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26)




圖﹕深圳火車站內,還記得照片右下角是新華書店和人民幣找換,當年長期只有一個兌換率是每百港元換人民幣三十八元四角,沿用到鄧伯伯經濟改革。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26)

人類的認知過程,只有一個途徑是「觸」,觸有兩方面,是實踐和理論,實踐是親身的感受,就如現時幼兒教育,多讓孩子們親身接觸事物,用「第一身」感覺在腦中成為理論基礎,例如給孩子一块冰塊,讓他們知道冰是冷的﹔給孩子感覺火是熱和太近會感覺痛,讓他們知道火是危險的。這個過程可以說是由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將這個認知過程倒轉,先告訴孩子冰是冷、火是熱,然後才給孩子親自接觸嘗試,這就是理性到感性認識。



向陽過了羅湖橋,望着這面紅旗,反覆地問自己,這是我的國家嗎是因為向陽對「國家」這個觀念很薄弱,她的「革命」熱情,是很單純的來自「感性」接觸,從她家庭遭遇、父親受傷,新蒲崗的見聞,學校同學被捕,和投身参加「抗暴」行列,是源自可以說是從感受中產生的激動和仇恨。她在行動中的機智、無畏是從實踐到理論,從而再實踐,因此經過幾次經驗,她知道怎樣保護自己和身邊戰友。但是當向陽走過了羅湖橋,她從未接觸這個「祖國」,只是得從她爸口中,零碎聽過一些,中國是怎樣的實際一無所知。



深圳那厢早就得到通知,有一個「學習班」會過來,當時文化大革命還是火紅紅,階級「鬥爭」是熱熾熾,階級「敵人是虎視耽耽」,為了保護這羣站在「香港反英抗暴鬥爭最前綫的革命小將」,深圳海關破格省卻那些入境「寫介紹書」和行李檢查等程序。(還記得香港的回港証和大陸的介紹書這些舊事嗎?)大伙過了深圳橋,被接待到一個空置客運廳,幾位解放軍叔叔正襟危坐的等着。「都來了吧!」其中一位先站起來,很威嚴的說﹕「同志們!你們辛苦了,我代表祖國人民歡迎你們。」先來一個例行的「共八股」大家鼓起掌來,他停了鼓掌大家也跟着停下來,續說:「主席說今天形勢大好,比任何時間都好!」大家又鼓起掌來,他舉手示意停,說﹕「長話短說,今天各抗暴小將來我們軍區参加學習班,外面鬥爭形勢還激烈,無產階級的敵人還在搞事,為大家安全要保密,所以由這裏到軍區,同志們坐在車上別東張西望,也別問這問那,明白了嗎?」大家很不習慣這樣的環境,你眼望我眼之際,客運廳的幾扇門打開,外面停了幾部.... 不是冷氣客車,當然嘛!軍隊艱苦樸素當然用軍車,幾台綠色,帆布帳頂的東風牌軍用大卡車。大家看見卻興奮不已。當然,這是和解放軍叔叔近距離接觸的第一步。



軍車走在凹凸不平的道路上,車斗上沒有正式的坐椅,給坐的只是橫排兩行木板,帆布帳覆蓋着整個車斗,又悶又熱,大家在開車最初十多分鐘的熱情高漲,慢慢被車斗內温度和汔油廢氣打垮了,慢慢的靜止下來,坐在車尾的兩位軍人,也是滿頭大汗卻風紋不動坐着,微笑的說﹕「快到了還有三、五分鐘。」話完不久,軍車停了下來,軍人說﹕「同志們,下車吧!」


大家從卡車「跳」下來,深深的吸了口新鮮空氣,提着行李在隨車軍人指領下列隊往前走,見前面路旁兩邊密麻麻站滿穿綠色軍裝,帽上紅五角星,衣領上「一面紅旗兩邊掛」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他們在軍官的領導下,一時唱着歌,歌聲嘹亮洪壯,一時叫着口號「歡迎,歡迎,熱烈歡迎!」「堅决支持香港同胞抗暴鬥爭!」「解放軍是堅強後盾!」口號一浪接一浪,响而不亂,軍隊嘛!從香港來的這批散兵游勇在軍人的領引下,右手揮動着紅書,口中唸着「....萬歲!.... 萬歲!」穿過了歡迎的人羣,進入其中一個營區。整個營區寂靜,清潔得難以想像這裏生活上千多人。間中見軍人在路上勞務,有些像火伕,推着盛柴薪的木車,有炊事員(厨子)趕着快要被屠宰的大猪﹔附近傳來「噠噠噠噠」的機槍聲,大家又興奮起來,英雄的解放軍就在自己的週圍。



大家被分配好房子,每個小屋的學習班成員都由兩個解放軍負責指導,講解在軍營內的紀律,生活範圍,作息時間及一些要注意事項。教他們列隊,行進,不完全也不是嚴格的軍訓,但在軍營內,起碼要像個樣子吧。夜幕初垂,軍營辦了個「文藝歡迎會」,學習班當然像貴賓般,一行三十人坐在前排的小凳子上。歡迎會未開始,解放軍們可熱閙了,先來一個「鬥歌」,唱的當然是革命歌曲,各個連隊輪着一個連一個連隊,一首接一首的唱,百多人一個連隊,其歌聲洪壯有力,其中一個剛入伍的新兵連,唱功也不濃包,唱完一圈靜了下來,一個解放軍站起來,向着全部軍人起唱着﹕(普通話)「學習班,哎吔呵嘻,來一個,哎吔呵嘻!」學習班沒準備而來,你眼望我眼,有些嚇得把頭縮到兩肩中間,有些傻傻的笑﹔軍人們開心得大笑跟着有連隊步步緊迫,齊聲高呼﹕(普通話)「快快快!不要像個老太太!」話未落另一個連隊隨即接上﹕(普通話)「一二三四五,我們等得很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們等得很心急!」此刻學習班交不出功課羞得無自容。如是者靜了片刻,向陽站起來,微笑地舉起雙手作指揮狀,跟着很清淅唱了第一句「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跟着學習班會其意,全體站起來,向着軍人們隨着向陽唱起來... 剛才站起來的那位解放軍走到向陽旁邊笑笑,低聲說﹕「好小子,那我們一起唱吧!」接着他指揮千多人完成了一個大合唱:「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 我們的干部要關心每一個戰士,一切革命隊伍的人都要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幫助。」



接着的文藝節目,有舞蹈,造形朗誦,是軍區內軍隊文工團專業演出,雖然沒有專業燈光音響効果,卻使大家看得如痴如醉,最使人難忘的是「江姐綉紅旗」一段造形舞蹈,先烈慷慨就義叫人落淚。晚會完了,會場只剩下學習班的三十個同學,圍坐在一起,學習班中文戰隊只有三個,其他都是左校派來,負責學習班的有六個解放軍和今天在海關接他們的講話的那一位,是營區的韓政委(政治委員)。大家話匣打開,政委先說國內形勢和香港形勢,聽得大家熱血沸騰,一個男生悲憤的站起來說﹕「政委,我父親在五日二十二日花園道血案被打瞎了一顆眼睛,港英還不放過將他逮了!政委,給我們槍,讓我們打過去!」



(筆者註﹕上面故事,筆者並不在場,是當年親歷其境的前輩口述告知,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