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1日 星期六

孤高城‧雨中家(17)雨中極品寒冰暖 猴王殿上露腥風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17)雨中極品寒冰暖 猴王殿上露腥風


當最後一隻棋子叮的一聲掉入瓦盆,雨中夫婦經已飛出偏廳,立於屋檐之上。王侯美一看棋盆上,見剛才珛櫻手執的黑白子,經已佈成一殘局,而且入木三分嵌在桃木棋盆之上。王爺望着棋盆發了呆,只見一顆黑子插在「天元」位上,旁邊零零碎碎的有幾顆黑子,但白子經已在外聯成了一條「氣」,將黑子圍在其中,雖然如此,棋尚未成局,只見天元位上黑子有一條幼幼裂痕,王爺輕輕喺棋盆邊一按,該黑子即斷裂掉下,似係一個警告。喺咁短時間內將棋子準確彈射插在棋盆,並將其中黑子嵌入棋盆時加勁震裂,王爺心想,此人要取我性命真不難。王侯美怒不可遏,在偏廳暴跳,驚醒了全個王府奴僕侍衛。



雨中淋夫婦返抵雨中府第,兩口子經過是晚一役,睡意全無,兩人坐在廳中,繼續研究如何應付如此禍事。雨中淋對珛櫻說:「今晚成効應該不大,但起碼証實王猴子佈此局陷雨中家嘅動機,亦給王猴子一個警告莫欺人太甚。往後計謀,雨中家不能讓佢牽着鼻子走,既然王猴子要雨中家釀酒,我們就釀,不過釀另外一種酒給他,在他佈的局從中作梗,伺機行事,另一方面,皇宮內的事你和我都不熟識,可以有時間與思奇將軍相議出一個解决辦法。」 珛櫻點了點頭說:「相公之言正是妾身之意,未知相公想釀的是那樣美酒給皇帝賀壽呢?」



距離皇帝大壽日子尚有十多天,整個大都,到處都可以吸嗅到由雨中家釀酒房傳出嘅「寒冰暖」酒香。 寒冰暖酒晶瑩剔透,淡露藍光,入口不似酒,既不辣而温醇冰涼,酒入腹才暖透全身,此烈酒係最使人輕易醉倒,其酒香亦如是,使人嗅後感到舒服,睡得如醉也甜。正因如此,百姓皆知此等美酒,係專程為皇帝大壽特別釀造。王侯美聽得探報,加上伏在皇宮探子,和監視雨中家嘅侍衛回報,不見思奇將軍及雨中府第有任何動靜,心中歡喜,想:「你們武功高強又如何,還不是怯於本王威風霸氣,甘心做局中棋子嗎?」佢再回心一想,珛櫻有智有謀,可能其中有詐,不過王爺始終係王爺,一生自負,就將呢個一閃之念掉以輕心。



以思奇、珛櫻和雨中大俠三人嘅輕功,要喺王侯府侍衛眼底下出入而唔被發覺,係最容易不過的事...... 思奇將軍收到由侯王府轉送入皇宮、珛櫻嘅書函,打開一看,見信上珛櫻秀麗字跡寫着:「奉王侯府之命 雨中府第釀酒五十瓶賀皇帝大壽 妹妹字」 思奇將軍覺得奇怪,一向妹子奉公守禮,出嫁從夫,何來會寫此短函交王爺轉給自己呢? 百思不得其解。當佢讀咗幾次,文中亦無特別喻意,但只覺得最後「妹妹字」很牽強,因為思奇一向稱珛櫻是直呼其名,如果珛櫻要稱自己為「妹」,一個「妹字」經己足夠,為何要用「妹妹字」,似乎要湊夠一個數字來表達訊息,旁人看了亦不會起疑。思奇倒也聰明,佢明白珛櫻用意凑夠二十三字嚟暗示「異生」,亦算準呢封書函會由王爺手中轉送入皇宮,交給思奇,即示警雨中家一向無交往嘅王侯府牽涉在內。經過幾次夜伏而出,三人在城外見面相議,一來時間緊逼,二來不讓王猴子起疑,倒不如將計就計,看皇帝大壽當日事態發展而行事。



雨中家循王侯府之命,初二日清晨將五十瓶印有「囍」字嘅寒冰暖特釀送入皇宮。雨中府第事無大小,托小女兒尋兒嘅媬姆代管,雨中淋與珛櫻乘送酒之際混入皇宮,喬装易容為思奇將軍兩名內衛士..... 練武之人若武功精湛,步履如飛最容易露出破綻,兩人故意喺小腿綁上鉛塊。



皇帝大壽當然舉國歡騰、張燈結綵,整日烟花炮竹響聲不絕。皇宮前車驛如鯽,來的都係文丞武尉,滿朝將相。呢個皇帝雖然平庸,但處理朝政有條不紊,為人平和謙卑,最重要是不窮兵黷武,平民百姓能有昇平日子,所以皇帝大壽當然係普天同慶。



身穿大紅王袍,侯王美踏入壽讌「延年殿」,一眾文武百官見皇帝嘅亞哥到來,無不起立恭迎。王猴子威風八面,與文武百官輕輕一揖,環視四週,見皇帝身穿黃袍與妃嬪等端坐在蟠龍台階上,御前內衛統領思奇將軍腰掛御賜寶劍,背負穿石弓箭,虎背熊腰立於皇帝之側。王猴子果然金睛火眼,一眼就睇穿雨中淋與珛櫻身份,不過奇怪的是王猴子竟不揭破兩人,只係朝他們兩人咀角「摵」了一下奸笑,好像不在乎和不屑。王爺走近放置寒冰暖美酒嘅桌前,大聲嚷着說:「來來來,今日皇帝細佬生日,讓大哥與皇帝先痛飲三杯。」喺延年殿只有侯王嘅身份至可以大大聲叫嚷:「皇帝細佬,怎麽樣?賞個面吧!」佢係故意咁問,將殿內人等目光集中係皇帝身上,佢不慌不忙將藏喺衣袖,與桌上嘅寒冰暖一式一樣嘅瓶子拿在手中。



王爺手快,不愧是王猴子,全殿嘅人都俾佢指東打西騙過,雨中淋與思奇發覺時,心水清嘅珛櫻眼快,立即點算了桌上仍然有五十瓶寒冰暖,立即示意給思奇及雨中大俠,跟住手掌向下微按表示「沉住氣」,再微微笑一笑表示「放鬆」。雨中淋和思奇都領悟,同一個想法,要是王猴子要用毒酒殺害皇帝,用不着在大庭廣眾之前,此猴子必有後着。



這猴子嘻皮笑臉,又蹦又跳上咗蟠龍台階,手拿起皇桌上金爵,倒滿兩杯,將酒瓶放在桌面,見皇帝畧為猶豫,王爺將兩金爵高舉過頭說:「皇帝細佬唔飲,大哥先飲係欺君,是死罪,但我唔先飲,皇帝又唔放心,那就將此兩杯先敬在天先帝與母后,大哥才飲吧!」敬酒既畢,左右各一杯,一飲而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