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1)





港英血腥鎮壓的暴動還有西九龍裁判處、五月二十二日花園道及港督府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1)

上篇大部份是從網絡上找到的資料,很難得這篇八千多字却很有系統也很詳盡和概括,記載1967年暴動的「日誌」。原作者是用全簡體字,內容文句間偏「左」,但寫出來的確是個史實,自1967年五月中暴動開始,港英政府是為了制止中國大陸紅色思潮在香港泛濫,主動以武力鎮壓,制造「白色恐怖」,短短幾個月圍剿左派工會、學校、國貨公司。在上篇沒有記載,港英血腥鎮壓的暴動還有西九龍裁判處、五月二十二日花園道及港督府、八月四日出動英軍直昇機,空降防暴隊襲擊北角三座左派聚居的大厦民居,殺害了「暴徒」十多人,拘捕千多人。


從「五•二二」事件到六月底的,左派的鬥爭完全是澳門式。香港左派領導以為從街頭示威抗議開始,然後再發動一場大罷工和大罷市,令香港經濟社會癱瘓,港英將被迫接受左派提出的要求。事實和理想背道而馳,港英不僅絕不低頭,而且更加殘酷迫害,鎮壓左派群眾,六月二十九日,英國再度調動踞嘎兵增援香港。


二十年代省港大罷時,香港成為「臭港」和「死港」,港英嘗試了工人的鐵拳。戰前香港工人,多數家在廣東,工會罷工號令一下,馬上罷工,立即回大陸老家。六十年代,香港工人起了極大變化,其家庭成員都是居住在香港。參加罷工,就會影響家庭生活,這是許多工人的思想包袱,同時,港英當局狡猾地利用國民黨派自由總工會破壞工人群眾的大罷工,香港工委員會,幼稚的以為港英政府,類似澳葡當局,只是老弱病殘的沒有牙齒的紙老虎﹔港九工聯會策劃大罷工前,沒有好好地分析工人。


這次大罷工和罷市,沒有發生顯著的效果,更不能致港英死命。大罷市導致左派的許多文化機構自我暴露,為後來的統戰工作帶來了阻力,諸如以工聯會為幕後主持單位的《青年知識》月刊,一向在星馬廣受歡迎,因反英抗暴而遭東南亞地區政府禁止入口,藝美圖書公司也是參與大罷市,才暴露身份。


一場自由社會裡司空見慣的勞資糾紛,演變成大風暴,令香港經濟低迷,社會動盪,說明當時英殖民主義者無能。港英當局拋出一大堆緊急法令,出動軍警到處鎮壓,嚴重干擾市民的正常生活。為了貪婪的統治,統治者絕對不惜以武力鎮壓反抗它的人民,幾千年的歷史就是如此這般的。武力的鎮壓,引起更多的反抗,這也是一條不變定理,六七年香港五月風暴也是如此。每天翻開報紙,一幅幅血淋淋,拳打腳踢的照片,撲入眼裡,一篇篇報導,引人深思﹕「他的頭撞擊我的警棍」之類的辯詞,令人義憤填膺。一群「官、津、補、私」學校(官立學校、政府津貼學校、政府補助學校和私立學校。)的學生,終於拍案而起,投入「時代的洪流」。


六月二十二日,香港十家大專學院成立了「反迫害鬥爭委員會」,大專學生們在自己的學院裡散發傳單與標語。他們抗議港英的暴行,聲援左派的鬥爭,呼籲同學們參與鬥爭。同日,在英皇和皇仁兩著名的官立英文書院,也先後出現許多傳單和標語,他們的傳單宣告組織了反英鬥爭小組,支持香港同胞的正義鬥爭。


「官、津、補、私」學校的學生的造反行動,像一把刺刀插入港英的心臟﹔又如一顆炸彈在港英的教育堡壘內爆炸。它們一邊開動御用宣傳工具瞎說,那些標語和傳單是由外界侵入者「栽放」的,一邊立刻責令學校領導宣布,任何未獲學校批准而組織的學生團體都是非法的。充滿正義感的學生們藐視這道法令,反英鬥爭小組如雨後春筍似的,在「官、津、補、私」學校裡成立,幾乎每個校園都出現過「令人恐懼與沮喪」的傳單和標語。這些英鬥爭小組的同學們,秘密地讀左報,學習社論,共商對策。


港英當局胡思亂想,以為這些學生完全是受左報的煽動,多年的殖民地教育,居然被左派一個月多時間的宣傳粉碎。港英的教育不是如此無能,一切都是港英瘋狂迫害和血腥鎮壓的反彈,「那裡有壓迫, 那裡就有反抗。」英皇、華仁、聖保羅男校、庇理羅士女校和金文泰等屬於「官、津、補」的學校,左派報紙大肆報導過,事出有因,所謂「官、津、補」學校,是指官辦的,香港政府津貼和補助的學校。這些學校必須執行港英的指示和法令,鎮壓學生的新聞就多了。曾德成、何安頓和李繼潘都是來自官立學校的,他們曾因「反英抗暴」而入獄,在法庭上勇鬥港英法官,他們成為「官、津、補、私」的三面紅旗。


「茫然塵土夢」這故事主幹發展,就是以上面提及的「官、津、補、私」學生在這場暴動中,被發動起來投入這「紅」流的故事.... 下篇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