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兒歌

兒歌


圖片取錄自網絡,感謝

小時候,香港還沒有電視,只有不普遍的「麗的呼聲」,一個四方箱的收音機,加上不是每個家庭都能負担得起租金,當年有「麗的」家庭真招來不少艶羨眼光。如果你是生長在那一個年代,一定會記得一些民間樂曲,用很便宜樂器的藝術,老雨依稀記得在公眾四方街附近大笪地有「唱龍舟」,唱者手控制一只有七八個木偶拼命划着的小龍舟,一邊打鑼敲鼓的唱:「龍舟呀呀嚮,嚮叮呀呀噹,我地齊齊歡笑呢,濟濟呀一呀呀呀堂,話說當呀呀年,有個劉呀呀金呀呀定...」(唱的是劉金定大破火龍陣)跟着便依依呀呀的唱下去,說書講故事。還有的是「數百欖」,曲者只手持一個木枕頭(木魚),很有節奏的敲,亦很有節奏的唱,每敲一下是兩拍唱兩個字,如果剛巧是三個字同在兩拍中,曲者會很巧妙的將其中兩字用半拍唱出。最難得是演出者是沒有曲譜,全是背誦出來,所謂「台前一分鐘、台後十年功。」還有一些民間戲曲藝術,說不能登大雅之堂,但當年頗深入民心,有些如「數白欖」「唱南音」等都放進了粵戲的經典裏去。



老雨不善唱,試錄了一些自以為可以的 Karaoke,自己聽後嚇得以後也不敢做次;不過最近香港親人來加,住老雨寒舍,看了小女孩感觸良多,使老雨想起年青時的一曲「兒歌」。它是一曲數白欖,在當時的報章上刊登,並不觸目,可以說也是目前香港學生的寫照。看倌可以試試唱

「我叫做四眼偉,正一係勤力仔,你唔信、睇下我個眼鏡就知道係唔係。你睇下、幾咁厚,仲厚過你屋企個茶杯底。或者你會問,點解咁巴閉?無他嘅,因為我死咪.... 四歲我就做學生哥,行過馬路要人拖,仲要讀埋ABC,好似傻佬唸喃嘸,幼稚園還捱過,升上小學幾奔波,嗰時個身幾十磅,書包幾乎重過我,問我讀埋讀埋有幾多書?數數埋埋足足一大籮.... 」



年紀大了,往後唱到中學的都忘記了,但小娚女的讀書經歴,和在報章上得知香港學生的讀書壓力,剛巧昨晚看的「時事直擊」說香港自中一至中五學生有抑鬱症的有百分之三十一點四,而以中五生為最甚,是接近每三個學生中便有一個有抑鬱,源於功課、前程、同儕和長輩的壓力。這是一個危險也可怕的數字!



記得去年在香港新聞報導中,見一位母親抱着自己剛獲派心怡首選中學的孩子痛哭,她在攝影機面前和滿面淚痕兒子哭着說:「他能入進這家學校是我用籐條打出來的。」老雨回港幾次,每次約得小娚女一家吃晚飯,或他們家庭式聚會,小娚女總是在家人的壓力下,開席、吃飯前坐一隅,趕忙着做「補充作業」,即使是2014年有機會和小娚女到廸士尼,隨行的也是「補充作業」!



月前小娚女和家人到訪,同行的當然也有「補充作業」。原則上,小娚女升中了,小學畢業便可以舒舒服服的過一個暑假,很可惜也是難逃「補充作業」的魔掌,共三本的中英數,單是中文是母語,英和數都是英語題解,老雨看過每本各有六十多頁的所謂暑期作業,是出版商「勾結」學校賺錢的鬼主意,你想一下:中學的老師收了小學生的暑期作業,會看看謄正它嗎?最不合理的是內容有些連中學畢業生都不懂的英文字彙,中文有些是市井得令人吃驚的俚語,數學連Sudoku也登場。可憐的是滿以為來加渡一個升中前假期的小娚女,在離加前十天,捱了幾個不眠晚上,老雨和雨嫂陪伴在旁找字典解題解悶,終於完成了。那知「無良」小姨回來,打開完成了的作業,找出有些錯漏之處,嚷着要小甥女要更正,小甥女扁着嘴要哭,老雨正想開口,小舅也忍不住說:「她還有十天便回香港,能讓她痛痛快快的玩十天..... 可以嗎?」小舅說出了老雨心中的說話。

贏在起步點的背後,是政府教育局的錯、學生的錯、家長、學校、出版商的錯嗎,都不是?那...... 是誰的錯?



上面的那首「兒歌」的曲名是「四眼偉跳樓」,苦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