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18)延年殿宴出奇謀 雨中家遭逢毒手





 網絡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18)延年殿宴出奇謀 雨中家遭逢毒手



王爺將兩金爵高舉過頭說:「皇帝細佬唔飲,大哥先飲係欺君,是死罪,但我唔先飲,皇帝又唔放心,那就將此兩杯先敬在天先帝與母后,大哥才飲吧!」敬酒既畢,左右各一杯,一飲而盡。王侯美用舌頭舔乾淨沾在咀角上嘅酒,從蟠龍台階一跳而下,站立在大殿中央,呼喝周邊宮娥侍婢:「你等奴才,還不為各人添酒。」這一喝,亂了宮廷內務總管宴會安排,大殿奴僕各人不知所措,擾攘一番後,宮娥等為各級官員添上寒冰暖。王爺再踏上蟠龍台階,將佢帶嚟那一瓶酒為皇帝皇后添上,然後舉杯在手說:「願我皇萬壽無疆!」殿內臣子均站立舉杯過頭三萬歲。王侯爺趁眾人舉杯時,又重施故技,用好快手法將一個錦盒放喺皇帝桌面上。思奇將軍等三人眼快都看得清楚,思奇與雨中淋望望珛櫻,她仍然將手往下按了按,睇嚟珛櫻要引蛇出洞。王侯爺眼也不慢,看見三人動靜,佢嘴角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好似話:「你奈我何嗎?喺大殿上,你敢貿然穿本王做作嗎?」



皇帝好像怯於王侯爺嘅霸道,亦似乎唔能夠主宰呢個塲面,佢拿起桌上金爵很尷尬笑了笑,說:「好!各位愛卿,飲!」舉杯將一整金爵嘅酒往口倒進去。



王侯爺開心得喺台階上又笑又跳,朝殿內羣臣說:「皇帝經已飲了本王嘅酒,待後皇帝細佬可能有獎賞,頒報天下,各位先盡這一杯!」此刻喺延年殿中,連皇帝似乎都讓王侯爺七分,一臉憔悴,羣臣那敢怠慢,紛紛將手中寒冰暖一飲而盡。當美酒過咽入腹,各人心中均讚嘆不已:「好酒,好一杯寒冰暖美酒!」回到席間不禁倒滿一杯再盡。王侯爺那知道雨中淋釀酒時經已做了手脚,還開心到不得了,佢笑住對殿內婢僕說:「快上菜,上菜!」



酒過三巡,王侯爺先喝一口「解藥」,從首席步出大殿中央,望望蟠龍台階上嘅皇帝皇后,見佢兩人神情呆滯,心想時間到了。佢跳上台階執起剛才放下嘅錦盒,嘻皮笑臉的說:「真個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皇帝細佬今日大壽,太開心了,所以佢頒下聖旨將王位禪讓給我,還請各大臣做個証。」佢做戲咁做,回頭向皇帝下拜說:「為兄不才,先皇立皇帝細佬為太子,現今細佬玩夠嘞將王位讓我,為兄那敢不受!」拜畢,由錦盒取出「聖旨」面向羣臣,將之高舉過頭說:「請各大臣見証,聖旨頒令天下!」打開聖旨朗讀:「聖旨下.... 」羣臣紛紛離席跪在殿前,王侯爺見一切如佈局順利進行,心中暗喜,繼續往下讀去:「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語方下,殿內羣臣一個一個如骨牌的醉倒下去,事出突然,延年殿內宮娥婢僕衛士忙着上前攙扶;一下子幾十個一品高官將領,醉的醉、倒的倒,那裏有人聽王侯爺讀聖旨。王猴子愕了一愕才如夢方覺,腦後聽見那發了呆的皇帝哈哈的笑咗幾聲,皇帝也倒了,太監宮娥又忙着攙扶皇帝皇后,王猴子望住呢個「殘局」,正是一子錯滿盆皆落索。



王猴子當堂方寸大亂; 佢佈局係要用計將佢自己加咗迷藥嘅酒趁機俾皇帝飲,使皇帝混沌中毫無抗拒「禪位」,本來可以毒酒弒君,但知皇帝已立太子,皇帝死則太子登基,日後篡位會更複雜,所以佢強雨中家入局,釀一些含不太濃烈「醉三宵」嘅寒冰暖,使與宴眾大臣飲得似醉非醉,混混沌沌之際、無異議間,禪位便平安過渡,咁就如三十六着第八計「暗渡陳倉」。那知王爺呢局高明,却對手更高明,珛櫻用的也是三十六着其中之一、第二十二計「關門捉賊」。



延年殿中眾人醉得一塌糊塗,就因為珛櫻與雨中淋覺得奇怪,為何王猴子强逼雨中家釀有醉三宵嘅寒冰暖,而份量沒理由又出奇的「唔湯唔水」,破綻就在這裏。所以精於釀酒嘅雨中家點會失禮,將計就計釀出寒冰暖中極品,一杯到肚還可以,兩杯入腹就非醉倒不可。



此時王猴子見事情敗露,無心戀戰,佢將假聖旨藏在衣襟之內,心想:「此乃罪証,失去我命休矣。還有.... 那一個有迷藥嘅酒瓶.... 到皇帝、大臣等醉醒,可以話佢地酒後模糊,多少可以推得乾乾淨淨。」王猴子正想躍上蟠龍台階,只見像鐵塔般嘅思奇將軍比佢還快,經已酒瓶在手。王猴子奸笑一下,心想:「你拿着酒瓶又如何,那不是雨中家的瓶子嗎?」雨中淋好似知穿佢所想,一個專為賀壽酒瓶不偏不倚拋過嚟,正正落喺王爺前面,瓶上有「囍」印為記。王猴子知大勢已去,正欲轉身向殿外跑去,只聽得珛櫻嬌哦一聲:「留下假聖旨,可免你一死,你王爺府與我雨中家互不相干,今夕之事如無發生,王爺說如何?」王侯美答:「本王憑甚麽相信你?」珛櫻說:「就憑江湖一個﹝信﹞字!」「市井人說信,信得過嗎?」王爺答後加勁的往外跑,叫嚷着:「來人呀!捉刺客呀!」延年殿外站的都係內衛士,見內衛統領跟隨其後,那有人會聽王爺號令。此時間,珛櫻與雨中淋解下腿上鉛塊,輕輕的射向王猴子手腳,是給猴子一個警告,那知王侯爺心想:「本王乃皇帝親兄,你等刁民敢殺本王嗎?」話口未完,身上麻穴被暗器擊着一痛,整個人立定動彈不得,那件暗器竟然就是上次雨中夫婦夜闖王侯府,取去自已圍棋盆上一顆黑子。雨中淋步前在王猴子懷中取出假聖旨說:「王爺,得罪了,如果王爺守信,今夕之事如無發生,你王府與我雨中家互不相干。你這麻穴兩個時辰自然會解,望王爺好自為之。」雨中淋將假聖旨交了給珛櫻,然後對殿中婢僕解說眾等官員酒醉三天會醒,無需解酒之藥,皇帝皇后中迷藥要由太醫治理。



雨中淋與珛櫻離開皇宮,似乎是解去心頭大石,但仍然覺得有憂患隨來。珛櫻對雨中淋說:「相公,那猴子胸襟狹窄,喜怒無常,信不過,看來我們還是趕快回家收拾,連夜離開大都,逃到天涯海角另起家園爐灶。」未抵雨中府第經已見遠處火光紅紅,王猴子佈的局就係佢講嘅一句話「雨中淋,你唔替本王釀酒係死路一條,如果你依從本王亦係一條死路。」雨中夫婦輕功了得,一盞茶時間趕回雨中府第,大屋經已四周火頭,佈滿王侯府侍衛處處點火,雨中淋見況簡直瘋了,與珛櫻撲入火塲,雨中淋救出了晴兒,拿着金背鬼頭刀見敵便砍,殺出重圍,珛櫻撲入被火燒得快要塌下的房子救尋兒,媬姆護着釵兒,拿起身旁一張椅子,點的、擗的打下咗唔少賊人嘅胳膊,將釵兒交了給雨中淋便昏倒了。珛櫻救出尋兒拋了給釵兒接住..... 整座廂房被火吞噬倒塌.....



一個簡陋草棚,雨中淋將女兒們安置好,長嘆一聲,喚起了前塵往事,也想起妻子珛櫻,雨中淋隱約記得當廂房塌下那一剎那,翻起塵土,蓋滅了廂房的火焰冒出濃烟直沖雲端,似看見珛櫻身影隨白烟飛上天際幻滅了..... 想到此,雨中淋滿面淚痕,暗暗的呼喚珛櫻,回頭望熟睡的三個女兒,熱淚盈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