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2)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2)


經上兩篇對當時情況簡單介紹後,道出了故事發展中心是以一班「官、津、補、私」學生在這場暴動中,怎樣被發動起來投入這「紅」流,繼續將故事寫下去。在上篇提及的幾個在暴動中被港英拘捕,就讀高等學府學生,在1967年事發前,應該經已是被香港「地下」左派發展出來的積極份子,目的是在這等高等學府內團結更多和發展更多左派積極份子,日後進入港英政府「像一把刺刀插入港英的心臟」,制衡港英對華政策。香港歴史自抗日戰爭至大陸赤化後,最早期和在港英政府擔任最高級的「地下」左派,當時被稱為共黨間諜,是當年的警察學校校長曾昭科。(註: 近年香港有另一位警務人員名曾昭科,他是香港警務處總督察,駐守於資訊系統部,曾經擔任香港警務督察協會主席及秘書長,曾昭科的姓名與曾昭科間諜案的主角一樣,惟曾昭科強調與他毫無關係。對於姓名起源,曾昭科表示為祖父母根據曾氏族譜所改,剛好到了他一代排到昭字,所以用上,至於為何配搭科字,則是無從稽考。)




曾昭科1923年出生於廣州,祖籍滿洲旗人。曾昭科在小學畢業後來香港,在父親安排下,跟兄長入讀九龍華仁書院,畢業正值香港淪陷,故此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後來轉到京都帝國大學攻讀經濟。大學時期,曾昭科接觸左傾思想,熟讀由德文翻譯過來日文版馬克思著作《資本論》。


1947年,曾昭科畢業回港,加入香港警察隊並屢受重用,曾派往倫敦警察廳受訓。先後任職政治部、九龍刑事偵緝處副處長等要職。至1961年升任助理警司。精通中、、日的曾昭科,因槍法精準而被選為香港總督葛量洪的保鏢。港英政府發現了有機密外泄,懷疑是總督身邊人所為,以計故意向曾昭科透露一些行動,誘他浮出水面,最終以不受歡迎人物遞解出境返回中國大陸。這就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左派的作用,而在高等學府才能培養得更能日後掌權的「地下」左派,所以稱「一把刺刀插入港英的心臟」,不過一場暴動,潛伏在各校的「地下」左派,紛紛冒出水面,暴露了身份,可以說是一鋪清袋。(註: 說是這樣說,當年至今還有沒有未浮出來的看倌自己想想,老雨不欲細表)



暴動自五月六日開始,五月十一日警方大開殺戒,五月二十二日港督府花園道血腥鎮壓,接着一浪接一浪攻擊工會、左校、工場、左派機構和國貨公司﹔拘捕、毆打手無寸鐵的「左派暴徒」,當年左派雖然是在大陸政權不斷向港英及英國政府發表聲明,亦表態「七億同胞做堅強後盾」,也有偉人「戰無不勝思想」支撐,人總是血肉之軀,頭頸手腳硬不過鷹犬的木棒,「暴徒」死傷累累。(註: 數字統計六七年暴動,沙頭角中英民兵與港警衝突也算在內,死亡人數是五十一人,其中被港英政權活生打死的「暴徒」有十多人、被拘捕判囚共千多人,其中三百多人是年青罪犯「YP仔」,這三百多人是青年學生囚於高設防赤柱監獄)



回到故事:
... 戒嚴!遠處傳來吆喝聲,屋邨來了一隊警察,看來他們是要到某座某單位拿人...

坐在書桌前準備期末考試的向陽,心神不定,她親眼看着防暴隊發射的木彈槍,拖着硝煙擦着地面,彈起像個陀螺直向示威前排女學生腳掃去,女學生連驚叫也來不及應聲倒地...
這一幕常盤旋在向陽腦海,有幾次睡覺也被驚醒。她開始思考這是為什麼,她不懂政治,不能從複雜的政治角度去思考,只會想「我是中國人,我哥哥是個警察但也是中國人,中國人會這麽狠打自己同根生的同胞嗎


在九龍紅磡,一個左派工會正被港英鷹犬圍攻.... 正在工會開會學習「偉大思想」的工友正與防暴隊殊死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