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9)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9)



立行握着向陽的手,很認真的對她說﹕「我以後個多月還在學校內,但這次是我跟你最後一次單獨見面,今日之後,你我的聯系會終結,見面也不要打招呼,要是我出了事,你也要注意隱蔽,不要像上次事件鹵妄險些暴露了自己,你知道嗎



「立行姐,我捨不你啊!」向陽扁着嘴跟余立行說。她剛認識余立行才幾天,加上她一個親人也不在身邊,感到孤獨,本來她還有一個好朋友駱可苗,但她知道她並非自己的「同路人」,說話會不方便,也怕出事了會連累可苗.... 立行當然明白她的處境和感受,把向陽的手緊握說﹕「向陽,我們是革命戰士,不能有小資產階級情緒(指個人感情),不要拖拖拉拉,這是組織紀律,你要好好在文戰隊學習,明白嗎?」向陽是第二次聽到組織紀律這四個字,她聽來覺得很無情很决絕,她似明非明,意思是「上面」決定了,「下級」義無反顧的執行。向陽丟開余立行的手,飛奔入碼頭登上了小輪,回望岸上,看見余立行在抹眼中淚水的身影。



星期六下午,向陽按立行指示到九龍的「二十四樓」分會報到。那個地方處於市中心,是一座戰前樓宇的二樓,木板樓梯走起來「吱吱」的響,舊式樓宇樓底很高,足有十多呎,它四邊都有大片牆鏡和扶手把,像一個舞蹈練習場。當刻正有一位「導師」領着幾個年青人在練習。他們對着牆上鏡子,跟着導師「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擺動身體手足。向陽從未這近距離接觸過這些文化藝術,當然是很新奇,看見舞蹈員的身段,男的虎背熊腰,女的婀娜多姿。她看了一會終於有人發現了她,導師很親切的問:「這位同學,你有興趣學中國民族舞蹈」向陽說﹕「我來這裏是.... 」她突然察覺自己未弄清楚前,要注意「隱蔽」,她即轉了話題﹕「我覺得你們跳得很美啊。」這位導師笑笑對在場的說﹕「通知,文戰隊集合!」

很快,由小偏廳,書房連大堂集中了三十多年青人,這些男女大部份跟向陽一樣年紀,個個都帶書本氣,但朝氣蓬勃。一個剛才在練舞的高個子手執一面紅旗,呼喝了一聲﹕「集合!」隨着歌聲﹕「紅旗飄飄軍號響,人民戰士歌聲嘹亮... 」三十多人自動自覺的排列前後兩行,跟着向右看齊、向前看... 就真的像一隊軍人一樣。

向陽和幾位「新來的」,當然不知所措,站在一旁。未知何時導師旁多站了兩位中年人,看來連導師,這三位應該是「文戰隊」的領導吧!沒錯,導師... 大家稱他威叔,他是位民族舞蹈家,正職是位老師,二十四樓的多次舞蹈演出,威叔有份兒參與編排;另外兩位較年長的章叔是位洋行文職人員,是位業餘「戲劇家」,他多次為二十四樓公演的戲劇執導,其細緻程度,連一個茶杯放的位置、花瓶上花紋配不配合劇中時代,也不放過﹔最後的一位是「曲藝家」進叔,他是位經理級管理階層;每次二十四樓有公演或活動,他主理的「合唱團」必編排在開場的第一個節目。

文戰隊是按當年反英抗暴時勢需要而產生,香港「地下」學界將隱蔽在各官津學校的積極份子,調配到二十四樓這個「地下」基地,加上原來二十四樓的積極份子和重量級演出人材,用文藝宣傳為武器,在港英的槍尖下在意識形態上(文藝宣傳)與敵人週旋。另外,文戰隊的作用是培養幹部,每隔幾個月,便有「送舊迎新」,將培養好、有自覺性的學員調回原來單位或空白要發展群眾的單位,同時各外校調送學員到文戰隊學習。


威叔站在隊伍前,說﹕「解散後,大家圍一個圈,我們開個會。」圈子圍好了,大家坐在木地板上。威叔說:「我們文戰隊的戰鬥基礎是参照「烏蘭牧騎」(烏蘭是蒙古語,紅色的嫩芽)紅色巡迴文藝宣傳隊1959年,內蒙古原伊克昭盟鄂托克旗抽調有專材的文化幹部,組成小型精悍的流動文化工作隊,鄂爾多斯高原鄂托克旗烏蘭牧騎是內蒙古自治區西部上第一支烏蘭牧騎。隨後,原伊克昭盟各旗、市、相繼成立了烏蘭牧騎。各烏蘭牧騎保持二十人左右的編制,隊伍短小精悍,人員一專多能,裝備簡易輕便,節目小型多樣,既是演出隊、宣傳隊,也是輔導隊和服務隊,流動巡迴在農村牧區。我們文戰隊除了要與烏蘭牧騎般要一專多能,精兵簡政,還要發動群眾、團結群眾、教育群眾與港英作鬥爭,靠的是什麽?靠的是戰無不勝的思想和依靠群眾,要好好學習,我們手上有兩件武器,一是思想,二是文藝..... 今天我們是送舊迎新,有幾位戰友要離隊返回單位,另外有幾位戰友從單位調進來。」大家熱烈的鼓掌!


離隊的未等會議完結便離開,新加入的自我介紹姓名便被編排到隊裏的班組。當時文戰隊是按主席說「支部建於連上」,即是軍隊的共黨支部以連隊做基本單位。所以文戰隊的編制也是以連、排和班,有連長、排長和班長。向陽被編入三排五班,班長是位女的。
章叔舉舉手着大家靜一靜,說﹕「接到指示,下星期六我們文戰隊將會在街頭作突擊演出,打擊港英近日的囂張氣熖,我們只有很短時間排練節目.... 我們有信心嗎?」


「堅決完成任務!」大家異口同聲振臂高呼....

(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