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哭吧,香港!

哭吧,香港!


網絡圖片

先看一篇轉寄來陳耀華教授夫人,陳淑安女士 (香港教育學院名譽博士)郵件,此文章陳女士曾嘗試投稿到明報試圖把它刊登出來,怎料明報以搞擠為理由拒絕出稿。



香港人,夠了,停下來想一想好嗎?

"你還可以「香港人」這稱號為之自豪? 曾幾何時,早在六七十年代,「香港人」這個稱號代表著「拼勁」、「敢於創新」、「包容體諒」、「理性講道理」、「相敬如賓」、「求同異」、「力爭上游」、「團結一致」、「為別人為自己而憑一雙手去努力奮鬥」等等的精神。也曾幾何時,我們即使面對再大的風浪,諸如一九六七年的大暴動、二千年間的經濟泡沫、金融風暴、以至是零三年的沙士,我們都 一一捱過。



O一二年至今,香港變得失控、似是患有思覺失調,把所有未經正式證實的事件和自我幻想出來的一切可能性變成真實發生過的事實;香港人視當權者,包括一眾為社會做事的官員為無物,視他們為我們每一個人的殺父仇人;我們在社交網站上互相臭罵,視社交網站為戰場來進行一連串反恐式人身攻擊;在現實生活中,有些香港人差不多每個星期日也到政府總部或街上遊行示威, 有人衝擊警方既定的防線和底線,挑釁警方,視法律為無物,視警察為小丑,是他們手中可把玩的低能兒童;香港人再沒有容忍別人的耐性,官員一個小小失誤就可以成為眾矢之的的血肉箭靶,非要人頭落地不可。還有更甚的,自從香港引入高官問責制度,香港人心裡只有問責問責再問責,把所有責任和自己的責任都推到一個人身上,犯了一個微不足道的錯誤就要官員下台謝罪,多次向公眾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青年人有書不讀,有工不返,寧願走到街上示威,向政府各官員問責,整個社會是欠了他們,他們找不到工作是社會的錯,香港的錯,不是他們沒有好好自我反省的錯。在很多香港人心裡,只有把責任推卸給別人,向別人問責,攻擊別人,錯的永遠是別人,用文字和言語向別人唾罵。



香港已不再是從前的香港:抱樂觀態度去面對逆境,能逆境自強、求同
異和包容體諒,再沒有默默耕耘的勇氣,什麼不怕困難、迎難而上、對未來有信心、團結不分化、和諧共處等九七年前的香港核心價值,已經一下子變成你們今日所講的「大話」:你們不相信別人,就說別人講大話,一句「你呃人」成為你們的口號、口頭禪,動輒叫高官下台,動輒更粗口罵人父母!你還有沒有家教?你還有沒有資格稱自己為人?



香港一眾所有泛民議員,所謂的學者;你配不起自稱為「香港人」這個美譽,因為你已成為全世界被恥笑的對象:社會不斷製造反對聲音,把社會撕裂,破壞社會安寧,破壞法治精神,以「自由」「民主」凌駕於法律和和平理性之上,不斷以抹黑、嬉笑怒罵的手法蹂躪一眾為香港做實事的政府,在你們的心目中,官員是你們的蟻民,那你們又是什麼?你們和在社會上散播恐怖主義和破壞社會的拉登有什麼分別?



當台灣、韓國、日本甚至其他國家的經濟慢慢起飛,香港仍停滯不前:她已經給所有天天搞事的政客、政黨、反對政府者、 以自由凌駕一切的所有所謂「學者」和聲音拖垮,天天內耗不斷的社會只會令社會繼續撕裂,在國際舞台上滅亡!



泛民議員,你們是破壞香港的始作俑者,你們應該受到社會的唾罵和指責,你們所有犯的過錯比拉登更重,你們
破壞了香港的核心價值



學者
學棍,你們以知識蒙騙所有社會上的人,你們簡直是教學之恥!香港不需要你們的學者硬塞所謂的智慧給我們的下一代!我們不需要你們代言,代思想。

香港,你已把自己曾經一手建立起、可以引以自豪的安樂窩一手破壞!

香港,夠了,停下來想一想好嗎?

香港是需要我們的理性和包容去面對一切困難,我們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一切逆境,我們不可以再內耗,我們要重新學習接納別人的意見和理性討論問題!我們不要以語言暴力狙擊特首和一眾官員,我們不是黑社會成員,我們不要武力政治,我們更不要政黨政客天天以自由民主雙普選來騎劫沉默大多數的聲音!香港想要社會前進,不是這樣的。

我期望未來的香港會變回理性,有智慧,而不是今天的反智,狂妄,活像個瘋人。"
(註﹕此文標題是筆者加上)




看了這篇文章,大胆說是寫出了目前香港政治概況,筆者亦不想多說,只想就幾件事寫出來。先說七一遊行,如果說香港的唯一基石是司法,司法的依據是什麼?是事實,事實是用什麼衡量,是人証和物証(法律、案例、現場、時間、數據、科學、實驗......等等)。人証有不可靠之處是人有謊言、立塲、偏見和片面,但物証就是個不言語的事實証人。由銅鑼灣維園到中環香港政府總部距離有多遠?以往的七一遊行由維園行到政府總部的時間約45分鐘,今次卻行了一個半鐘頭,行多了一倍時間。警方說高峰期的遊行人數9.86萬人,由於主辦單位與警方都各有自己的立場與偏見,所以他們的數字皆不可盡信。比較可靠的應是學者搞的客觀統計。他們是派出統計人員站在遊行人士途經的天橋上分工點算的,每個時段有紀錄,並有人負責攝錄存檔。他們不但會點算行過天橋的人數,還會調查中途加入的比例,再乘上這個參數,可謂相當客觀.....


不過,由學者做出來的統計也有差異,高的有17.2萬,低的只有12.2萬,平均是14.7萬,遠比51萬為低。有人因而罵學者偏幫政府,但我相信學者的數字遠比主辦單位的宣稱更接近事實
普通人對甚麼叫50萬根本沒有概念,他們只看見電視新聞上人頭湧湧,但究竟是5萬還是50萬就沒法判斷。曾有數學老師為了讓學生知道100萬有多少,叫一組學生去數100萬枝牙籤,結果數了一個星期,還未數得確實數字。


我很懷疑,主辦單位究竟知不知道51萬人有多少。若然七一遊行真有51萬人,而途中加入又不一定經過統計站的人有50%,那經過的人也應該有51÷(1+50%)=34萬。如果遊行歷時6個鐘頭,每分鐘經過統計站的人就有34÷6÷60=944人。只要到實地視察一下,就知道要一分鐘內有這麼多人經過是不可能的事。據學者的統計,在高峰期,每分鐘也只有500人經過。
再說由維園到政府總部的十公里遊行途經路面上,六小時內能容得上五十萬人通過嗎?其實,有十多萬人參加遊行,國際上也少見,已有足夠的代表性,沒有必要再去誇大;這反會予人不盡不實的感覺
(資料來源及節錄:C觀點,施永青--如何統計七一遊行人數2014年7月四日)



即使泛民吹噓有51萬人参與七一遊行,這可以代表七百一十五萬香港市民沉默的大多數嗎? 在七一遊行完畢,前幾天所謂「全民投」後曾表示暫不佔中的學聯,在黃小子帶領的學民思潮,「學聯方案」落敗了,急不及待,兵分兩路,一批留守政府總部,一班佔據遮打道做一個佔中預演。先看看另一位資深傳媒人怎樣形容這位「學民悍將」:



學民之子代港人守至最後一刻 

來到遮打花園,終於見到一群靜靜坐著的學民思潮後生仔,遊行「終點」在望。望一望手錶,已是晚上10:00,整個遊行路綫感覺好像坐時光隧道,將今年所有必讀新聞讀了一遍。此時遠處傳來一把慷慨激昂的聲音高呼著,「自己香港自己救!自己特首自己揀!」,喊著口號的正是學民召集人黃之鋒。一個還未夠十八歲的學生,在數十萬成年人面前
(真誇張,在數十個政府大球塲的成年人面前,場面浩大)呼籲各界留守遮打道至早上,稱迫使政府面對公民提名訴求。之後又有學聯的周永康指,自己和台下一班學生已抱著被刑拘的決心,仍要以「公民抗命」喚起港人良心。即使一早知道警方已準備好橡膠子彈(未知蔡博文何來消息証實),但他們仍多次向警察表示不要用暴力,讓他們靜靜留到今天早上8:00自行離去。年少多好?頑劣多好? 蔡博文 201472香港新浪新聞編輯)



不過,這位「學民之子」發表過一篇名為「重奪政府」的文章201376日 星島日報)最要命的一段,請大家細讀一下,不是欣賞他的文采,而是看清楚這班小朋友的狼子野心.....看清楚了吧,「多年來我們常不期然地把政改方案討論的主導權和發言權,拱手相讓給民主派中有頭有面政治明星,接下來便上演一幕又一幕民主派領袖與建制勢力的泥槳摔角,假若我們不想重蹈覆轍讓重奪政府淪為空談,便要放棄那種尋找民主代理人的心態,切實地重奪一個屬的香港人的政府。」這是說你們(民主派)都不濟事,我們來吧!黃小朋友要做政治明星的野心可不少啊,不過他目前在某程度上還要在家長監護下,俗語說的「未夠枰」,連選舉和被選權都未有,能嗎? 話說回來如果他們這班小朋友背後沒有人支持和教唆,你信嗎?他們的經濟來源處取得? 今天「佔中」、明天「重奪」、後天「......」,筆者隱約看見是「港獨」「奪權政變」的影子。



「有人要强佔你屋,但此人先告訴你,他要留到另天早上八時才走,並警告你不能使用過份武力」如果筆者這樣的寫,你看了一定覺得筆者瘋了,並非如此,是兩篇「警告警方」的撰寫人才是瘋了。


學聯籲參加者三思教協警告執法人員
07 - 01 13:03
學民思潮和學聯發起在民陣的七一大遊行後,預演「佔中」行動,佔領中環遮打道及包圍特首辦至明日8時。學聯呼籲參加者要了解,預演行動屬非法集會,需承擔法律風險,也呼籲學生參加前要三思,因留案底會影響前途。教協指出,學生已公開聲明行動將堅持和平非暴力,因此,嚴正警告執法的人員,不能濫用武力對待學生。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預演行動在今晚12時後開始。按照計劃,示威者屆時會在遮打道靜坐,不會主動衝擊警方。不過,岑敖暉呼籲參加者要了解,自己屆時正參加非法集會,觸犯《公安條例》,要承擔法律風險。岑敖暉呼籲學生,參加前應先與家長溝通。岑敖暉還預料,行動會影響明早中環區內的交通,上班人士或會因而遲到。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表示,對於學生預先張揚的和平非暴力抗爭行動,實在是公民表達政見的重要權利,更是推動香港政制發展的進步力量,特區政府必須虛心聆聽年青一代的諍言。教協指出,學生已公開聲明行動將堅持和平非暴力,從而爭取更多市民認同並支持,因此,嚴正警告執法的警方人員,絕對不能濫用武力對待參與行動的學生。201471日星島日報)



教協要求監警會全程監察七一遊行
07 - 01 13:10
民陣發起的七一遊行今日舉行。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表示,樂於見到遊行期間警方的表現能得到監察。教協理事暨監警會成員黃碧雲,已聯絡監警會主席郭琳廣,要求安排監警會成員除觀察七一遊行外,同時觀察警方對學生包圍特首辦及佔領中環遮打道整個過程的處理手法。此外,教協要求監警會各成員,尤其是作為民意代表的立法會議員成員,必須親自到場觀察警方的行為,保證執法者不敢濫權及挑釁。201471日星島日報)




學民思潮的是次預演佔中,有一說是未有申報警方,另一說是經已得到警方的「不反對通知」,但時限至凌晨十二時要結束。泛民經常有人大聲要法治,有人大聲要民主,該晚警方用「武力清塲」是法治重要還是民主重要,最終民和自由不能凌駕於司法。而最有趣的是; 倡議佔中的三子和策劃預演佔中的黃孩子們都不在被抬走的名單之內。上文資深傳媒所寫的標「學民之子代港人守至最後一刻」似乎要改為「學民之耻害港人守至最後一刻,他們先溜走了 。 反正你說是預演佔中,為何又不准警方預演拘捕破壞法治和挑戰司法制度的壞份子非法佔中呢?



香港是聲大夾惡是真理,今日的新聞報導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全過程,梁振英入會場未站定經已被泛民議員舉牌質問為何不為「五十萬人上街表態」,答問會不是大家先坐下來有問有答的嗎? 特首剛站在講台,就遭泛民議員掟雜物,狂郁民議員掟玻璃杯。特首辦報警,重案組到塲取証,殘加落議員竟然指責警方踐踏立法會尊嚴。如此泛民議員舉牌的、掟杯的和指責司法的不是豈有此理嗎?豈有聲大夾惡是真理!



要哭!哭吧,香港!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