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語寄平安

語寄平安



與秋葉姨屯門碼頭見面,見紅完花綠葉,美不勝收。


飛機翱翔踏石角上空,要離開了。很捨不得地透過機倉窄小窗子,貪婪的、殷切企圖尋回一個月來在香港足跡。


四個星期的確太短太快,對於雨中夫婦說來,收獲竟然是意想不到。在茫茫虛擬的網絡中,雨中先生得各位博友不棄,撥冗見面,挽手同遊、見面時感覺似是深交知己。更難得是各位愛屋及烏,使雨中嫂深刻知道這份緣得來不易,最貼心的是,博友稱她為「亞嫂」或「大嫂」,是源於一份真誠的尊重。


也有這樣的緣,得能與博友分別暢遊沙頭角、鹿頸等。另一次是與另一個博上「詩友」羣組海遊蒲台島。



今次有幸得見多年好友澎澎,這位個子纖小卻是職界女强人,見面和別離時老雨竟有點熱淚盈眶,離別一刻的擁抱,這位絕代双嬌的「妙韻冰音」芃澎不忘送老雨一招說:「今朝為何不刮鬍子。」絕代双嬌的另一位「嶼火島島主」菊無艶則聯絡不上,得知菊主閉關,不敢打擾。



很感謝五味軒花很多精神和時間安排了一次齋讌,蒲公英找了一家可以逗留長時間的齋館子,一眾一坐便談了幾個小時,出席的有宗姐、凌子卉、蒲公英、五味軒和住沙頭角這遠的 May Ho 伉儷。留港期間探訪了秋葉姨,一位中氣不足但非常健談的好朋友,終需一別時依依不捨。



約好了晴兒,雨中先生一生沒想過,也從沒有過這份奢望;一位年輕美麗的女孩子,晴兒用她柔弱的小手輕輕挽着龍鍾老態雨中先生的手,小心的橫過寬闊的馬路,這份信任真暖真窩心。老雨也知到要是妍瓦,不是家中有要事不能從澳門趕赴香港,雨中先生的這位博上女兒也會同樣這麽愛護她的「爹」。



有點遺憾的是,心目中想見的幾位博友,一時間聯絡不上,抵港後試圖補救,不爭氣的電腦哥哥竟然淘氣起來,浪費了很多時間才能「收服」,可惜已是太遲了。老雨相信只要人還在、緣還在。下次吧!下次一定找你!



下次?可能是2015年吧!與雨中夫人有個共識:老雨不能再等了,趁還是「年輕」,償一個環台一轉單車旅程的心願,和在明年十二月上旬,參加雨中夫人的姨甥婚禮。這是個盡量努力的安排,成行與否,未能確實决定。




在遊蒲台那天,得詩友組羣力邀,說將當天一遊以武俠小說形式寫出,看來可行,因為人物豐富,有逸飛散人、碧蒲、蒲公英、葉子.... 還有兩位武林頂尖兒人物,谷主和「孤高城‧雨中家」的卉淩子掌門,當然少不了遠道而來,雨中淋雨大俠及雨中夫人,看來... 江湖風雲又起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