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唐‧羅隱《自遣》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有緣千里會,無情萬股愁,
得即高歌失亦休。
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 ,眀日愁來眀日愁。


圍棋走一步,叫走一子。原意是,下棋對奕,下錯了一著,可令全盤棋輸掉。 後來引伸意是,在重要時刻做錯決定,導致全局失敗。 時移世易,「一子錯」這個句子先前還連在特區政府的施政方面,但目前在時政看來,特區政府經已漸漸走出窘境,開始不再被泛民牽着鼻子走。不單如此,而且是主出擊,當然這離不開「亞爺」發功,但最重要的是「自決派」表演的粗劣宣誓鬧劇,為中央制造了一個機會和藉口,泛民擦着波邊也受着牽連,支持難不支持更難。中央怎容放過這好時機,各級官員紛紛為港獨問題「表態」默許,來一個「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先來個釋法,然後來個「個別擊破逐個捉」。



回看香港時政紛亂的開始.....紛亂是指在群眾被發動起來與政府「對抗」,起先是2002年的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繼而是2012年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註:在本文老雨並非分析二十三條立法和東北發展計劃的是與非),那個時候,社會開始凝聚了一股對抗政府的力量,而泛民在其中扮演一角不單是重要,而且是領導角色。由梁振英就任特區首長後,泛民人馬這側認為梁振英是小圈子選舉出來的特首,反對的聲音和行動越趨越烈。接着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的衝擊政府,2012月的「反對國民教育」,冒起另一個新生力量:學生。這股渴求民主的力量不但與當時泛民勢力扭成一氣,而且在2014年發生佔中運動期間騎劫了泛民的主導地位。所謂「剃人頭者人亦剃之」,就在佔中陣形中,最危險的另一股勢力終於出現:本土派,他們打着本土的旗號佔領了九龍旺角和香港銅鑼灣兩個陣地,不但與政府對峙,而且抗拒以泛民為中心的領導。由本土概念影响和外來力量的誘導,香港學生陣形中衍生了尋求「香港獨立」的意向,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在刋出「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的第一篇港獨宣言,再於20163月再刊出另一篇名為「香港青年時代宣言」,明列了三個方向和要求。香港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建立民主政府;全民制訂香港憲法。  觸動北京的神經,加强對香港管治。



 上面所列的是概述粗說自2012年開始,香港泛民陣形在爭取民主過程,從量開始到質的變化。從這年間這麽多的運動中,的確有能力地喚起大量香港市民對一些社會現象關注,但很可惜,泛民不但沒有因此而壯大,反之是被「港獨、自決」的侵蝕,從本質上經已起了很大的變化。



說說特區政府這方面,由董建華這老好人執政,他和中央政府都在回歸後的一兩年間「蜜月期」,一廂情願的認為香港特區政府承接了港英政府管治班底,應該是有能力解厄舒困,但是情況超出了當時政策的設想範圍。以前港英時期是殖民地,回歸後是中國(香港)人自已當家作主。問題越來越尖銳和對立,泛民陣形以前在洋鬼子的屋簷下噤若塞蟬,現在則監察政府大任在肩。另一方面使中央放鬆警戒線的是,香港一國兩制是做一個樣本給台灣政府看,所以香港發生很多尖銳問題如二十三條立法,國民教育和政改佔中,都讓香港特區政府自已處理。自佔中後香港立法會成為了一個逢政必反基地,有議員以為三權獨立的保護傘下,在非會議的爭論,暗示要推翻中共一黨專政等反中央行為,而泛民議員所扮演的並非監察政府,而是一個反特區政府施政,反中央領導的輿論核心,令中央政府開始關注這個香港第二的權力機構。港獨氣焰迫人,長期不表態的中央政府,終於凡處理香港政治上代香港特區政府先開口,這等同了說:香港管好民生法治便可以了,政治方面由中央來扛吧!最近這次釋法何其準,何其快就証明了這一點。



知已自彼,方能百戰百勝,老雨曾經用「屋簷下」一詞,這是個鐵一般事實,很多香港市民抗拒這個說法,香港不是高度自治的嗎?不是五十年不變的嗎?本來是的,現在經已改變了,是香港部份人改變了中央對香港在實際作用上的看法。很多泛民議員,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香港的決策是香港政府的「中央政策組」,它是政府的智囊。中央政策組(簡稱中策組,英語:Central Policy Unit),香港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將之定位為「與政府各個局合作做研究的智囊」,中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自我定位為「政策参謀部...當然是政府的工具,從來都不是獨立、不是中立的...政府有必要參與輿論活動,鼓動民意,否則只是捱打」。另一個負責管理香港事務,傳達到中央及人大的機構就是港人熟識的「港澳辦」,香港的中策組和港澳辦內對香港事務瞭如指掌。需知道港獨思惟至今仍然是一個「意識形態」階段,未有顯注的實際行動;中共亦是由「共產主義」這股意識形態發展到行動,成立了一個新中國,想想,中央能讓港獨思惟能在港萌芽嗎?這次的宣誓風波後,政府向其他四議員司法覆核,當然是受命於中央,根本與梁振英連任與否沾不上半絲關係。




結尾語本來是寫在一位網友博客的回應欄上,畧修改部份放在這裏:香港泛民真奇怪,不知是否日鬧夜鬧,日數夜數共產黨罪行,它就會謝罪下台,因此習慣一個不分是非、不分時間歷史,炒一大堆:近的以六四、文革,遠的三反四反、鬥地主去辱罵中共一番,駡完又沒結果,香港市民聽慣聽厭了,嗰班後生旺角掟完磚頭繼續北上尋歡作樂,泛民如果不深思一下日後爭取民主路向,乾脆去鵝頸橋開個打小人攤檔,724打中共小人好了。如果心態如此,立場如斯,逢政必反,逢共必反,香港是福嗎?老雨不是說要委曲求「存」,而是要有理有利,總是有方法的。香港政壇上真是無一有遠見之大將,才會有梁游醜劇的發生。可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