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香港動亂「佔中會流血嗎?」



寫「有生之年」同時,湊巧又與現時香港動亂同時出現,居港網友當然對「市民」衝擊立法會事,比雨中淋知得更清楚。於去年八月雨中淋曾上載一些資料和個人觀點,不幸言中,出現了前幾天的立法會動亂。憑事據理,如果佔中真的出現,希望不讓雨中淋的烏鴉嘴巴言中釀成大災。目前很明朗的看到,中央、港府態度越來越強硬,如箭在强弩,反觀佔中派始終拿不出一個確實方案和時間表,6.22公投看來只是一個下台階,前些時間「佔中三子」說過如果不超過十萬人(如果以全港人口七百萬計算,百分率是1.4%参與公投,理由是「不是我不想佔中,而是你們不支持」他們會向公眾道歉,這也暗示佔中行動名正言順「下台謝罪」。



秀才暴動
文章日期:08/04/2013 06:24 am 於雅虎網博


 網上圖片

不再詳細去說;由香港大學法律糸副教授戴耀廷倡議「佔領中環」行動的理念、動機和背景,因為是見人見智,各持各的立場。只想說說這塲「秀才暴動」的成功率有多高。



如果成功率高的話,這個行動早已實行,又那容我在這說東話西,就是不管是「佔中」方面,還是政府方面仍然在評佔這塲「秀才暴動」的可能性。香港政府是站在觀望的被動地位,而佔中行動成員始終在主動位置;(註:現時情形政府反應强硬,兩端位置剛相反了)這個評估两方都攪盡腦汁,久不久由警務處長發出聲明說會依法拘捕違法人士,這就是香港政府的底綫,這條底綫劃得很清楚,亦相對地回應了佔中行動戴耀廷先生說的公民抗命方法。



首先要明白了解什麼是公民抗命呢?
「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亦解作公民不服從,是指當公民發現某一條或某部份法律、行政指令不合理時,主動拒絕遵守政府或強權的若干法律、要求或命令,而不訴諸於暴力,這是非暴力抗議的一項主要策略。



公民不服從(公民抗命)是人們反抗法律不公的方法之一,在許多非暴力抗議運動中都有使用,包括在印度甘地的社會福利運動以及從大英帝國獨立。在南非有曼德拉針對種族隔離的鬥爭、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以及世界范圍內的各種和平運動。



作為公民不服從的行動,可以選擇故意觸犯某項法律,例如採取和平的阻塞,或非法佔據某些設施、地點。抗議者通過這種非暴力的擾亂行為,進而導致當局採取逮捕或攻擊。



在甘地當年的公民抗命中,抗議者預先進行培訓,這樣面對情況才能保持平靜,不抵抗,對當局才不會構成威脅。以甘地所提出要點為例子:

1. 公民抗議者不懐有憤怒情緒;
2. 忍受對方的惱怒;
3. 忍受對方的攻擊,不進行報復,即使遭到處罸也不屈從;
4. 面對當局人員實施逮捕,公民抗議者將配合拘捕,即使當局試圖沒收其財產,也不進行反抗;
5. 若抗議公民的財產是受托性質,他將可以拒絕服從,即使喪失生命也要加以捍衛,但不能進行報復;
6. 報復行為包括咒罵:
7. 抗議公民絕不侮辱對方,也不會採取新式的喊叫;
8. 抗議公民不向英國國旗敬禮,對於官員,無論英國的還是印度的,也不能進行侮辱;
9. 在鬥爭期間,如果有人侮辱官員,或對其實施攻擊,抗議公民將保護該官員,即使有生命危險,也要使其免受攻擊。」



上面節錄自「維基百科公民抗命」。當然,這不是墨守成規,時代不同,環境不同和抗爭對象也不同,戴耀廷先生的佔中行動概念與上述各點大致相同..... 和平、不反抗、不抗辯、在不屈從下接受處罸,甚至若真的遇到拘捕而漏網者,戴耀廷先生倡議該等漏網人仕自己自首投案。大有「誓要把牢底坐穿」的氣概。



先說香港這個示威之都,有那一次示威是和和平平.....等一等,先別怪警察那一方,也別先拿出公民權這條黃金鐧,只是看每次示威都有混亂和憤怒情緒發生,也不排除有""滲入挑起事端的可能性,例如蒙了面的「V煞」,戴先生的「佔中」成員有把握能控制這個發生的可能性嗎?連警察都有甚難度,「秀才」們可以嗎?我絕對相信要是佔中運動實行話,這必然會發生而失控。



再引述「從最近兩位立法會議員,非法集結罪成被判入獄,緩刑兼罸款的案件(黃毓民被判處6周監禁,緩刑14個月、陳偉業被判監5周,緩刑12個月)可以具體看到参與佔中者有可能面對刑責。裁判法官杜浩成判案時指出:沒有人可以凌駕法律,否則法治精神無從說起,就算是對社會議題有强烈意見的人,犯法也要負上刑事責任。



公民抗命的可能代價,發起運動的戴耀廷先生知道得很清楚。他當初提出佔中構思時,曾表示希望由本身打好了事業和經濟基礎人士参加,關鍵是事態會否按他主觀願望發展」(摘錄自星島日報2013630日社評,題為:正視家長憂慮,防佔中失控風險)



戴耀廷先生起先心目中,参與佔中人士是有事業和經濟基礎,例如他自己,最低限度是個中產階級、知識份子..... 這樣前景美滿,有幾許人會放得低事業與家庭,會和戴耀廷先生走在最前綫嗎?會有!一定會有,不過為數會不多,起碼以前言之鑿鑿說支持和参與的幾位議員,現經己噤若寒蟬。我想沒有多議員會拿自己的優厚薪酬(註﹕月薪連各項津貼約十四萬港元)宏寬事業來為這塲無把握之仗押下賭注,也絕對相信何俊仁議員不會如他自己在2013213日所說(註﹕星島日報刊何俊仁倡集體燒區旗挑戰警方 何俊仁昨日指出,十分欣賞戴耀廷這計畫。他認為此做法甚具組織性,而且號召力強,「我個人一定會參與,我怎可能見到他這一個斯斯文文的教授被人拉,而我仍坐在這裏?」往監獄走一趟,看來這塲「秀才暴動」還時在打着雷,雨還是下不出,要是勉强下場雨,香港必有血影之災!




「佔領中環」這個行動概念經已拋了出來,但未有行動,不過先祝戴耀廷先生著作新書「佔領中環」,一紙風行.....



轉錄兩篇星島日報專稿供各位参考分析,「佔中會流血嗎?」
經這一夜,誰敢保證佔中「和平」?
06 - 15 00:03

(星島日報報道)  舉著「保新界東北」旗幟的激進社運人士,早前闖入立法會大堂肆意搗亂後,仍意猶未盡,前晚趁財委會審議前期工程撥款,再次發動強攻,以暴力移鐵馬、撬大門、毀外牆,圖突破警方防綫,衝進議事廳,幸好警員死守入口,否則必出現更嚴重衝突,甚至危及議員人身安全。由於電視台直播整個過程,公眾都可以清楚看到,所謂「村民爭取權益行動」,已完全走樣,區內小部分居民的訴求,成為了激進人士製造暴力衝突的藉口。


從現場所見,強攻大門最猛烈的示威者中,新界東北村民絕無僅有,大部分是年輕人和學生,他們主要分為三批,一是在過往衝突中經常出現、「熟口熟面」的政治組織成員,包括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活躍分子及議員助理;二是思想激進的學生和社運分子,他們來自多個「小團體」,如土地正義聯盟、左翼二十一、香港人優先、學聯等,是不同社運的常客;三是經互聯網發動,湧來追求「刺激」的其他年輕人。


訴求只是手段衝擊才是目的
這個「組合」近年四處出擊,凡有爭論性議題,都見到他們蹤影,而且一貫不屑採用「和平理性」方式,也不會坐下來慢慢談,一出手便強闖會場,粗暴推撞他們「聽不順耳、看不順眼」的人,認為這樣才可以顛覆既定的秩序,挑戰權威。基於這思維,對他們來說,任何訴求都只是手段,衝擊才是真正的目的。


由於他們口號夠漂亮、聲音夠大,又擅於佔據「正義高地」,竟然變成了市民大眾的化身,代表性一下子膨脹百倍。例如今次反新界東北發展行動,只區區數百示威者,卻儼然代表新界東北全部居民,把自己的意願,無限擴大為數十萬人的意願,要求政府依照他們的指揮棒行事。
其他泛民議員不會看不到民意被激進分子挾持,但也知道如不順他們的意,不表現支持態度,便會受到他們圍攻,給扣上「保皇」罪名,因而失去選票,所以都違心地認同示威者發出的是「人民的聲音」,表達的是「人民的憤怒」,在議事廳內裏應外合,阻撓通過撥款,以示也參與這場「正義抗爭」。在爆發暴力衝突後,一些激進派議員更藉機「抽水」,向示威者高呼支持他們的「合理要求」,目的顯而易見,就是鞏固自己的「基本盤」,強化「敢於鬥爭」的形象。這也正好解釋,為何一批議員助理走在衝擊最前綫,利用其身分穿梭於立會內外,其實背後有「老闆」的影子。



群眾難以控制暴力恐升級
既然「鬥爭」是這些激進人士的目的,一些議員建議政府重新討論新界東北發展,與公眾從長計議,以紓解矛盾,這想法未免太天真。如果香港還在這問題上喋喋不休,議而不決,只會讓激進人士有更多機會玩抗爭遊戲,衝擊事件將持續不斷,甚至弄出更嚴重騷亂,而整個計畫將曠日持久,永難落實。



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只是小試牛刀,這股激進力量已經摩拳擦掌,準備就特首普選打一場更大的仗。可以預見,除非實行公民提名,否則任何方案都不會被他們接受,他們亦希望如此,因為到時就大有理由發動「佔領中環」之戰,衝擊的刺激程度,將比強攻立法會大得多。由今次事件可見,「佔中」一旦發生,群眾行為將完全沒法預測,沒有任何領導者可以保證參與的人「和平理性」,最大可能是,激進人士一哄而起,一呼百應,觸發比今次更猛烈的暴力衝突。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昨在報章撰文,指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說他們沒能力確保行動演變成暴力衝突,是「以偏概全的錯誤」,因為過往許多次集會都很和平。他寫此文時,衝擊立法會事件還未發生,今日他還夠膽拍心口保證「佔中」將充滿「愛與和平」,一定不會出現暴力嗎?



陳健民:佔中不會發生衝擊
06 - 15 00:03


 (星島日報報道)  示威者上周五衝擊立法會,公民黨湯家驊坦言,擔心衝擊事件會是佔中預演。但佔中發起人陳健民認為兩者情況不同,若佔中真的發生,不擔心會出現激烈衝擊,應該要對港人的行事方式有信心。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表示,本港醫療系統已有應變措施,處理出現大量受傷人數的突變事故。



陳健民認為,立法會上星期發生衝突,是由於「議會閉塞」,沒有讓社會充分討論新界東北發展,才會造成如此局面。然而,佔中要求參加者只需安靜坐在馬路,毋須衝擊任何地方,情況不同。本港以往亦有多次大型集會,甚至包圍政總,都沒有出過亂子,因此相信絕大部分市民皆和平理性,會聽從指令進行示威,即使屆時或會有少數人出現過激行為,亦能夠「穩得住」大部分參與者;而佔中糾察培訓亦有相關訓練,穩定群眾情緒和維持秩序。


不過,公民黨湯家驊昨出席電台節目時直言,擔心上星期的衝擊事件是佔中預演,「佔中三子無論良好意願如何,如果有一班年輕人不怕被警察拘捕,不怕有暴力,他們的行為你根本阻止不了,我覺得這非常令人憂慮」。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重申官方立場,表明不希望出現佔中,但醫管局已就可能出現大量傷者,準備醫療應對方案,例如局方會盡快派出醫療隊到現場將傷者分流,和其他救護部門協調,將不同程度傷者送到不同醫院處理;同時亦會與消防和警方合作制定應變安排。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