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新的一年新的故事


於一九九四年開始,寫了共六十一頁原稿紙的一生記事,這三萬多字的稿,可以算是「有生之年」一文的預備版,很奇怪,這份原稿遺失了,到去年重寫「有生之年」文章時,剛寫到「香港動亂」,有友人將早年雨中淋送交給他参考的副本交還,這樣可以補充雨中淋因年紀可能忘失的片斷。




新一年又快將來臨!真快,「千年蟲」的疑惑好像幾天前的事,這麽快便十六年了,人家農曆年歲晚收爐,老雨離2017年第一天還有七十二小時,便宣佈收筆。是收筆不是封筆,是好好休息幾天,新的一年再與大家見面。


記得2012年一月,還在雅虎時代,老雨寫了一個長的單元「有生之年」共二十二篇,寫是由抗日戰爭開始,第一篇是個序言,第二篇是「最後渡輪」,是說老雨的父親194112月在日軍攻佔了九龍半島後,攻擊香港本島時,父親是守護本土的一份子,槍林彈雨救死扶傷,老雨盡力在父親口述的故事中,用筆尖刻劃出當年老父的遭遇心境和抱負。2014年重刊在孤高博客,這個單元還未完,很多故事還在腦海之中,不過這些故事是很難繼績寫下去,因為是關於發生在1967年的左派暴動,這是一個香港歴史撕裂的斷層,當年所發生的事,跟現時香港時事政治上發生的也十分相似,是社會的撕裂,以老雨說來是香港歴史上另一個斷層。


老雨的「有生之年」故事,筆桿子就停在那一塲暴動時代。記得老雨提筆寫「有生之年」的初心,是在有生之年寫老雨所見所聞和曾經經歴過的故事,這幾天來不繼探索,怎樣將這場風暴中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寫出來,不斷翻查自己腦袋中資料和手頭上稿件。如果當年經歴過這場暴動,親眼見的和親歴其境的人,現在還活着的應該是入暮之年,年青壯年一代知道當年事者,大多是訛以傳訛,加上是港英資訊傳播,很多事實是扭曲,加上港共執行了一個非常錯誤的抗爭策略,這場抗爭基本是在社會上輿論上被否定。



老雨希望能在新的一年用小說形式,重新將1967年暴動的事實和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描述出來。主人翁是個女孩子洪向陽,1967年時是十四歲..... 好!就由她開始吧!故事會很長.....  有沒有愛情故事?小說如果沒有這樣對向發展,看倌會覺得味同嚼爉。有!一定有,這個愛情故事,老雨曾經改編寫過上博,大家沒有太留意吧!老雨不是要為這些「左派暴徒」平反,而是用一個不同角度去說一些曾經發生過的真相和事實。亦藉這場「暴動」和現時香港「亂局」,針對兩次面對不同政體﹔前者是殖民地港英政府,後者是回歸後的特區政府,並且以兩個不同的抗爭暴動羣體,前者是「左派」、後者是「右派」為故事發展路向。




故事會發展至今時今日,洪向陽一對兒女走出馬路,睡在街頭,手持鐵义鐵棒站在防暴警察前。年青時代的洪向陽曾經和現時自己的兒女現時一樣,她的心路歴程是怎樣?好了,還有很多要準備,希望一月初能「開筆」吧!




祝各位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雨中淋


http://manunderrain.blogspot.ca/2014/03/blog-post_1361.html
有生之年

http://manunderrain.blogspot.ca/2014/01/blog-post_7.html
一次、一次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