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拋磚引玉

拋磚引玉

呢個博篇,係特別為一啲前Yahoo Blog 網友而編寫,用意係將百厭個人經驗拎出嚟,拋磚引玉,同大家交流一下,俾一啲經己失去咗Yahoo 家園、而又剛到 Google Blog 嘅網友,提供一個舊網誌備份之後,點樣可以安全貯存、重新整理同重刊喺Google Blog 上面嘅方法,與大家共享。當然大家可以利用 Yahoo 嘅「輕鬆搬家」將整個舊網搬遷到指定嘅網站,但反應係「甩漏」太多,而Google Blog 暫時未喺「輕鬆搬家」行列。如果你要成個舊博搬過嚟Google ,睇嚟要好長時間,用螞蟻搬屋嘅方法,逐篇去搬,依家講緊嘅都係呢個方法,不過百厭唔主張全個博客原封不動搬過嚟,正如百厭自己舊博,三百幾篇殘文,連自己都唔會去逐篇重新去睇,又何苦去人地去睇呢。所以百厭只揀出其中自己心目中認為有價值嘅至重刊。


當你向Yahoo提出備份申請,約幾小時或一兩日,Yahoo會將你整個舊博壓縮處理後輸入你個電腦 Downloads呢個文件夾內我先將呢個文件檔案易名為 Y Blog,容易識別


啟開呢個檔案就會見呢個原有嘅名稱


其中主要需要重新整理嘅主要係呢兩個,一個係文章,一個係照片,呢啲都係你嘅心血


先處理文章部份,鼠標指住,左" Click "係吖嘛,重要你百厭教?咭


 開啟之後會見到詳細文章嘅資料;上刊日期,容積等等,唯獨是冇文章名稱,分類標籤。呢兩個會喺其他四個文檔之內,而對百厭嚟講並非咁重要。


我會將佢簡化轉為獨立文件形式,易於識別同轉移


只需要喺在上各呢個標記左 click,然後選用large Icons,咁全部會轉為文件形式


316篇文章,用鼠標一掃 highlight 全部,按住左鍵移動輸送入 My Documents 區域


全部316篇送入 My Documents 原先開設或納入重新開設嘅一個命名為 Y Blog 嘅文件夾內


剛處理完文章,現在用同一個辦法將照片由備份轉移轉移到 Picture


用同樣方法時照片選用Large Icons, 原因係轉移後易於識別


用同樣方法將照片轉移到 Pictures ... 乜百厭有成九百幾張相咁多咩?


當照片轉移後,就會呈現本來「面目」


同樣開設一個文件夾將照片貯存


文章及照片經已貯入新嘅文件夾,照片還原,但文章出現只有上載日期同數碼,咁點樣還原呢,呢個係容易但費時嘅工作


先開啟文章,看看內容係乜東東


百厭有一個習慣,就係開文時一定有個標題。咦,呢篇原來係「雨中淋的﹝哎吔家族﹞」。用番剛才用嘅 Copy & Paste Highlight, Ctrl +C 方法,抄番過去呢篇文章文件夾上面


鼠標坐落文件夾上右 Click



跟着就會出現一個指令欄,喺上面左Click "Rename"然之後按Ctrl +V


咁呢篇文章就回復原來嘅名稱


經過一番努力,百厭將三百幾篇舊博識別還原


亦按標籤分別貯存喺不同檔案之內。係咪好長氣呢?
未算,以下係介紹百厭目前用嘅將舊博重刊嘅方法。用一篇舊博「My son Ike」,日內會重刊,依家示範重新整理過程


先開啟準備重刊嘅舊博,你會發覺俾人一個冷清嘅感覺,無他,舊博遭遺棄



既然如此就先將佢改頭換面,先將舊博送去 Window Office Word 重新編輯,用嘅方法仍然係 Copy & Paste,呢招唔使再教啦卦



冇錯嘞,就係 Highlight, Ctrl +C ,就係咁簡單



先開一個 Window Office Word 嘅新板面



啱嘞,就係呢個空自未用過嘅



鼠標喺空白嘅板面按左鍵,用Ctrl+ V,,全篇舊博就咁 Copy 咗過嚟



扯過嚟嘅舊博字體,一般並非原文用嘅字體,而呢種字體喺被轉送過程,可能會被新網站排斥,即使以前喺Yahoo 都出現過,大小不一,跳行,變形等等



目前百厭採用嘅係 DFKai-SB,字形優美,具中國味,轉送後果可靠



係咪好好多同醒目好多呢




字形選好嘞,字體百厭會選用18號,因為轉送後,字體大少適中,唔會過大或太細


舊博上嘅照片,係唔可以同博文一齊轉送,呢樣同目前大家上載文博過程一樣。你可以喺 Window Office Word 嗰個Copy 掹番佢出嚟,Save咗佢備用,咁就唔使盲摸摸四圍去揾嘞,如果個舊博多於一張甚至十幾張,呢個係絕佳方法


老鼠坐標喺張相上面右 Click ,跟看左Click "Save image as" 貯存一般係喺Picture 文件櫃內,不過唔知呢次會例外,入咗 Downloads 嗰度


萬事俱備,上載入Google Blog 開始,先喺 My Documents 開啟準備好嘅「My son Ike」文章嘅 Window Office Word 副本


點樣上載真係唔使百厭教啦!真係要?唉!真係蠢嘞,咪先將標題copy 過去囉


真聰明、就係咁嘞


加入原來圖片,喺 Downloads嗰度


選擇檔案,都話喺Downloads嗰度咯




冇錯嘞,卒之揾到,係咪好容易呢?


張相就咁扯咗過嚟,要注意一件事:如果係一次過扯超過一張照片入嚟,啲相係唔可以更改大細,如果要將相放大或縮細,就要逐張上載,呢樣與Yahoo Blog唔同,但相當可靠,就講呢篇五十張相,全冇閃失,Yahoo 就做唔到嘞!


上載入草稿版內,如果冇指示,一般係放置喺中央


鼠標放喺照片上左 Click,就會出現指令板,指令板上黑字係表示照片目前喺「中」嘅狀態


改為「原始大小」,即係原來照片嘅大小


將鼠標移離照片,左Click一下確認,如果覺得唔理想,可以重新再更改大小


上載文章,百厭喜歡將博文喺Window Office Word書寫好,然後一整篇扯過去,即使呢篇一樣,先將每張相嘅圖解寫好,咁可以既有一個原版,佔用草稿版時間唔多,避免佔線太長,博客連接失誤


大功告成嘞


先睇睇個預覽係點,有冇錯白字,按右上角「預覽」


又幾好喎,跟住就可以選擇「發佈」或「貯存」。My son Ike梗係等你地睇完呢篇至發佈啦


2013年11月26日 星期二

手足情深(重刊)






網上圖片

手足情深(重刊)

文章上戴日期:03/23/2012 01:20 am Yahoo Blog



有個故事還很深刻印記在心中;當時年紀很少,我想是六歲吧。我疼愛母親、也疼愛大哥,事發的那一刻好像要我在两者選擇其一,一生人中第一次感覺手足無措。大哥在我們這樣窮的家庭中,他好像是與生俱來知道自己的使命,要當家和照顧我和二佬。也因為這個原因,他也是與生俱來不是讀書的材料。相反、二佬生來就有大哥照顧,很專心向學。我!只識向大哥撒野,難得的是大哥從少就懂得遷就人家和愛護別人。



當時大哥經常帶着我...(二佬只專心讀書)往街上跑,那年代(說的是1955年左右),街道還是太平的、沒有這麽多險惡,他帶我去荒地的垃圾堆,找尋可值錢的東西去賣給「收買佬」,發掘還可以玩的玩具。好運氣的能找到一两個啤酒樽、一两件爛銅廢鐵,或一两個「甩頭甩骨」的玩具,賣到的錢用來買零吃。運氣不佳也可以渡過一天無憂的日子。



那天不知何事﹔母親放假,從「老遠」的赤柱回來。未知何事責罵大哥,大哥頂了嘴,母親可能抑屈太多了,順手拿起薪火用的柴枝打大哥。母親這回真是火了,連疼惜「長子嫡孫」的嫲嫲也不敢招架。大哥被打了幾下,哭得拼命似,很委屈的跑了上天台去。我看着母親、彷彿看到她的心痛,跑上天台,看見大哥瑟縮的蹲着,撫摸打着的痛處。大哥見到了我,還是滿面淚水,男孩子大丈夫,不想讓弟弟看見自己的「醜態」,翟然的站起來往街跑去了。我連忙跑往母親處,嚷﹕「媽......」看見母親也是滿臉淚水、我跑上天台,大哥當然不在。我往返的跑了幾次,心如火炙,我如窩上蟻光在頓足。終於我不顧一切的沿樓梯跑下去,大哥還好還是倚着牆,坐在樓梯最後一級,窮人何來有手帕,捲起衣服在抹眼淚。我跑上去捉着他的一只手,嚷:「哥......




大哥望着我說:「我不回去了,別跟着我。」我死命的捉着他的手,還是把我丟掉,跑了!我往在後面的追,邊追邊哭邊叫:「哥......」。哥哥比我長三歲,我跑不過他,乾脆坐在地上撒野,哭着叫嚷:「哥......」。哥哥天賦的使命令他停下來,很氣憤的走回來,用他的衣服在我臉上抹了抹說:「我不信我去檢破爛不能養活自己。」



當時大哥和我都沒有想過後果,當然最後我們都是「死死地氣」平安回家,回家又怎樣冰息這次的禍事? 兩兄弟「逃」離家後,還是跑回經常檢拾癈銅爛鐵破玻璃樽的荒地去,那個荒地離家不太遠,哥哥經常來這裹,帮嫲嫲揹木糠回家的工厰集中地。(就是現時大角咀九龍殯儀館附近)那片荒地很大,有一两個足球塲寬橫,附近還有一家溶鐵鋼筋厰,時常見一支一支火紅紅的鐵枝由爐的噴口滑射出來。那裹是高温作業,所以啤酒樽特別多。两兄弟要「自食其力」嘛(是哥哥說的),一開始就很努力去用小手搬的搬,挖的挖,掘的掘。一個小時後,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似的,两個小孩子追追跑跑、笑笑跳跳。嫲嫲走來和哥哥說了會兒話,想是勸說他回家吧!嫲嫲就在附近的木厰取「木糠」,用意是照應住两個孫兒。



嫲嫲袋好了木糠,大哥照樣把麻袋揹回家。倔強的哥哥怎也不肯上樓,嫲嫲對他好像說了:「多玩一會便回來呀。」便忙着揹木糠上天台。哥哥把今日賣了銅鐵玻璃的錢買了麵包給我吃,跟着又在那荒地蹓蹥,又跑又跳又開心.... 很快,夜色將臨,再倔強的哥哥也開始想,今晚怎麽辦?两兄弟玩累了,我倚着哥哥坐着,望着他說:「哥...... 我餓呀!」哥哥也望着我,慢慢站起來,捉着我的手說﹕「我們回家吧!」两個小孩子在外玩耍了大半天,終於拖着疲乏的腳步回家。



上樓的樓梯好像很長,很艱難才回到家門,母親把門打開,彷彿她預知我們這個時候會回來似的。大哥見到母親,好像老鼠遇上花貓,一閃身跑到「擋箭牌」嫲嫲後面,然後爬上碌架床,一被蓋過頭,跟着便委屈的抽泣起來。


母親見到我,一手捉着我的肢窩,另一手攬着我的屁股,我整個人便「撻」在母親的胸膛和肩膀上。我感覺到母親的呼吸,接觸到母親的體温,聽到母親的心跳,親到母親的面龐,我感到很安全,前所未有的安全。母親的呼吸還是很粗促,好像剛從樓下跑回來的。她抱着我入了厨房,狠狠的把門用腳踢關上,她把我輕輕放在小櫈,拿了一個洗澡用的木盆,將經已煮沸了的熱水,開滿了一盆。我開始哭了,我自己也不知為什麼哭,母親還火着,三扒两撥脫了我的衣服,放我在她坐在小櫈子的腿上,我的頭向下,母親用勞工梘(我家洗衫洗頭洗澡都是用它)擦在我的頭髮上,有小許梘泡濺入了眼睛,我哭得更猛烈。哥哥突然在厨房外面低聲的哭和嚷着:「媽......」,母親不理睬他,哥哥急了,大力的拍門,大聲的哭,大聲的叫:「媽媽.... 我以後不敢了....我以後不敢了.... 媽媽......」母親慈祥的笑了笑,用熱水沖掉我頭上的梘泡泡,把我放進了浴盆內。我双手攬着母親的脖子說:「媽媽,我餓呀!」終於還是疲倦戰勝了饑餓,一睡就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母親一早離家返回「老遠」的赤柱,大哥和二哥也是一早上學去了。嫲嫲在天台收拾昨天揹回來的木糠。父親?我的家還是那個老像子。



下面照片兵頭花園,現在稱之為「植物公園」。最頂站着的是母親、跟着是六姨,我、二哥和大哥。下面一張在往長洲的船上,站着的是我、順序是二佬和大哥。三兄弟就是人家說的「一級一級」四年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