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事過境遷話香港




被中央官員問啞了的一班立法會議員

人家的問題是﹕「如果政改方案被否決了,你們打算做什麽?」「你們不要袋住先,說是會袋一世,那麽你們就反一世了嗎?」



事過境遷話香港

如大多數香港市民所預料,香港立法會否决爭議多年「2017年特首選舉政改方案」,不過出乎意料的是,贊成通過方案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們出現了嚴重錯誤,大部份議員沒有投票,可以說是辜負了支持政改通過的市民期望,暴露了建制派各政黨之間的溝通問題,和以自己為中心的錯誤觀念。反正塵埃落定,方案以大比數被否决和「等埋發叔」一詞經已成為被泛民作為恥笑之言。事過境遷的兩三天後,星期日的端午節,香港市民高高興興游龍舟水,看扒龍船。大家好像經已將「政改」一詞隨着在星期五被否决後,掉進歴史垃圾堆去了,香港人回復有一個和平、安定和愉快的節日。



雨中先生慶幸這場政治紛爭因此而暫時擱置,香港市民有幾年較安靜的日子。要不,一場比人們能預想到的更嚴重和血腥的衝突必然會在前這幾天發生。西貢蠔涌炸彈案和「添美村」搜出有攻擊性物料經已說明,有部份激進組織步署了衝擊政府手段,再來另一次佔中,這些行動並非泛民議員一派能控制和壓止,這種暴力不理性的抗爭起源,泛民一定指責政府,但真的是政府嗎?



又重用上篇本地家長改變孩子擇食壞習慣的例子,小孩子晚餐不但沒有吃,反而將餐桌上的所有食物掃掉在地上,這樣是家長的錯,還是孩子的錯呢?要取决是誰的錯,先要明白上篇所說「家長和孩子中央與香港並不等同,有一點絕對的是家長和中央都處於主導的地位」的涵義。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是絕對的受國家的管治,而一國兩制也只是一個框架,是在基本法下實行。有權去修改、加入或删除基本法內的條文,只有一個機構,就是國家的人民代表大會的常務委員會。這樣說,香港這個孩子就是受到中央這個家長監管下執行「一國兩制」,而並非獨立自主的在中國領土上有另一個不同制度的「政府」。



好了,家長給孩子早餐,孩子不吃,要等至午餐才有食物,就正如2017年沒有普選,仍然用「小圈子」1200人的選舉辦法。香港人放棄了早餐,就要等午餐了。中央並非是個口硬心軟的家長,可能午餐也是不合孩子的口味,中央會因此而改變國策嗎?如果泛民的議員們真的這樣想就太天真了。雨中先生可以肯定,泛民議員絕不天真,他們知道中央是「企硬」,不會在國際社會上向一個將淪為二綫城市屈服,他們反對政改方案是一場政治表演,為爭取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選民的投票,繼續月入十多萬薪酬。他們的政治表演不單是演給選民看,也當然給中央看了,可以說2016的立法會選舉,中央一定會指令「大洗牌」,到時建制與泛民必然是拼過你死我活,最終誰會勝出.... 雨中先生估計建制派會在立法會鋪天蓋地的佔有絕對優勢,這就是「大洗牌」。還有的是.... 泛民將會損兵折將,因為佔中一役還未「秋後算賬」。



另一個方面,孩子不單不吃晚餐反而將食物掃掉地上,你是家長會怎樣做呢?如果是雨中先生,第一個反應是憤怒。政治家一般是喜怒不形於色,而且具極高的忍耐和自制能力,深思熟慮。中央會部署對香港加强在意識形態上的管制,特別是所言的「外國勢力」和「勾結外國勢力」的人、鼓吹香港獨立,自主,「香港事香港自决」等等的監管,換言之,基本法上的第二十三條必然在2016年,建制派囊括大部份立法會議席後成為香港法例,隨着的是「國民教育」也順理成章推行。不管你的想法如何,這不能改變的一個事實:中央就是家長。






「等埋發叔」是一個笑話,但這個笑話只給人家茶餘飯後笑幾天。泛民議員否決了政改方案,遺害有多深,香港市民會否個個明白呢?他們的作為警醒了身邊的家長變得更嚴厲,「你不吃嘛,就讓你餓死好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