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一叔「初春香江局勢有感」


一叔……初春香江局勢有感


網絡圖片



老雨之所以稱己為「老」,是因自以年長比眾者大。
說真!博上見多博友,詞句穩重,不苟言笑,豈有老雨跳皮潑野,百厭無賴,像七歲頑童(你就想……自量下啦老蚊公)!

與博友凌子卉相交多年矣,知凌姐於雅虎時代以「滄海一粟」為雅號,雅虎息後歌谷重逢,老雨高攀濫竽和詩乙首,繼而稱凌姐曰「一叔」。莫明者撲朔迷離,安能辨雄雌,弄得凌姐啼笑皆非。

老雨非「吐」詩之輩,搜索枯腸方能成句,更不明「平仄」韻律,故擱筆免貽笑大方。謝   上篇凌姐留【六幺令‧紅塵客夢】,老雨竟心動按律填詞,管它「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一吐鬱結,狗尾續貂和凌姐一曲。


                    【六幺令‧紅塵客夢】 凌子卉

                    腥風慘掃,斜雨又持續。
                    香江港灣喧洩,洋紫荊低哭。
                    昨夜元宵已過,今夕當依俗。
                    斷崖幽谷,環生如夢,寐裡紅塵似殘菊。

                    莫道朝陽常現,變幻無從逐。
                    綺麗芳草多嬌,亦步趨黄鵠。
                    好韻總需妙譜,枉彈相思曲。
                    癡眸呆目,前瞻妄處,惆悵獅山皺眉蹙。


                    【六幺令‧囂塵惡夢】 雨中淋

                    腥風狂掃,血雨再延續。
                    本土囂塵焰洩,龍獅傳港獨。
                    往年佔中已過,俑者未囚獄。
                    律法如谷,判官似木,容縱惡徒仍逐鹿。

                    盼望朝霞重現,維港回面目。
                    傲視東方多驕,懷志若鴻鵠。
                    奈何立會議事,群醜唱鬼曲。
                    外憂內患,遠瞻前路,太平山下愁蹙蹙



有說「人在做,天在看」,也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勸句作惡者諸惡莫作,回頭是岸。合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