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 (一)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 (一)



網絡圖片


香港經過史無前例的民主運動,市面除了幾許零星的抗爭標語,間中有人撑起黃雨傘在大型群眾活動顯示民主訴求,一批為撈政治資本、被學聯批評「我們(學聯)留守到最後,你們(泛民議員)最後才留守」的泛民議員,在立法會與政府「對着幹」外,一切似乎歸於沉寂。



終於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上,打破了這個沉寂,主動提及「外國勢力滲入、支持及参與香港暴亂,會在適當時機向公眾公佈。亦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的「香港民族論」「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鼓吹「港獨」值得關注。幾天之後,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拋出一句驚人言論,「香港反佔中鬥爭還未結束,好戲還在後頭」。




這意味着「秋後算賬」。

(註:別錯誤理解「秋後算賬」一詞為政治打壓或白色恐佈,是秋收後結算成果,在這應解作做個總結,要負上刑責的當然會被起訴,當然不能不了了之、在對香港政策方向,和香港施政上錯誤要有所糾正等)

也意味到中央政府是確實掌握了足夠資料和証據,香港的「民主運動」有外國勢力支撑,危害國家安全等理據,來加强對香港的管治。另一方面是用實際行動來否定香港的「高度自治」並非「全面自治」。




自回歸以來,中央政府對香港政策是容忍和放寬,也盡量滿足香港的經濟民生需要,有些政策上,是基於香港本有的生活形態而與包容,例如一些一貫以來反華反共的政治組織。畢竟,中國倡議在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從一個理念出發,但從來沒有實際的實踐經驗,也當然在一個摸索階段,政策上會有偏差和出於中方的單方意願。此刻「港人治港」便遭遇一個歴史上苛刻的考驗,如果港人不能「自我修正」管治香港的話,中央政府將會把中國的南大門:香港這片彈丸之地加强管治。




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的民調顯示,佔中人士中,除了學生為主外,還有的是社工、教師、文化界人士和中產階級,他們大都份有較高教育程度、有獨立思考、分析能力。(註:上段節錄自網絡上博客文章)。民調跟中央政府對佔中評估不謀而合,香港民主運動有四個重「災區」,是法律、教育,傳媒和社工四個界別。而四界別正脗合上面兩大學民調指出的「中產、有較高教育和能獨立思考和分析」。


是福是禍?往下寫去可能會太長,所以會分段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