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27)



「倒踢紫金冠」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27)


如果你曾經接受過紀律訓練,你一定知道嚴格的紀律使人感到枯燥... 每天規定時間起床,在指定時間內完成某項工作,在指定範圍內生活,行住坐卧、一言一行都規範化、集體化,還有一個壓力是被受監察和評價。向陽從來對新事物敢於接受挑戰,她跟隨部隊文工團一位女教導員,從舞蹈基本功開始,幾天苦練多少能上手了,加上在文革時期,舞蹈做形的走向是「歌頌主席」「為工農兵服務」,動作簡單而多是硬橋硬馬,最多用的是「弓箭步」「十字步」「順風旗」等舞蹈技巧,當然沒有如京劇「倒踢紫金冠」這樣難度。在軍區內,日間學習文藝技術,晚飯後才是真正戲肉政治學習,每晚磨上幾個小時的「小凳子內功」。(當年坐多是小小的凳子)




十四天很快的過去,第二天一早,各人便「互不相識」的返回自己原來單位繼續投入抗暴洪流。當晚,軍區舉行歡送晚會,軍人、文工團和學習班交替地演出自己的節目,很不熱鬧曲終人散後,學習班如常圍坐在一起,總結演出得失,這時韓政委走過來坐下聽着﹔有學員說要努力學習主席教導、有學員舉起拳頭向着主席像宣誓,要將「革命進行到底」、有學員當眾朗讀自己寫好的決心書,此起彼伏,好像是在比拼誰的表現最「忠」最「紅」,很形式化和形而上學。向陽有不受縛束性格,聽得很不耐煩,默默的坐在一隅,她在胡思亂想、天馬行空,但最想的是爸媽和哥哥。




政委讓大家說得七七八八,站起來向上次說『給我們槍,讓我們打過去』的學員說﹕「小同志,你上次嚷着要槍,現在還要嗎香港問題,不是用槍桿子來解決,如果是,我們解放軍保証三小時內將英國鬼佬從香港南端打進海里去,解放香港香港是祖國的南大門,看今天世界形勢,國內形勢大好」他停了一停,好像對『國內形勢大好』這句『共八股』有些保留,接着說﹕「國際形勢是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勾結其他反動派,在我國東方和南方外圍做了個「新月形包圍圈」,由東北端的蘇聯,連接南韓、日本,勾結台灣,聯接菲律賓及印度從海路和陸地包圍中國,老美到處部署軍事基地,第七艦隊在我台灣海峽遊戈,企圖封鎖我們。祖國得到的消息和必需原材料,主要是要靠香港周總理說得很清楚,香港問題不是用槍桿子解決。」他環視了一週,個個鴉雀無聲,他續說﹕「香港以前有港督名葛亮洪,他說不怕中國收回香港,因為他會將香港年青一代培養成英國奴材,如果香港被收回,這班奴材就是侵蝕中國的『細菌』。你們要明白自己在香港的責任;大家到這裏學習,就是掌握好主席的教導,用文藝做宣傳武器,回香港打一場意識形態硬仗,放手發動羣眾,讓戰無不勝思想扎根在香港人心中,特別是你們學生




總結會在韓政委的發言後完畢﹔政委着向陽留下,他第一句話便說﹕「向陽,你想不想見你爸媽,組織安排你完了這個文藝學習後,過幾天再到廣州參加另一個學習班,如果你在香港沒有什麼要事,你可以明天乘火車先到廣州,探望你爸媽,組織會替你安排一切。」她剛上完了十四天文藝學習,跟着又要到廣州多磨七天「小凳子內功」,她本來是想回港後,找個藉口不参加廣州的學習班,怎料政委這樣一說,向陽這樣的「男仔頭」,當聽到爸媽兩個字,還是個會哭和流淚是女孩子,立即又熱淚盈眶點頭首肯。



第二天一早,向陽告別了解放軍叔叔、亞姨,軍區派員開小車送她到深圳海關,協助她重新辦理入境手續,購了火車票,踏上往廣州旅程。在軍區臨別前,韓政委再一交帶說﹕「向陽,這次你到廣州是黨和人民對你的一家的關懷,說實話,廣州還是很亂(文革武鬥),有解放軍在車站內接你,不要出車站和亂走動,我給一個頂草帽,他們見了便知是你,不過他們還會問你﹕『是向陽嗎』,你答﹕『是洪向陽』,記好了嗎」「還有,你早了四天到廣州,會安排你住在『百花園』,部隊會派一位解放軍女同志做你的伴,明白了嗎



「百花園」是個什麽地方它是一座較特別的建築物,座落在廣州教育北路四號。樓高四層,建築物四週連接圍繞着中間,像個天井的一片三合土空地,它似是一家學校但沒有課室,各樓有很多房間,床鋪被蓆均備,是家旅店但又沒有接待處它本身是廣州市用來接待外來文藝、劇團、交嚮樂等表演團體的「招待所」,中間大片的空地就是個練習舞台。主席倡導文藝「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所以招待所用「百花園」為名。(諷刺的是百花齊放、百家爭嗚竟是文革的伏筆)當年國內正藉文化大革命,打倒了大量歌頌「帝皇將相 才子佳人」文化藝術,那里還有文藝劇團到處交流,百花園因而空置。香港的反英暴動發生後,廣州市成立了「支持香港同胞反英抗暴委員會」,以百花園為總部,接待一批又一批的香港左派,辦了一次又一次的學習班,在香港左派口中簡稱它「支港」。




向陽到了廣州,部隊先把她安置在百花園,園內有寥寥幾個工作人員和厨工,他們正為四日後近二百人的學習班忙着。晚間工作人員沒事幹不留宿,他們把百花園鐵門都鎖好,這麼大的建築物就只得向陽和部隊派來給她個伴的小柯。入夜,文革中的廣州並不安寧

(筆者註﹕上面故事,筆者並不在場,是當年親歷其境的前輩口述告知,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