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給懿如的一封信



網上圖片


去年老雨留港期間,除了與多位博友共聚及同行外,還探訪了幾位好朋友,其中一位是前雅虎博客博友;你們還記得懿如女士嗎?老雨在博客中認識她,將她和兒子的故事寫了「人在闌珊處」,一個十集的短篇故事在雅虎發表,在實際生活上,老雨與懿如素未謀面,上次回港有幸能約得懿如,大家一談便幾個小時,意猶未盡。臨別時老雨說,希望在返加拿大前,再能懿如女士再見面,給懿如多一點精神支持。無奈大家都忙着,終於連一句說話也沒說,只是在登機前向她發了一個短訊道別。這是老雨回港的唯一憾事。尊重懿如的意願,「人在闌珊處」不會重刋,在這裏簡單回述一下懿如女士的故事。



懿如,和普通家庭主婦一般、愛護和照顧家庭、丈夫和兒子。有不同的是,她的大兒子伯恩患有精神科病症,他的病將這位母親折騰了差不多二十年。兒子發現病癥早期,這位受到這樣衝擊母親,亦覺得需要用精神科藥物、輕微的鎮靜劑來保持自己冷靜的思考和面對。現時兒子住在有關的院舍,其間也「制造」了不少麻煩及禍事。目前懿如要應付的,是兒子長大了,超出了院舍限制年齡,可能將會被要求遷離,如果兒子要遷回家中,現實社會中,經己發生過很多家庭惨痛悲劇,母親愛子之心,如何取捨。



給懿如的一封信



懿如,

香港一別,轉眼數月。收到你的電郵,說有關伯恩近日事,有如身同感受,提起筆桿如千斤之石,難以着墨。說你「放下」吧!不單是敷衍而且是根本沒有一個母親能做得到。如果說「放不下」,那麽就「挑起來」吧!這也是一句廢話;近二十年的折磨,還不是挑起來了嗎?在老雨認識的親朋戚友之中,懿如你所經歴的、肩膊上所肩負的擔子,非一般人,即使是男子漢也難於承受,想不到你本着一顆中國母親慈愛的心,盡管是咽不下的苦和流不盡的淚,你竟然能一年復一年的撑着。




到今天,伯恩是否適合回來與家人共住,作為一位母親,當然是不單愛一個孩子,亦要保護其他家人,在取捨之間極難决擇。在港時與你談話間,知你懂因果,你的想法可能是你以前往世欠伯恩的,今生他來討債這類輪迴因果。在耶教中沒有輪廻之說,你的想法可以說是帶有受民間風土文化影响,變化了的迷信式佛教,是消極的。我經常引佛的教化說「萬法因緣而生、萬法因緣而滅」,「法」在這裏並非佛法的「法」,而是解作「事和物」。「緣」在這裹是解作「條件」,世間事物,不管是好是醜,是善是惡,皆是條件具足而成就。你和伯恩就是一個例子,如果伯恩沒有病,沒有這個條件,你不會受了近二十年的煎熬。如果伯恩沒有你這樣的一位母親,他病發時你為他頑强的創造條件,使他近年來得到較好的照顧。如今,「照顧」這個緣滅了,你又要去重新披甲,去創造另一個「緣」。能認識這樣的「緣起緣滅」,才是積極和有方向性。




也許,有人會認為是俗世所說,一切是「整定」,這是民間迷信的「宿命論」,是固定的不能改變的。或有人會說一切是「上天」安排,上天對你的懲罸,你兒子的病是上天對你的啓示和引導等等。如果最後的一句成立的話,上天對你的兒子絕不公平!他才是最無辜的受害者和犧牲者。




有人說:「可以集中大家的意志給你正能量」,世界上有正能量嗎?如果有的話而正能量可以成為改變病苦、煩惱、仇恨、欲慾的條件,世界上還會有戰爭和仇殺嗎?希望你能明白我引用佛所教化「緣起緣滅」這個道理,只有你自己才能找到出路。



安和自在

雨中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