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地球兩端

地球兩端







個多星期前,還在暖和和的香港,離開時還沉醉於有親有朋在的故里,一聲珍重踏上歸途。



踏足加國,寒風撲臉,氣温只有攝氏六至八度。市面當然沒有如香港般的熱哄哄,很肅索很冷清。



寒流風雪警告說,週末會有飄雪,氣温會下降到攝氏零下八度。星期五還下着雨,一般而言,冬天下雨,氣温會較暖,因為日間的暖空氣被雲層包裹着,晚間不容易揮發。要是日間天朗氣清,那麼晚間便冷得要命。





週末淩晨下了場薄薄的飄雪,早上太陽還未出來,氣温經已把雪冷却成冰,掛在樹梢,遍蓋着地面,薄薄的一層像神奇的畫筆,改繪了江河大地的翠綠,很平均而不誇張塗上雲彩般的白色。





還是在昏迷中與時差博鬥的雨中夫人,整晚難以入睡,輾轉反側弄醒了枕邊的雨中先生,睡眼惺忪見窗前白雪,即拿起相機,披上外衣出門想把雪景拍下。大門一開正想踏出,一絲寒風撲臉,冬大人到了。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聞鼓起舞

聞鼓起舞



離開佛堂的義工行列,便沒有拿起攝錄機,做大規模錄像和剪輯,以前做的多是為寺院法事,或法師講座這類活動做攝錄工作,現時偶然間會有道場要做一些小規模活動要求幫忙錄影,老雨會義不容辭拿起攝錄機。至今手頭上專業器材,攝錄機、無綫收音系统、影像監察光屏等等都賣的賣、送的送,給有需要用的機構或個人。很唏噓!主要是看出了不單是社會,而是深信所謂導人向善的宗教,好大喜功、唯利是是感到很婉惜。所以不要覺得奇怪,老雨幾年前經已說自己並不是個佛教徒,而只是一個學佛者。也就是說現時佛教和佛陀的教化越離越遠了,而老雨也離開佛寺越來越遠。



這次返港完全沒有意願到佛寺看看,在途中有朋友遙指李先生斥資建立的佛像,說有多高、多雄偉.... 對老雨說來無動於衷,因為佛教本身並不應該如此,目前人之所以用金錢物質供養佛寺,其主因是求財求福、求健康求平安、求順境求順利、求消災求解難、求、求...。佛陀教化是有求是貪,有貪便是有慾,佛陀說離慾。話說回來,這樣的求能求得到嗎?




返港時有一個心願就是:生於斯、長於斯,年青時拼搏謀生,沒有好好的在香港本土走走看看,很希望是次回港把握時機,趁雙腳還走得動,去南丫、蒲台和大澳,舊居大角嘴、長洲和赤柱,以前經常往返國內的沙頭角通道走。真的很奇妙,如此心願竟然一一達成,而且並非老雨自己着意安排,奇妙的是每個「景點」都有熟人引領而且是事先早已安排。南丫島是一班舊朋友經己安排好的活動,問老雨倆有興趣参加。大澳是小舅的一班同學發起,而其中一位是該島原居民,大家言談間,竟然發覺其中有幾位是老雨當年的不同班級學生。蒲台島也是一樣,博友蒲公英電話告知,這便約好了。如果你有留意,老雨出發前的一篇「香港見」,經已把這三個地點列出,真不可思議。




不過也有例外,老伴的姨甥女生日,老雨倆「跟」她們到迪士尼看看。多年沒有拿起攝錄機的老雨,拍下了這個很平凡人物沒有華麗服装,也沒有昂貴的器材,但充滿熱鬧、喜氣的片斷。如果這個是老雨的「主場」,一定找個有利位置,可惜三位主角拍得個「影后」。可幸畫面還可以,人迫迫沒可能用腳架的情況下,單手托機,影像沒有「鬆、郁、濛」真好彩!影完那七八分鐘,隻手攰到幾乎甩,咁至專業嘛!




也很久沒有將影像上載 youtube,看來又過一關(如果你睇得見的話)。看完後,你有沒有發覺影像內全程都有雨中夫人在畫面內,找找看.... (下次揭曉)咁又等你睇多幾次,捧下場,咭咭!





點擊右下角的框框,便可以全屏觀看畫面








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語寄平安

語寄平安



與秋葉姨屯門碼頭見面,見紅完花綠葉,美不勝收。


飛機翱翔踏石角上空,要離開了。很捨不得地透過機倉窄小窗子,貪婪的、殷切企圖尋回一個月來在香港足跡。


四個星期的確太短太快,對於雨中夫婦說來,收獲竟然是意想不到。在茫茫虛擬的網絡中,雨中先生得各位博友不棄,撥冗見面,挽手同遊、見面時感覺似是深交知己。更難得是各位愛屋及烏,使雨中嫂深刻知道這份緣得來不易,最貼心的是,博友稱她為「亞嫂」或「大嫂」,是源於一份真誠的尊重。


也有這樣的緣,得能與博友分別暢遊沙頭角、鹿頸等。另一次是與另一個博上「詩友」羣組海遊蒲台島。



今次有幸得見多年好友澎澎,這位個子纖小卻是職界女强人,見面和別離時老雨竟有點熱淚盈眶,離別一刻的擁抱,這位絕代双嬌的「妙韻冰音」芃澎不忘送老雨一招說:「今朝為何不刮鬍子。」絕代双嬌的另一位「嶼火島島主」菊無艶則聯絡不上,得知菊主閉關,不敢打擾。



很感謝五味軒花很多精神和時間安排了一次齋讌,蒲公英找了一家可以逗留長時間的齋館子,一眾一坐便談了幾個小時,出席的有宗姐、凌子卉、蒲公英、五味軒和住沙頭角這遠的 May Ho 伉儷。留港期間探訪了秋葉姨,一位中氣不足但非常健談的好朋友,終需一別時依依不捨。



約好了晴兒,雨中先生一生沒想過,也從沒有過這份奢望;一位年輕美麗的女孩子,晴兒用她柔弱的小手輕輕挽着龍鍾老態雨中先生的手,小心的橫過寬闊的馬路,這份信任真暖真窩心。老雨也知到要是妍瓦,不是家中有要事不能從澳門趕赴香港,雨中先生的這位博上女兒也會同樣這麽愛護她的「爹」。



有點遺憾的是,心目中想見的幾位博友,一時間聯絡不上,抵港後試圖補救,不爭氣的電腦哥哥竟然淘氣起來,浪費了很多時間才能「收服」,可惜已是太遲了。老雨相信只要人還在、緣還在。下次吧!下次一定找你!



下次?可能是2015年吧!與雨中夫人有個共識:老雨不能再等了,趁還是「年輕」,償一個環台一轉單車旅程的心願,和在明年十二月上旬,參加雨中夫人的姨甥婚禮。這是個盡量努力的安排,成行與否,未能確實决定。




在遊蒲台那天,得詩友組羣力邀,說將當天一遊以武俠小說形式寫出,看來可行,因為人物豐富,有逸飛散人、碧蒲、蒲公英、葉子.... 還有兩位武林頂尖兒人物,谷主和「孤高城‧雨中家」的卉淩子掌門,當然少不了遠道而來,雨中淋雨大俠及雨中夫人,看來... 江湖風雲又起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