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24)




拆彈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24)

先解一個疑團﹔為什麽1967當年「左派暴徒」遭人唾駡的炸彈,被稱為菠蘿?炸彈和菠蘿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為何不稱為西瓜、香蕉而單垂青於菠蘿呢現在不是說它的典故,是真的因此而說彼。沒有詳盡資料顯示當年第一個「菠蘿」何時出現,但「菠蘿」這個名稱源於當年學生遊行後,被發現放置在中環消防局前行人過線上,一件用紙袋包裝的不明物體,經召來炸彈專家,檢查「拆」去包装,証實是名牌 ( Del Monte) 罐頭菠蘿。當年拆彈專家弄得滿頭大汗,是做場戲,引鬥志昂揚,勝利充昏頭腦的左派入局,「菠蘿」一名便不踁而走。跟着香港的市面四處都有「炸彈」「詐彈」,用左派當年左報說「真假炸彈遍地開花,弄得鷹犬疲於奔命,暈頭轉向」,那知左派自以為是沾沾自喜之際,被港英利用機緣,請君入甕成甕中之鼈。另一方面也有真假﹔有真的是左派放的,也有是港英「栽贓嫁禍」放的。




如果沒有記錯,在【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一書內,有一段說及「栽贓嫁禍」,(這書在這裏書局找不到,在網上找到的版本是加密不能翻印,亦不是全本和不隨頁數上載,剛看了的原文,再翻查又找不到該頁,所以不敢肯定,若有誤謬請指正!)原文大約意思是說﹕「港英當時按形勢,成立一個專門小組,專責在社會制造輿論攻擊左派,甚至有時是「栽贓嫁禍」。當年港英政府搜查了左派機構後,給報章發放在某左派機構「搜獲大量武器」、甚至是「搜獲黃色刊物」或在主席照旁有裸女照,來抹黑左派。雖然沒有真憑實據說,有真炸彈是港英放置,但有一件「炸沉水警輪」事,使人深思。事發在長洲,有一艘水警輪泊岸在公眾碼頭過夜,凌晨被炸沉了。問題是這一艘俗稱「哈巴仔」(harbor),顧名思義應是負責在港口巡邏遊弋的水警船隻,很少會出現在離島。水警輪被炸,船上一個水警都沒有,他們鎖了門上岸去了,不可能吧!最近亦有一個團體提出理據,為北角清華街姊弟被左派放置的炸彈炸死事翻案,這留待近日有傳媒機構在研究九七事件的「遺失了的檔案」內說清楚好了,這裏不談。還要說一個與港英當年抹黑左派政策下的被害者﹕林彬,他的確是口舌招尤,每天在電台兩個節目「十八樓C座」和「欲罷不能」中,肆意辱罵左派,侮辱中共領導人。業內人知他犯險,警告他別過份,他囂張的着左派「放馬過來」。終於,一句說話惹來殺身之禍!什麽說話?當時內地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全國各省、市、自治區成立了「革命委員會」,中國的「兩報一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發表了「祖國河山一片紅」社論... 林彬在電台上說﹕「一片紅!香港人的晾衫架上,紅色女裝內衣褲計算在內吧!」第二天,林彬出事禍及他的親弟。菠蘿和林彬事件成為了當年港英攻擊左派的强而有利武器,整個形勢逆轉,港英計謀奏効至今,現時知1967事者,大多只知上列兩事「菠蘿+林彬」當左派發現「中計」,為時已晚,經已成過街鼠、落水狗。




用了這長篇幅,回到原來的故事....
三次的行動中,向陽的表現率直,機智、冷靜、利落及無畏,很得文戰隊戰友們推崇,但向陽內心,從不當甚麽一回事,她本來性格,除了會哭和流淚是女孩子,就是這樣的「男仔頭」。威叔經過上次跟向陽在「大哥屋企」細談後,更肯定認為她是一個培育為「地下」成員對象,準備在第四個學生行動中,再給她考驗,付予重擔。就在一次「墟期」,全文戰隊將會集合在「三妹屋企」學習和排練;在集會前文戰隊各班、排長先滙報他們成員的「思想情況」,各人均以最高警覺注意自己隊員是否大貓。終於,在文戰隊一排其中一個成員釗仔,被發現最為可疑,他就是春秧街演出登上小車撤退的那一個男隊員... 威叔先交待了第四個行動的細節,是再一次學生向港英宣戰,更大規模全港官津補私和左校學生遊行示威。向陽和幾個隊友,將代表文戰隊参加協調會議和工作,起步地點在九龍彌敦道與碧街交界,所有標語、橫額及旗幟先放在「三妹屋企」這家不起眼的左派小學。其中負責紅旗的是男生「釗仔」,他被選派將紅旗由「三妹屋企」帶到兩個街位外的起動點。




當時左派的任何界別,不論是仕農工商,在未有「菠蘿」浪潮前,唯一可以向港英反抗只有是遊行示威,其實是作用不太,不單是軍警厭了、市民厭了,連示威的也生厭,這便正中港英下懷,多做幾場「拆彈」戲,多用幾枚信管將詐彈引爆成真爆,這不再表。





一切如上兩次的遊行一樣,彌敦道和附近橫街,在遊行前十多分鐘擠滿等待的學生羣眾,最特別是多了大批清一色白衫藍褲的左校學生到了下午二時正,指定起動時間,人們都等待着那一面招展的紅旗出現,時間一秒一秒的過,等待的人們多得擠出馬路,在彌敦道上車輛還是走着(當然沒今時今日的這麼多),遠望尖沙咀方向經已看到警車頂閃着的藍燈,紅旗呢?大家覺得不能再等了,此刻一個敏捷身影衝出彌敦道中間,在懷中取出「紅寶書」在空中搖晃,高聲唱着「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千多個等待着的學生一擁而上,很有秩序組成隊形,迎着警車駛來的方向,大踏步向前!



(筆者註﹕上面故事,筆者並不在場,是當年親歷其境的前輩口述告知,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