民議員以大局着想支持方案,是有可能發生的,所以他們會捆綁泛民,將泛民支持者推向激進,以堵截他們支持中央方案的可能性。




他認為,未來一年,政局將會有很大變化,鬥爭不絕,甚至會釀成流血衝突。建制及泛民都已進行政治動員工作,但泛民沒有強大領導,內部分化,相信佔中三子未必能駕馭群眾,更把泛民所有人拉向激進。而以往數月的社會變化顯示,主流民意愈趨保守,很多人起初對「佔中」不以為然,不太重視,但見到「七一」後有人在中環靜坐、數十萬人參與電子投票、七一遊行人數可觀,同時看到中央立場相對強硬,會擔心佔中的激烈行動出現,「特別是中產階級怕混亂,令香港變成長時期與中央對抗局面,反對佔中聲音持續上升」。泛民的對手是中央政府,佔中這類「政治恐嚇花招」,對中央殺傷力有限,改變中央立場的空間微乎其微,而各類建制力量在中央動員下迅速冒起,形成新群眾運動。




在民意、建制精英加上中央三股力量下,可能令溫和泛民議員受到強大民意壓力而有迴旋機會;而且社會對激烈行動,反彈只會更大,支持香港執法力量,這對佔中行動來說也是一定約束,不會去到嚴重危害香港的程度。劉兆佳相信政改前景,大體是悲觀的,但隨着未來香港形勢持續發展,社會保守勢力抬頭,希望以穩定為重,「我不敢說,政府方案通過的機會不存在」。



劉兆佳先生分析之完備,筆者無可補充,在此想指出劉兆佳先生指出:「政改唯一可能通過的機會,是泛民四票改支持方案。」 基本法「附件一(七)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须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会常務委員會批准。」現時立法會70個議席中,建制派有43人而泛民只有27人,如果劉兆佳先生說:「溫和泛民有空間回應強大民意,以大局為重,有四票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這可能是政改的唯一生機。」當中央人大看過和批示了香港政府近日提出的政改方案,發還香港立法會,建制派本來的43席還欠四席才足夠三分二,要是温和泛民四票加入,正剛好橫過了終點線。再者,泛民剩餘的23子,開始要為2016年立法會選舉開始鋪路,真的會参與佔中嗎?筆者認為未必,四年任期只剩下十六個月,況且能否連任仍屬未知之數,加上立法會議員每月均有薪酬,月薪為84,490港元,另加辦公室、助理等津貼,以支持議員的工作,估計議員每月可得薪津約十四萬元。第四屆立法會(2008年至2012年)起新增了議員約滿酬金,指明若議員完成立法會4年任期,可在任期結束時,取得立法會任期內所得酬金總額的15%,以每名議員月薪84,490港元4年年薪4,055,520港元計算,每名立法會議員可在4年任期結束時另外取得608,328港元約滿酬金,立法會4年任期總計4207600港元。筆者之所以不認為泛民會積極参與佔中,相對而言,會有泛民議員加入温和行列為2016選舉留一後路。



好了,說過劉兆佳先生的評論,談談兩個泛民對政改的兩個要求,一是「公民提名」二是「選舉要合乎國際標準」。什麽是公民提名呢?說簡單些是張三可以提名李四,陳七可以提名黃六。對嗎?基本定義是這樣,不過公民提名一出,中央立即發聲「特首人選必需是愛國愛港」,這是泛民指出的選舉門欄,是不是太高呢?非也!這不單是指「公民提名」「政黨提名」也包括其他提名方案,筆者認為這是一個最基本要求,這是理所當然,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很多人都知道「公民提名」一詞,最先是由學聯包括所謂學民思潮提出,這羣無腦袋而只懂亂衝亂撞的學界先鋒,沒有通透研究,便「喼得就喼」!公民提名選舉在自由民主社會國家中,英美法德澳等經濟大國都沒有採用,列强中只有一個俄羅斯採用,換句說話公民提名只適用於一個極權社會,所有政黨皆受政府牽制,提什麽人都是他們的人,公民提名是全無意義。英美法德澳等國用的是執政黨和在野黨方法,亦暫不適合香港情況。



選舉有國際標準嗎?當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佔中三子會談後,在電视新聞報導中,很明顯的林鄭躊躇滿志;戴耀廷則似鬥敗了的公雞的說:「如果人大發下的政改方案不合乎國際標準,佔中必然繼續進行。」筆者翻查了很多資料,都沒有顯示國際上有這樣的一個標準,香港要跟隨那一個國家才是合乎國際標準呢?看來這個國際標準只有佔中三子才明白,也許是他們自己的標準吧!香港為什麽不能按社會實際情況和因素,而釐定一個適合自己的選舉方法呢?




香港人香港事,香港事太政治化了;近日有網上傳媒結業竟被渲染為新聞界的白色恐怖,該網上傳媒開業兩年,盡管深得網民愛戴,但畢竟要結業了。使人唏噓之餘,如創辦人所說立業兩年並不依靠廣告收入,僱用十五名從業員,筆者估計每月消耗約二十萬港元,從經濟角度看來,這是一個虧蝕企業,不說什麼白色恐怖,它也必然結業,其他傳媒便將之提升為政治問題,傳媒人;自律一點可以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