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32)






2012年一月,還在雅虎時代,老雨寫了一個長的單元「有生之年」共二十二篇,寫是由抗日戰爭開始,第一篇是個序言,第二篇是「最後渡輪」,是說老雨的父親194112月在日軍攻佔了九龍半島後,攻擊香港本島時,父親是守護香港的一份子,槍林彈雨救死扶傷,老雨盡力在父親口述的故事中,用筆尖刻劃出當年老父的遭遇心境和抱負。2014年重刊在孤高博客,這個單元還未完,很多故事還在腦海之中,不過這些故事是很難繼績寫下去,因為是關於發生在1967年的左派暴動,這是一個香港歴史的斷層,當年所發生的事,跟現時香港時事政治上發生的也十分相似,筆桿子就停在那一塲暴動時代。這第三十二篇,相信是「有生之年」、「有生之年. 茫然塵土夢」兩個段落最後一篇,寫罷了老雨可以說是完成心願。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32)

「洪向陽」和她的一家,是老雨在文中虛構的主人翁,在該段動盪的日子裏,將發生過的一些真事堆堆砌砌以她一家為主體介紹出來。在前文中說過「地下」組織滲透和發展,重點培養如向陽這些「根正苗紅」「苦大仇深」的積極份子成為地下人員,滲入政府、基層和社會內,團結廣大羣眾,擴大愛國主義隊伍,是中國共產黨自立黨至掌權以來一貫做法,是一個鞏固權力最有効方法。文寫至此,也不必深究向陽有否應威叔邀請談話,加入「地下」組織,因為向陽始終是個虛構人物。



2014年中環,一場政治風波,有幾百人「佔領中環」,在中環這片塵土上,近五十年前,曾經發生過一次又一次、一場又一場的抗爭,對手是兇悍極點的港英軍警,比近年前在此地因「政改」產生對抗,血腥殘暴幾十倍。以前對抗是來自萬里外的殖民地政府,近年對抗却是自己中國人的香港特區政府,這就是使人「茫然」之處。




老雨聽了很多關於1967年的故事,翻閱過不少資料;當年5月老雨曾經因要到新蒲崗可立中學考試,誤闖了當時血案的大有街,身歴其境,眼見血淋淋的事實至今還未能放下,寫此文藉以抒老雨當年悲痛。

   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