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1日 星期二

手藝



手藝

我們這一代出生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如果要數一下年幼時玩過什麽游戲,或玩具,相信也不難,因為很少。也因半個世紀前,生活條件和科學研發比現時落後,沒有電子化和最基本的自動化,孩童玩耍的游戲,一是自己創造出來,例如﹕十字界荳腐、麻鷹捉雞仔、火燒後欄。到七八十年代,社會上還未有電子智能產品,小朋友豐富的想像力,創造的「何家何家何家猜」風靡一時。上述的游戲不需要任何輔助玩具,如果要說有玩具才可以玩的游戲,小孩子是天才,他們玩「跳飛機」可以借媽媽兩個頂夾、女孩子巧手縫出「抓子」用的小豆袋,男孩子甚至可以用小鐵罐、線轆、橡筋圈等簡單材料,做出一個會轉動的中秋「燈籠」。要是男孩子跳高或女孩子跳橡筋,將一串的橡筋圈有條理地連在一起,便可以用上三幾個寒暑。當年孩童們玩的游戲大多是高運動量、用的器材玩具大多是人棄我取、可「循環再用」的物料。



記得兒時,社會生話環境條件限制下,當年的小雨要自己動手創造自己的玩具;男孩子嘛,所玩的總是不離「打打殺殺」,小雨做的當然也是刀槍劍戟,記得當年一齣粵語武俠片,曹達華用的是「金背鬼頭刀」,剛巧在鄰家柴薪中找着一片木形態怪異,即拿回家釘釘揼揼,在石屎地上磨磨擦擦,一把金背鬼頭刀就在小雨手中在朋輩面前炫耀。這做作使朋輩艶羨不已,紛紛彷効,做出來的結果當然沒有如小雨的精髓傳神。



小雨的大哥喜歡砌模型,那年代彌敦道有家專賣模型的「長城書局」,是小雨兄弟倆常到之處,大哥沒有小雨的「創造」性,但很耐心和細緻,與小雨粗枝大葉、丟丟漏漏,恰恰相反。他自長城書局買了價約兩元港幣小模型回來,(注:是1960年代,當年民均收入是二百至三百港元,小學校長是五百港元) 他會用長時間很專注細讀說明,明瞭所有要點才動手,他曾經花上幾個月的餘閒時間,用木做了一只三呎長的德國二戰時的名艦「卑詩麥號」(Bismarck),裝上了當年名震一時的35R小馬達,在九龍仔及維園放船池,叱咤一時。小雨沒有大哥的耐心和細緻,但有一個天賦優點,對新生事物,感興趣的過目不忘。如果要創做一個「東西」,小雨的腦海中先將整個「開發」過程、步驟想得清楚,當然包括會出現的困難和解決方法,最重要的是連這「東西」的最後結果和形態也存活在腦海中(picture out)。



大哥是彷照別人的東西,小雨是創造自己的東西,兩人都有一個共通點是:一雙靈巧的手和懂得使用基本的工具。即是說工藝是需要有天份、創意、耐心和技能,缺一不行。當年的小雨現在的老傢伙,閒來無事,喜歡逛二手店,人家棄置的材料,有很多很有趣,老雨三幾塊錢買了回來,做幾個獎座(trophy),每年的單車隊週年聚會,送給對車隊有貢獻的隊友,用的材料是不費分毫損耗了的單車零件,送給單車隊員,倍感親切。




今年「鐵騎雄風」(見前文)老雨持別為一位籌得最多善款的隊友做了一個獎座,也是用損耗了的單車零件和二手店買回來的廢料掽揍而成,美輪美奐。最後連老雨本來準備用在自己的單車隊另一個獎座也被「鐵騎雄風」徵用了,老雨倒沒意見,反正多一個機會讓老雨練練腦筋,展展身手,所謂「名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咭咭!




損耗了的零件做成的獎座



壞掉了的轉速桿做成的獎座



2015年車隊送給最佳領航



2015年車隊送給最佳隊員



為鐵騎雄風掽合的獎座,其底座鋁質金屬片,原是波音公司做747飛機起落架的錯件,棄置了作廢料出售,老雨將之循環再用



鐵騎雄風籌款最高者得此獎座,與老雨 take a funny picture



老雨最後碩果僅存的獎座,最終也被徵用了



這是一件鐵騎雄風的戰衣,隊友們在戰衣上滿簽了名字送給老雨,用相架裱起來的衫還似畫



放在大門的背牆,下面是一幅是後勤工作伙伴簽名和加祝福語的照片




放在大門的背牆,下面是一幅是後勤工作伙伴簽名和加祝福語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