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孤高城‧雨中家(7)如心誤載三魔客 禿老細說生死書


嘉峪關(網上圖片)



如心客和釵兒各人的一隻手同時間撿起釵兒被如心客打落嘅金釵,兩人兩手雖然沒有觸及,但大家的臉都紅熱起嚟。釵兒一頓足,把金釵「搶」回手中,呶着嘴說:「還說沒有打下我的金釵,傻瓜!」說的時候"咭"的一聲笑出來。「孩子,不早了,還是快點練功吧!」火鳳凰冷冷的說罷,一着"天邊孤雁"向遠處飛躍而去,釵兒也應聲而出,用同樣招式追趕木賏娘,兩人去遠後,還傳來釵兒笑着叫「傻瓜,傻瓜」,她真像個小孩子拾到喜歡的玩具那般高興。如心客望望自己,聳聳肩,自言自語說:「我真係個傻瓜嗎?」



夜了,距離孤高城只不過係一個時辰路程,如心客不想連夜入城打擾人家,決定就在小道旁停一夜。佢拉好牛車上的帳蓬,有點覺得奇怪:剛才與釵兒木賏娘相遇,竟然吵不醒車上仇不休一家三口。佢細看兩個小孩,他們頭戴皮帽子,幾乎將半邊面蓋住,衣着寬大蓋過了手脚,不怕寒攝,如心客見其中一個小孩衣領蓋不到後頸,正伸手將佢衣領翻好。"啪"的一聲,那小孩一手經已將佢架開,動作快得使人出乎意料。另一孩子也似乎醒了過來,皮帽間雙眼射出使人不寒而憟嘅眼光,如心客亦聽到躺在一旁嘅仇不休正運勁手骨關節作嚮。如心客行走江湖時日尚淺,十幾日行程中,佢只覺得呢對孩子好乖,好靜唔扭計..... 這刻,佢突然發現自己真係個傻瓜。



如心客為追捕要犯取賞入大都,途中遇上呢兩個可憐小孩,佢地好似極度驚慌,死命拉住如心客往小廟跑,就在小廟內見到現時正躺在牛車上、滿身血污嘅問蒼天仇不休。仇不休喺懐中取出一張緝拿公告,上面寫着捉拿仇不休字樣。仇似是一身傷患,佢只說了一句:「如俠,我連番被人家追殺,你別管我,就救救兩孩子吧!」如心客就俾佢這句話打動,誓要將仇不休一家三口送到孤高城。



如心客此時却冷靜落嚟,佢好似乜都冇感覺咁繼續整理牛車上嘅雜物,仲乾脆將七節軟鞭喺車上一放,理好自己被窩倒頭便睡,睡得着嗎?大家都沒有,大家都装睡,大大聲打呼嚕.....



一宿無話,孤高城嘅清晨;雨中淋忙碌咗一個通宵,酒釀好了,只等酒涼了入埕。佢伸個懶腰,由高出地面三尺嘅小屋走出,手將煙桿填滿煙絲,燃點後深深的吸一口,看着噴出嚟嘅煙,變化萬千,就如人生一樣,曾經擁有,也曾經失去。遠處傳嚟一把洪亮聲音;其實應該話有人用"百丈傳音"內功在講說話。雨中淋一聽,嘆了句「好俊嘅內家功夫」,跟着笑了笑,心想:「洪老禿又在講佛偈了。」



洪老年青時係山東「魯幫」嘅二當家,為人心狠手辣,後未知闖咗乜野禍事被逐出魯幫,而且俾全幫追殺,洪老落荒而逃,出關後竟錯過孤高直奔西域,喺西域七年潛移默化,學得不少佛理返回中土,抵嘉峪關前,想去睇睇人家傳說嘅孤高城,咁就一住二十年。二十年中,洪老不斷鑽研由西域帶回嘅經書,某日還為自己剃度出家,所以當時嘅孤高客稱佢為洪禿,現時多尊稱佢做洪老。



洪老每日堅持沿門托缽化緣、過午不食嘅僧人習慣。現時嘅洪老一面慈祥,銀鬚白髮,身上僧袍千針百補,真係一件名副其實嘅百衲衣,雖然如此,儀容一絲不苟,莊嚴整潔。洪老手持缽頭,逐家逐户行乞,出家人化緣是乞食,這並非貶低僧人身份,僧人不耕作,不煮食,專心修行,乞食也是修行部份,而真確用意如此.... 佢剛到軒媽媽門前,軒媽媽經已拿出一盆齋菜出嚟往洪老的缽內倒下去,洪老笑着說:「看來老僧今天定飽死矣!」軒媽媽說:「老師父你先用,還要還有呢!」洪老一面嚴肅的說:「軒姊你錯了!你是施者,老僧是受者,那有受者先用之理,這是罪過啊!」「那是我們向老師父的尊重,對嗎?」軒說。洪老慈祥的往下說:「佛是人、老僧是人、軒姊也是人,是最平等不過。施是無條件的付出,受是無償還的接收,那何來會受者尊於施者呢?」軒媽媽低頭不語思考着,呢個時候街巷人多咗,相熟、不相熟嘅都停腳止步想聽聽老和尚講嘅係乜野,人羣之中有人問洪老說:「洪老師父,你話佛係人..... 何解?」



洪老想了想,說:「大家都坐下來,以前釋迦牟尼未成佛時係釋達多太子,因眼見人間苦境深感困擾,遂決定放棄皇宮富裕生活,為人間苦痛問題尋求答案,最終在菩提樹下悟出真諦,成為覺者,那就是..... 佛,釋達多太子未成佛前與你我一樣是個凡人。」跟着人羣中又七嘴八舌的問:「那釋達多悟出的是個什麼道理?」洪老回答說:「釋迦佛說法四十九年到七十九歲圓寂,經常教說佛理中心思想"緣起法",萬法因緣而生、萬法因緣而滅。」 註:此"法"解作事物亦並解為法理



雨中淋細心的聽着,突然有感而發的衝口而出:「洪老禿,那"緣起法"點樣可以解釋"生死"呢?」人們聽到雨中淋衝口而出嘅一句洪老禿,都大笑起嚟。洪老笑得更開心說:「性空唯名、何必執着;雨老怪,看你人怪兩不像就因為"執着"。好!問得好,就讓老禿試解你所執。」



「宇宙天地萬物都有生有滅,即使係天地間最堅硬嘅金剛石都有生滅;金剛石未成時是樹木,經高温火燒岩石壓迫成金剛石,這是緣生。沒有樹木、高温火燒、岩石壓迫等等嘅緣,金剛石便無法形成,沒有人開採打磿也沒法成通透寶石。當金剛石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後因某種原因損毁或切割成為多片,原來嘅金剛石便滅,這就是緣生緣滅。金剛石是死物,人是生物,人有思維有做作,呢個緣起緣滅就比死物複雜得多,但姑勿論是生物是死物、緣起緣滅就係一個過程,人生亦係一個過程。」洪老望望各人,大家都似明非明,有人更大聲的問:「那怎樣與生死拉上關係呢?」



洪老微笑的說:「人的"生"是算在什麼時候呢,是父母結合時、是母親有身孕時還是嬰兒誕生時呢?同樣,人的"死"(滅)算在什麼時候呢,是心停時、氣停時還是腦停時呢?不管人"生"是那時、人"滅"是那刻,其生與滅中間與宇宙萬物一樣都是一個過程,不過有智慧有思考有能力嘅人類、就係呢個過程中不斷做業,業力會將人推向輪迴苦海生生世世...... 」「那麽人生不是很苦嗎?」有人在問,洪老慈祥的答說:「如果你常執着一個"我",那就的確很苦,但如果你能夠看破"沒有一個實有的我",不我執,那就不苦,很難啊!」洪老抬頭望着天再長嘆了一句:「難啊!」「那什麽是"沒有實有"?」又有人高聲發問,洪老點點頭說:「問得好,不過說來話長,"沒有實有"是空,緣起性空,是緣起法內的重要部份.... 還有的是因和果,待有機會跟大家說。」



「這不難明白.... 」人羣中有人說,洪老望望那說話的人,微笑的說:「這位哥兒真的明白,老僧恭喜恭喜!釋迦佛侍者亞難初次聽佛說緣起法,亦如此說,佛糾正其說:"亞難,緣起法甚深又甚深!" 釋迦佛用兩個甚深嚟形容,你說真的這麽易明白嗎?是老僧講解得不好,令你誤解了,抱歉!」




大家交頭接耳之際,牛車轆轆,如心客把着牛車慢慢進入孤高城,一眾眼光落在車上四人身上:如心客、仇不休和兩個"小孩".... 大不良柴小熊、小不良柴小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