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人生百年

手寫板終於又出問題,所以「我手寫我心」,不能盡言,即使看了的、想了的、掂記的一些豈有此理的香港時政時事,無奈於「寫」不出來,說不出來,這種鬱結使人難受。


手寫板終於又出問題,「人在雨中淋」這個殘博,來訪者經已是寥寥可數而且留言者寡,看來正面臨停博危機,很唏噓,捨不得啊!



既無奈也捨不得,千方百計搜索枯腸,只能用最簡單的方法,轉載多年來貯存從別人轉傳過來的文章,與大家保持一個有限度的聯系,事不得已,請原諒!


雨中淋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為金,千萬珍惜。

人生百年,僅5個二十年而己。第一個二十年,求學為主;第二個二十年,事業為主;第三個二十年,是人生最為忙碌而艱難的時期,家庭、老人、子女、社會、工作,無不需要兼顧。唯有第四個二十年才是無憂無慮,無牽無絆, 享受人生的黃金時代。


       
享受人生的三大條件為金錢、時間與健康。對大多數人而言,第一個二十年缺乏的是金錢,第二、第三個二十年缺少的是時間,第五個二十年則健康成問題。惟獨第四個二十年中三大條件齊備,是享受人生的最好視窗期,但僅短短的二十年左右,稍縱即逝, 只有抓緊。


       
然而,在這個年齡段的人,並非都能享受人生,還有不少人過得很不如意,這是缺少了另一重要條件:良好的心態。他們中有的懷念著過去的權位,有的習慣了長期的勞累, 有的忙碌著當前的瑣事,有的憂慮於未來的日子—總而言之,心態放不開,不會享受眼前的黃金階段:沒權了還想去攬權,退休了再要去返聘,沒事的還要去找事,杞人還可去憂天。前述三大條件是受客觀限制的,而心態則是主觀控制的。 沒人可幫你,惟有自己調整。


       
6080,是人生第四個二十年,也是人生百年中唯一的黃金時代,是任何年齡段無可比擬的。你想想,20的小青年,他能品出龍井與毛尖的區別嗎?他能出茅臺與二鍋頭的區別嗎?他能出川菜與湘菜的區別嗎?他能聽出京胡與二胡的區別嗎?


60以後,再也用不著頭懸樑椎刺骨,熬紅雙眼,只為通過高考那座獨木橋;再也不用似伍子胥一夜愁白頭,只為那可憐可悲的晉升晉級;再也不用為伊消得人憔悴;再也不用懷抱冰火,心中煎熬;再也不怕利與義的衝突,靈與肉的相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60以後,我喜歡:一杯龍井在握,獨坐黃昏後。屋檐下,聽晚歸的雀鳥,輕言細語,結伴歸巢,啁啁啾啾,呢呢喃喃,那份溫馨和從容,讓人羨慕、嫉妒、愛。


60以後,我喜歡:漫步在林下泉邊,聽颯颯秋風,聽淙淙泉水,聽陣陣松濤,合奏著生命交響曲。潔淨空靈中演譯著大自然的雄渾力量,把生命的頑強在天地間漫延。


60以後,我喜歡:散步在荷塘邊田上。深秋的田野,空曠無人,土地沒有了莊稼的覆蓋,還原於原始的粗曠、坦蕩,似一幅油畫,令人遐思。荷塘中,枯瘦的荷梗,聳立在一泓秋水裡,枯酖荷葉,靜靜地躺在水面,幾隻雀鳥跳躍在水面上、荷梗間,啾啾覓食。好一幅八大山人的水墨丹青《墨荷圖》,畫筆瘦勁簡淡。


60以後,我喜歡:夕陽西下時,獨立大江邊。看大江東去,千帆過盡。一種絢爛過後的恬靜、一種安然、一種溫暖油然而生。芸芸眾生,或富貴,或貧窮。每個人生命裡都有屬於自己的峰,最終都會在60以後跌落、歸零。

     
60以後,我喜歡:夕陽中把盞漸醉的意境。凝眸飛瀉流丹的晚霞,呼吸著隨風而至的甜甜的桂香。一杯老酒獨酌、淺嘗、深醉,把盞人生,品味生命。杯中乾坤只是一份簡單,一份糊塗。管它明天、後天,隨喜、隨嘆且隨緣。



       
人生的第四個二十年是這麼愜意,這麼隨性,你能它不是人生的黃金時代嗎?當然, 這黃金時代必須建立在生活自理的基礎上。

其實,我們從搖籃到墳墓也不過是一條道路而已,當我們壽終正寢之前,是一直行走在這條路上的。途中自然有許多辛勞,許多坎坷,然而歷盡辛苦方知甜,跨越梗阻達坦途。何妨,一路的風光和同路的旅人,都是極有情趣的,是得我們跋涉在這條路上細細鑑賞的;何況,除了這條道,我們也沒有別的路徑可走,沒有其他目標可選。

只是一路上有許多同路的親人、朋友走得似乎著急了些,使我們還在行走的人或多或少有些傷感和不捨。不過,快也罷,慢也罷,我們終歸是要走完這條路的。最怕的是,走著走著走不動了,長期臥病在床,連累家人,連累子孫,連累朋友,連醫護人員也跟著受累。自已的人格、尊嚴也含羞而棄。這是老年人最大的問題。其實,老了,該舍就舍,包括生命。


     
60以後,我且行且珍惜,珍惜我愛的和愛我的親人、朋友,珍惜黃金時代的二十年,充分享受這金光閃爍的7000多天。
     
謹將此文獻給身處黃金時代的的同齡人,祝您健康!大家共勉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