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8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9)閻王敵抗仇不休 大小不良戰情尋


網上圖片

"蓬"的一聲巨響,「閻王敵」青十二嘅小屋,整個屋頂破碎屑飛沖天,四個人影從屋頂飛出..... 先是仇不休,繼而大小不良,而青十二似是飛身追趕。


巨響使城中人眾放低手中事物,紛紛走出屋嚟睇睇發生何事,是非了正喺軒媽媽家中教晴兒書法,而尋兒在旁磨墨提硯按紙。一向「太平」嘅孤高,似被這巨響驚醒,了叔、軒媽、尋倆女亦走出屋外看看,只見前面一大兩細身影喺屋頂間飛掠,後有瘦長身裁嘅青十二追趕。是非了等人只認識青十二,見以一追三,當然會將自己放喺青十二嗰邊,而孤高城中人眾,明明喺早上親眼見如心客,用牛車載入孤高嘅一大兩細、大者奄奄一息,細者弱小無力,現時竟拆青十二屋頂,喺空中追逐,真係匪夷所思,眾人亦當然會為青十二站台階。


仇不休領着大小不良喺孤高內屋頂間穿插,青十二這時間冇辦法,正當青十二揮舞手上武器「回魂鋼針」剌向仇不休麻穴,大不良突然從後喝道:「如心客,你還不出手!」小不良接着說:「如心客,係你送我地三人嚟呢度,我地進退與共嘛!」兩人一唱一和,目的係分青十二個心,以一敵三經已難了,何況是一敵四。青十二俾佢兩個一提,心想:「此四人僅有高大者(仇不休)有點功夫,兩矮小者似只是頗會用計謀,使牛車者(如心客)似是內功深厚,不可不防。」剛巧,唔知仇不休是有心還是無意,竟然朝牛車這邊飛躍而來.... 如心客當然聽見大小不良所說,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煩,想亦想唔到幫人會幫出禍來,佢行走江湖日子淺,一時間唔知點辦,真係引長江之水都洗唔清白。仇不休喺佢頭頂掠過,留低"咭咭"兩聲奸笑、當青十二隨之而來,經如心客之上,佢身畧下沉,先提醒一聲:「你好傢伙!」便力壓雙腿向如心客踢去.... 如心客腦袋一片空白、手足無措。


喺一丈之外,釵兒急了,眼見青十二使出一招"雁落平沙",似落非落,似踢非踢,釵兒得木賏單傳,當知呢一招嘅後着,急得順手將手上一個酒瓶擲過去,嬌哦一聲:「十二叔、腳下留情,勿傷.... 」下面的連釵兒自己都聽唔清楚。青十二見自己用勁雙腳尖快觸及如心客腦門,此人竟不閃不避,如果是對敵者,事必起手拆招。加上釵兒擲來酒瓶,青十二含氣兩膝一縮及胸,足尖避過咗如心客頭顱,再兩腳觸地一蹬,借力彈起繼續追趕仇不休,佢回首望望釵兒,笑了笑,笑得釵兒粉臉紅透,再回首對如心客說:「好傢伙,回頭再跟你算帳!」此時大小不良見青十二只追仇不休,佢兩人就開始絮絮不休咁挑撥離間,說如心客冇義氣,出買朋友,見色起心,目的係使青十二分心。


是非了是非明瞭,他按情理推想,如果如心客與此三人係一夥,冇理由唔出手,當青十二腳尖快踢及自己死門,冇理由唔招架,睇如心客表情迷惘,知此事必有內情,佢微微向情兒點點頭說:「晴兒,你出去給了叔叔寫寫大字!」晴兒小聲的說:「遵命,獅子老虎!」佢第一次奉師命出戰,但一向循師教晦又唔能以師徒相稱,佢故意將師父說成「獅子老虎」將「子老」兩字讀得快而細聲,便成「獅虎」。晴兒忙在屋內將判官筆醮滿了墨,飛身上屋頂直飛大小不良站處,在旁也飛出一個嬌小身影,尋兒亦飛身而上,手提墨硯墨條,說:「二姊,尋兒為你磨墨。」兩小妮子一笑,心意互通,直撲大小不良。


柴小熊柴小夢亦非善良之輩,來孤高來意未明,但似乎有備而來,佢地手持木短刀,此短刀皆用木中最堅硬者蛇紋木,又名蛇桑做成,此木比鐵鋼還要硬,輕巧而有彈性。大小不良見來者兩妮子美麗明艷,小不免市懀輕薄幾句,激起晴兒同尋兒怒氣,先不與佢地口舌之爭,閉聲不說,一撲上前就在大小不良嘴上劃了兩個大交义。大小不良想都想唔到人家進招其快,進招其潑辣,到發覺時,招惹是非嘅嘴巴經已一口是墨。晴兒繼續用判官筆招呼大不良身上,而尋兒手持墨硯,故意不斷濺出墨汁濺射在小不良衣服上。


尋兒戰得正酣,突然小不良擲去手中短刀,叫嚷着:「哥哥!不玩了,看她把人家衣服弄得一點點是墨汁。」大小不良本是雙胞胎兄妹,是對孤兒,二十多年兩兄妹相依為命,在江湖中打混,學不少下三流技倆。柴小夢哇一聲坐在地上哭起來,當佢抬頭看看兄長,原來比自己還糟得多,整件衣服被劃上很多很多交义。男孩子比女的強頑不輕言敗,其實大不良經己知道自己輸了。


是非了摸着下巴的幾根師爺鬍子,讚嘆地說:「點穴之快一點即中,如今晴兒不單一點即中,而且能有足夠時間打一個交义,看來不出一年半載,晴兒必青出於藍。」在旁嘅軒媽媽眼見尋兒手執墨硯,手腕剛柔並濟,馬步配合天衣無縫,濺出墨汁,點點滴滴皆有分有寸,心中暗喜,想尋兒是繼承「太極玄武掌法」嘅人選。兩人各想各的,偶然對望,一齊朗笑起嚟....


大不良似鬥敗公雞垂頭喪氣與妹妹坐在地上,是非了趁晴兒停了手,問說:「晴兒,點解你有幾個穴位沒有打交义?」「了叔叔,那些都係人家癱死穴位,剛才晴兒是一時氣憤,才在人家身上招呼這麼多,如果連癱死穴位都點上,晴兒不安亦覺得不當!」晴兒侃侃道來。是非了那有不知自己徒兒想法,聽了叫好,連在旁觀看嘅孤高人眾中奸漢惡徒亦汗顏稱許。


在那邊青十二追趕仇不休,相距五丈突然騰空而起,一個翻身躍過仇不休,立在佢前面,雙掌順手一推,想仇不休會收去勢不住,自己碰入掌中,那知仇亦非泛泛之輩,佢制住去勢立實馬步,急蹲使出七十二路掃堂腿,掃得青十二連躍帶跳閃避,狼狽不堪。青十二定一定神,躍出戰圈,朗聲問說:「你我素未謀面,互不相識,何解閣下夥眾前來毁我家園,是否閣下先向在下交待一聲?」「沒錯,你我無仇沒怨,見先生不單醫術武藝皆精,而且海量汪涵,在下佩服,唯獨是受人所託使計潛入孤高.... 」仇不休亦是性情中人,但此時欲語還休,似背後有極大秘密。


此際孤高城外來了三位道長打扮女眾,站中間嘅眉青目秀,高佻身形,穿一襲白色八卦道衣,手抱一枝純白狼毛塵拂,左右各站一位穿青道袍女眾,各抱一口太極陰陽劍,似是白衣道長嘅侍者。中間道長向城中喊話,說:「得聞貧道寶貝徒兒在孤高闖了禍事,望城中各位能賞一個面,讓貧道進城向不肖徒兒問個究竟。」雖隔數百丈,佢聲音清晰,如在耳邊細語而並不刺耳。這女道長便是天山姥姥,人稱「誰也不恕」卉凌子,站於左邊嘅係「陰劍」泛离子,右邊的是「陽劍」悅宜子。



城中如心客聽聞師父之聲,既喜且愧,低聲滿肚委屈的稱了一聲:「師父!」.... 另一人聽卉凌子聲音,大吃一驚,沖口而出低聲說了:「掌門師妹?」..... 此人乃軒媽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