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漫天風雪


以前温哥華每年都會落一兩場雪,記得在1996年的連場大雪,使多條公路關閉,剛巧當年老雨在距家近百公里外的 Chilliwack 市工作,每天都要與冰封雪雨的公路打交道,見了不少因風雪引起的交通事故,現在猶有餘悸,所以一見落雪便愁眉深鎖,因為雪地駕駛與平時駕駛習慣是完全不同,起動及剎車不能太急,否則車軚「打滑」導致失控,真係要非常小心,老雨經常自以為「手車」了得,但歲月不饒人,眼慢手慢,經已視雪上駕駛為畏途,可免則免。


對上次温哥華落大雪是五年前2011年,那年的雪,大街有市政府的剷雪車清理,橫街窄巷的雪,堆成三四呎的雪牆,當駕車進入,只見雪不見屋。今年12月12日晚一場久違了的大雪,覆蓋整片大地,看車頂像疍糕的厚雪便知。



入夜,本來沒有多車經過的馬路更靜,因為降雪警告下,人們早己趕忙返家了。温哥華除了西端的酒吧區和列治文市華人習慣夜生活外,一般入夜後大家都留在家中聚天倫之樂。



如果不是市政府將道路上的積雪往邊推及洒鹽,根本就難以看見車路的中線。圖右的白色車,整整停在老雨家前三天才駕走,因為車主住在山腰上,車子不是四輪驅動開不上,加上被雪堆圍困着,那天三四人拿雪鏟清走週邊的雪才能開走。



如果老雨要出車,也要費點功夫,清理車頭擋風玻璃的雪,如果是結了冰,那便更難清理,那麼出門的意欲便大減。



第二天早上,太陽出來了!太陽呢?北半球冬天的太陽是在東南方,所以日短夜長,早上八九點才見如上圖一樣的天光,下午四時太陽下山去了。



冬天若是天晴,會很冷,因為沒有雪層將地面的温暖氣流覆蓋着而消失得很快,這幾天的晴朗,氣温却低至零下九。很冷.....



雪表面被太陽融化成水下沉到底遇冷成冰,這就是冰雪天的另一危險,稱之為 Black ice,「黑冰」其實是指地面的水結成冰塊,但透明不易察覺,大面積的冰塊會使車輛失控,小片的冰會滑倒行人,要非常小心。



所以法例上,屋主和住户有責任在雪停後二十四小時內清理一條供路人的行人路。



連場大雪,屋前的矮柏被雪壓得東歪西倒。



無可置疑,雪景是恬靜和美麗,在太陽的照耀下更是另一番景象。



話口未完,另一場雪更強更勁,看松樹的針葉似乎擔負不起冰雪的重量。



這場是自12月12日起到昨天,八天內的第四場雪,而這場雪下得很濃和密,堪稱之為「鵝毛大雪」,每場雪後的二十四小時,老雨盡公民義務清理屋前積雪及排水孔附近冰塊,真是太累了。



雖然市政府的推雪車仍然努力的穿梭來回推雪,亦抵檔不住老天爺要降的雪,路面開始積雪了,危險增加,幸好人們開始適應,大家不掉以輕心,特別是在住宅區,車開得更慢。



照片是畧經處理,天沒有這樣光,可以看見雪越落越大,好像沒有停的跡像。



雪為大地潻上了白色。



後園厨房頂負荷着厚厚的一層雪,不過說老實,與省的北面及內陸相比,温哥華只不過小兒科;有朋友住沙省温尼柏市,落大雪後要從二樓的窗出入,要移民加拿大,先想想。



老雨停在車路上的「老黑」,被雪覆蓋得只有一對「耳朶」露出來。



昨晚,四場風雪表演完畢,四週很靜也很美,不過接着的工作還多呢!



路上很多人拿着雪鏟清理冰雪,人家說:「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在老雨居住的社區並不如此,他們不單清理自家的,還協助清理上落山腰斜坡的積雪,守望相助,看見照片右中那一架小型推土機嗎?這位長者,每當大雪都會駕它出來推雪。




加拿大民風樸實,自少的國民教育說明社會是多元文化,不同種族、膚色、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應互相尊重,互相幫助,所以很多時有些事會出人意表,好像今次大雪,某天發現屋前行人路有兩位鄰居青年拿着雪鏟自街頭清理至街尾。




又一年了!聖誕將臨,這節日普天同慶,也不分種族、膚色、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 
各位年來對老雨不離棄,常來這殘博留言指導,感謝!
謹祝大家聖誕快樂,身體健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