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

無常的預警




無常的預警

大約一兩個月前,有網友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對生與死的看法」,加上近日接二連三收到網友電郵訴說個人經歴和家中事,都是病痛和死亡。無奈,生老病死我們不能自我主宰; 當我們懂得辨認事物,我們從有意識開始,經已不知覺間便「生存」在世上,那管是你生得美或醜、富或貧、健或殘和男或女,這些在出生前,你未曾可以主宰去選擇過;當我們生存的一刻開始,就朝着衰老那個方向倒數;當我們收到醫療報告,才知道無常大爺不久會光臨;那麼,用甚麽態度去面對這個結局? 不打算在這裏細說,亦不打算由任何宗教角度去說生與死,但可以說是目前我能看到正信宗教,皆針對人怕死.... 具體的說應是「死後會到那裏這個弱點」,他們說的都是超生渡死。因為死亡是使人產生恐懼,也沒有死亡過的人回來講死去後的經驗,即使是耶穌復活是真的,祂沒有走進大眾中說,不要怕死亡,信主可得永生等等。究竟死了何去何從,是信天主基督會上天堂,是唸阿彌陀佛可去淨土極樂,還是修氣練丹能抵終南; 總括的一句是能手拿一張死後得「永生不滅」的入場券是最為保險。不想左右大家對生與死的看法,只想用以前曾刊登在雅虎的一篇爛文,說說我對這個「終身大事」的觀點。



無常的預警
03/22/2011 12:24 am  上載於Yahoo Blog



無常這两個字,雖然常常掛在嘴邊,但對無常在何時何刻來臨的警覺性並不强烈,總覺得無常只會發生在人家身上,未必大禍臨頭在自己。
幾年前一個無常的預警,驚醒了我這一個心存僥幸的蠢材……… 很短很短的時間內,由小腸痛楚難忍,到急症室、吊鹽水、打嗎啡、上病房留醫,只不過是短短幾個小時的事。 當躺在急症室的床,望着天花想,是真的嗎是我自己嗎想今天的下午還在公司與自己的工作校量一番,現在則躺在病榻,是在做夢吧咬咬口唇,痛此刻方知無常大爺大駕光臨,可能下回連躺着想的機會也沒有!




很難得也很感恩這次的預警,使我深刻知道無常經常在我自己身邊,從而我珍惜我身邊一切人、事、物。 因為不知何時我會在他們面前頓然消夫,我更珍惜自己的家人、師長、朋友、兄弟姊妹,因為我不知道何時無常向我招手說,時間到了,跟着就〝沙右喇嗱囉〞。




也就在這個預警的過程,開始反省思考,我這條老牛在這大半個世纪所做諸惡業,正誤分家,雖則萬般帶不去,起碼都有一個輕装的起步。 最難受的是在反省的過程,潜意識的我還像牛一樣的頑强這件事我沒錯,即使我錯,都是因人家這樣那樣,使我才這樣那樣的錯…… 相當痛苦,不快樂。 但當真正肯定和認識是自己的錯,想起來也無地自容,甚至打個冷戰,汗流夾背,真痛苦但最痛快。 跟着…… 放下吧!




我,為什麽此刻我對無常的警覺性這樣低呢? 因為…… 我出身是一個很窮很窮小孩,童時一家六口住在一個八十平方呎的板橺房,父親當年沉迷賭搏,幸好得母親咬緊牙根把我們三兄弟带大,討過鄰居發了酸的飯餸,發臭的雞蛋經常是上品的莱式。 我很愛惜母親,記得在我十五、六歲那一年我曾經倒過在我母親的肩膀痛哭,跟着我便開始像我母親一樣咬緊牙根,積極面對自己的困難。 無常對當時的我來說,可以說是習以為常。 一個十來歲的小孩,早上六時摸黑起床,没有早餐吃便空着肚子上學,放學回家經己是下午。 有時貪吃便干脆把乘公車的錢也吃,走路回家,遠嗎?是由大角咀到荔枝角! 有次放學回家,竟然將母親為一家人準備的晚餐一次過吃掉,母親回來知道了,抱着我說「孩子你餓壞了。」 直到現在,可能是牛的固執,我還没有吃早餐的習慣。




我有怨過嗎? 没有! 包括當年沉迷賭搏的父親。  那刻我不知道因果業報,管它是什,我欣然接受。 這樣,無常與否,對我來說是不重要了。




童年没有多大的歡樂,長大了,畢業後做過很多很多不同的工種行業。移民前曾經位高管理九個倉庫,三十多台重機械,五六十台重型車輛,一百五十多名員工的倉務經理。移民加拿大後,為了糊口,放下〝經理〞的面子,在馬路旁掘地做泥工。我没有抱怨過,我仍然持着以往一樣,咬緊牙根,欣然接受和積極面對。 那一刻,無常與否,對我來說是不重要了。




现在,安定下來,孩子長大了。與老伴商量全退休等,好像有一個新的瞳景,這刻無常的警覺便顯得重要了。重要在那? 我開始告訴和提醒自己…… 當無常大爺真的來到我面前,說是時候了,和以往一樣,欣然接受 

「上載圖片來自網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