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5)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5)




(接前文)洋警司也跟着上來接受這場勝利,他一眼看見牆上掛着主席像和兩片五星紅旗,他衝上去往紅旗一扯,此時一個身影撲過去,摟着洋警司,紛亂中槍聲一響,這個人倒下,他胸前噴着鮮血,倒下前死命將洋鬼子重重摔倒在地上.... 在場不管是工友還是警察都被突然情境攝住,停了下來。洋警司想不到二百五十多磅的他會被一個體重輕半、受了傷的中國漢子把他摔倒,他很迷茫的爬起來,慢慢走向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前,就在這一刻,另一個漢子飛撲過來攔在前面,大聲呼喝﹕「你這白皮打死我們何書記!」這人順手拾起地上一張摺椅,當頭猛向洋警司頭拍下去。有人救「主」心切,槍聲再嚮,那人手上摺椅墮地,跟着有人一聲「打死這些左仔!」鷹犬衝前亂棍如雨下招呼這個漢子.... 洪福來身上﹔第一棍剛巧打在他左肩、上次受傷舊患處,他今身痛得麻痺,眼中淚水噴湧,接着其他打下來的棍,痛經已無感覺,但洪福來仍然屹立不倒,最後頭被重擊才昏倒地上。像瘋了的警察一邊粗言穢語詛咒着「打死你班左仔」,一邊見人就打。


五十多個好漢子,手撓着手圍成一圈,頂着警棍的狂毆,一邊唸着主席的教導:「成千成萬的先烈,為著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著他們的血跡前進吧!」血肉之軀怎敵得過警棍鐵棒,擋在前排的工友倒下了,圈內的就立即替補上來,用血和肉築成長城....


曾在英軍帶兵出身的洋警司,在戰場上未見過如此英勇無畏的敵人,使他恐懼也佩服,他高叫一聲﹕「Stop」跟着指着工友們,很慨嘆的說﹕「you stupid... 」意思是你們明知是輸的還是要逞强。他那知道這群工人,是捍衛着中華民族尊嚴,前赴後繼。



洋警司制停了手下繼續毆打工人,把手上還拿着被他扯下來的五星紅旗,輕輕蓋在血泊中何書記身上。七小時的火拼,終於結朿,這場戰鬥是否如洋警司口中說的「愚蠢」,各位看後可以有自己的評價,對於筆者說來並不重要,但這是五十年前六七暴動中,鮮為人知的港英血腥鎮壓、一場可歌可泣的短兵相接鬥爭。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洪福來在亷租屋的家﹔福來嫂知道工會被火燒了,有傷亡和很多人被捕,內裏的人生死未卜。福來嫂跟着洪福來半生,是丈夫出主意管大事,她是主家務理小節的好媳婦,如今丈夫幾天未回,她只知道是出事了六神無主。找自己當警察的兒子,當時「兵荒馬亂」,電話打到警署,對方回答只是「洪子材出更了」便收線,家中只得福來嫂和向陽兩個女的,顯得很冷清。兩母女四目交投,向陽很想找些說話來安慰母親,但母女倆都知情況很糟,很擔心福來的安危。近半夜了,在一片寂靜的街道上,兩個漢子架着一個受了傷滿身血污的洪福來,一步一步從紅磡警署走路回家。漫長的路,福來走起來很痛,他痛得眼角留出眼淚,他的左肩在工會一役再被打,傷上加傷,左邊肩膊以下到腰全無感覺,左腳還好,可以「拖」着走。他痛恨!幾十年被洋鬼子壓迫,今天更被打至半殘,滿面通紅露出條條青筋,他說不出話來,喉頭只能發出悲憤「咯咯」的吼聲。兩位工友把福來帶了回家,簡單地說了福來被釋放的情況。自一九六七年五月香港發生暴動以來,中國國務院周總理極度關注,六月上旬港英軍警多次濫捕和殺害中國同胞,國務院對港英當局發出嚴正聲明。就在工會被襲翌日,周總理認為事態嚴重,立即召見駐北京英國大使,要求英方責成港英當局釋放被捕人士及妥善安排傷員接受治療。大英帝國這條老狐狸那會這樣順攤,只是給當時香港港督戴麟趾一個簡單通傳,即是說「你自己决定啦!」如是者,港督卸膊給保安司,保安司交波給警務處長。最終的考慮,幾次的大規模鎮壓,左派死傷狼藉,血腥行動不得人心,雖然政府發出了緊急法令,被捕人仕可循簡易程序被判入獄,但多次鎮壓及濫捕皆出師無名,在市民面前獻醜,倒不如放了算。


福來抵家,妻子小心為他梳洗,換上了清潔衣服,倒在床上咬着牙根忍着痛,摸着坐床邊向陽頭上的短髮,仰首望着妻子,苦笑着問﹕「想我嗎?」福來嫂和向陽眼含一泡眼淚頓時像崩堤流下來,福來嫂和向陽都知道,福來的傷不輕,除了左肩舊患新傷及左側麻痺外,全身傷痕累累,火燒的、打瘀的,刺割的.... 還有一處在右手腕,看來是一個被燒焦的小洞,貫穿了手腕兩端。手臂為止血用繃帶緊緊扎着,使右手臂呈瘀黑色,手指尖更甚... 這是個槍傷!



洪子材氣急敗壞的跑回家,見父親的傷勢,眼淚也掉下來,他本身品性善良,跪在床前對父親說﹕「爸,是我不好淪為鷹犬、助紂為虐。」福來說﹕「孩子,不是你的錯,你當警察時我也贊成,現時勢不同,港英因為我們愛國而要迫害我們,你要做一個人,做一個真正的警察,千萬不要做民族敗類!」此刻有人靜悄悄的敲門問﹕「是洪福來的家嗎?」一場大風浪後,大家懂得提高警覺,問﹕「是誰?」來者答﹕「工聯會派我們來接福來工友,車就在下面等着,要快走。」同來的有一位曾與福來一起行船的工友說﹕「福來,我們海員工會得到通知,因為你的傷太重,要把你接到廣州軍區醫院接受治療,不能延誤了,甚麽也不需要帶備,我們有方法給你過境,衣物所需,另一批人會來接嫂子到廣州時帶上。」


向陽站在門角在想..... 這個家仇民族恨一定要報!

(筆者註﹕上面故事,筆者並不在場,是當年親歷其境的前輩口述告知,當時被打死的書記名何楓。如有誤謬,請原諒及指出賜教!文中有誤植白字,仍筆者學術不足及疏懶校對,也可能行長文勞累所致,煩請指正)


  ----第二章完----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一條插咗民主旗幟喺尾巴嘅「汪汪」



有個前監警會委員大大聲話,你地唔喜歡人地叫你做「黑警」,咁就唔好叫人做九品官...公平!說得好!

警察做錯嘢,以前向警察投訴科投訴,後來話警察查自己人唔公道,就由監警會呢班大泡和嚟審查...公平!做得好!

依家有班讀詩篇嘅發慄界人士,佢地嘅食塞米大
狀棍公會發言人話,如果覺得啲官判得唔啱,可以上訴,唔好叫人 九品官嘛...公平!講得好!

如果啲官判得唔啱,上訴後邊個審,邊個去查邊個去判,乜又係呢班狡官自己做番,根据上面監警會裁决嘅邏輯,自己人唔可以審查自己人,八股巡案唔可以查九品官!...公平!問得好!

咁,就應該同投訴警察一樣,成立一個監官會至對市民公平
!提得好!


幾篇前,上載咗一張七警案作俑者嘅照片,呢位仁兄,突然間話放棄上訴甘願入獄,為自己作為附出代價,你信唔信老雨就絕對唔信,因為七警案引發咗社會對判決嘅所謂「公平」,作出好大反嚮。問題係有人舉住爭取民主呢面光輝旗幟,有步署有計劃搗亂社會安寧,出事被捕嘞,審判者「罔」開一面,話年青人在爭取民主大氣候,犯咗錯誤,只判社會服務了事,法理何在七警案中亦喺動亂中,警察承受有人藉爭取民主嚟胡作非為,對警員極大侮辱同挑釁,壓力從所未有咁大,七警都犯咗錯誤,可能佢地頭上冇民主光環咁就受到重判,公義何在



「呢位仁兄被指20141015日凌晨320分,喺金鐘龍和道一個花槽用裝水容器盛載嘅液體,向下淋潑正係執勤嘅1名警長同10名警員,事後又抗拒4名嘗試制服他嘅警員,俾警方起訴1項『襲擊警務人員』同4項『抗拒正當執行職務警務人員』罪名。喺九龍城裁判法院經審訊後,裁定1項襲警及2項拒捕罪成,判監五星期。

主任裁判官羅德泉喺判刑時話,呢位仁兄求情時承認自己仇視警員至會做出當晚嘅行為,但唔係減免刑責嘅理由,被告由始至終都冇悔意,法庭有責任保護正當執行職務嘅警務人員,佢襲警行為與一般襲警案有唔同,慣常嘅襲警都係針對同被告『有過節』或發生過爭執嘅警員,但本案遇襲警員事前並冇接觸過佢。

羅官指,身為資深社工嘅被告,佢聲稱淋液體係因為唔滿意警方用過度武力對待『佔中』示威者,但被告本人同樣欠缺克制,使無辜前線警員受害。被告向一班素未謀面同無辜嘅警員施襲,更淋潑有異味不明液體,係對警員極大侮辱同挑釁,案情近乎向警員吐口水。被告將警員作為『出氣袋』及『代罪羔羊』,罪行嚴重,有案例佐證應判處他即時監禁,但批准保釋外出等候上訴。」



回說呢位仁兄,主任裁判官羅德泉話佢由始至終都冇悔意,點解佢會放棄上訴,急急自願入冊,佢唔係真心實意去付出代價,而係喺上訴過程中,極有可能被推番原判加刑加監,唔係呢個仁兄聰明,而係佢身嗰啲尊貴嘅狀棍指點,夜長夢多,入獄五個星期扣減假期,頂多「受靶」三十日,如果行為良好,無過無錯,準二十一日出冊,到時又一條英雄好漢,咪當上郵輪星馬泰加越南二十一天遊囉!點解仲要承受風險上訴呢


上次上載張相片後,個心總係覺得呢個仁兄張相有啲唔妥,心想,呢張相係由佢FB關於七警案判後,發喼風話獲「小小勝利」一文下載,官司贏咗,應該係以最真實最美好一面示人,原來「相」真係從心生,呢位仁兄個相,左眉低右眉高鼻歪,蛇頭鼠目,聞七警被判「陰陰咀」笑,形象偎瑣。老雨自認相不端形不正,但係未衰到佢呢個情度,心想冇理因喎,係咪張相有問題呢。今日喺電子新聞媒介下載佢另一張相:係喎,睇真佢真係..... 一條插咗民主旗幟喺尾巴嘅「汪汪」....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4)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4)

先回顧上文所寫;可能看倌有點疑惑,以五十多個罷工工人,散兵游勇、烏合之眾,被幾百武裝到牙齒的防暴警察進攻,死守工會並血戰了七個小時,不可能吧!筆者也因此思量過;老雨曾張大咀巴說過「忠於史實」... 参考了好幾篇當年報導和近代有關書藉,有提及過67年最惨烈的血腥鎮壓事件,包括九巴茘枝角厰、摩托總工會九巴分會、中華煤氣土瓜環厰房、海陸空軍警聯襲北角三座大厦等,都以現時老雨文中所寫的這家位於紅磡的工會為最惨烈,有說及以寡敵眾戰鬥共七個小時。老雨對「血戰七小時」的理解是,由開始到結束共七個小時....當年老雨不在塲,現時寫的要配合故事需要,强要在當年歴史中,加插了一個虛構故事... 洪福來的家庭和人物,這的確是脫離了「史實」,請看倌原諒!上文真的寫短了些,共1368字,今篇希望能一氣呵成,交待這整個事件。



回到故事:
防暴隊的部署,給工會更多時間建立防禦工事,工友們發覺在「人民戰爭」中,拿得在手上的都可以成為武器,燒烤用叉,花盆,康樂棋的木棒,飛行棋的玻璃彈子,甚至結結實實的午餐肉罐頭。工會是在唐樓頂層左右兩個連天台單位,只得一個樓梯上落,梯間的鐵門關上鎖好,這是第一個防線,要是這處失守了,在工會木門和第一防線間堆滿了不規則木椅板櫈,四呎多寬的樓梯,一隊防暴隊通過實非容易之事。即使樓梯也失守了,工會還在個制高點,居高臨下,唐樓的樓梯八級便轉一彎,能站立在梯間人數不多,故强攻木門也不容易;同樣,天台樓梯也有鐵門這個防線也同樣不容易突破,這點是港英防暴隊帶隊的洋警司最為頭痛的事。



洋警司當然想以『第一擊』便得手,所以他下令疏散工會和四週各屋宇住户,戰事一起即堅壁清野,將工會全部被孤立,他指揮部份防暴隊,佔據附近能監視工會這幢樓宇,帶備催淚槍,用槍指向工會。另一個難題是地面集結的街坊群眾越來越多,很容易惹起街道上的衝突,洋警司察覺到街坊中有很多是趕來的左派份子,他不能猶凝不决,而是要速戰速決。他先通知紅磡警署增援,擴大封鎖範圍,控制圍攻塲面,然後帶着幾個手下走進唐樓觀察,這個洋警司一口氣跑到工會的鐵門前端詳一番,心想難啊!他是個退役英兵,他想唯一能攻入工會,是把鐵門炸掉,否則....



工會內的工友,此時此刻,是個生死的决擇,工人階級硬骨頭,個個都是個好漢子,沒一個退縮,他們在何書記的領導下,學習主席說的話「下定決心、不怕犧牲」,各人出謀獻策,趕緊時間將各防禦工事加固。他們有必死的決心,用戰鬥訴出港英的殘暴。有工友見洋警司鬼鬼崇崇的摸到鐵門處,他拿了一片平日工友用來唱粵曲的大銅鑼,站在門邊往鐵門一拋,「咣」的一聲響,嚇得洋警司及隨從連跑帶滚跑往街上。


良久,地面傳來用喇叭筒「勸降」的聲音,何書記意識到,防暴隊佔絕對的軍事優勢,但不立刻攻擊,是他們事先估計不足,和因為前幾次攻擊左派容易得手,因而過於輕敵。他想我們要倚靠這個「地勢天險」牽制着敵人,讓多這人看到港英殘暴,他和工友門交待了這個想法,要和敵人打持久戰,埋身戰,拼命戰,他拿出一張紙,在上寫上「永遠忠於.... 」,大家在上面寫上自己的名字。跟着他說:「主席教導我們:『堅持下去便是勝利』『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準備戰鬥!」




夜幕開始垂垂而下,街上的群眾街坊都嚷着要入被封鎖了的樓宇做晚飯,有些家長接了年幼子女放學在街有家歸不得,民怨不是向着工會,而是針着防暴隊封鎖街道。這時洋警司的上司等得不耐煩使他也煩燥不堪。晚上七時許,第一枚催淚彈從對面馬路唐樓射破工會的玻璃窗,卡在窗花上,噴出使人嗆咳的濃烟。工友們有備而戰,手拿火鉗,把它鉗着往窗外掉去,如是者噼噼啪啪的射來十多枚催淚彈,都被工友們清理了,在第一仗工友興高采烈之際,幾聲冷槍把無目標的打過來,雖然沒有擊中任何工人,都使人捏一把汗.... 因為是真正面對死亡威脅。夜越深,工會這單幢唐樓,早被切斷電緣,漆黑一片很孤獨的屹立在街道上,雖然左右隔鄰有其他建築物,但它好像不屬於這片土地似的,它像一個穿上黑色戰衣的鬥士,站在它的挑戰者面前。「他們來了!」工友發現敵情,立刻通報,窗外的催淚彈,冷槍配合掩護正面而來的襲擊者,有些催淚彈竟射到工會的深處,嗆咳濃烟漫延得很快,有冷槍瞄準打翻燈火爉燭,那一片火燒起來;這就打得工友們措手不及,陣腳有點亂,何書記馬上將工友們重新組織,滅火搶險,清理催淚彈等,很快工友們又回復了鬥志。防暴隊帶來了氫氧吹管(風焊機),企圖將鐵門打開,何書記命令將所有準備好的生油和水往下傾倒在樓梯上,油流得慢,但有水在下帶動,很快便可以流到鐵門往外流溢(註﹕當用風焊時遇油很容易着火燃燒,操作者處境會極危險),防暴隊立即撤回街上。




洋警司第二輪攻擊沒大進展,又着手下用喇叭勸降。紅磡附近街道開始有零星的衝突,港英大量調配人手鎮壓,洋警司想出最笨拙但可行的一計,命幾個嘍囉衝上鐵門前,用布「攝」在鐵門與樓梯間,頂着往下流的生油,其他防暴隊員提風焊繼續「焊破」鐵門。終於,第一個防線被攻破了,如狠以虎的防暴隊,一邊清理樓梯上障礙物,一邊瘋狂往樓梯上端發射子彈、催淚彈;樓梯清理好了一群鷹犬衝上去,怎料幾十人跌得人仰馬翻,因為樓梯不單有水、有油還有紅豆綠豆飛行棋的玻璃彈子,他們被跣得頭崩額破,工會內工友們趁機向跌倒的防暴隊,撙花盆雜物,最要命的是國產午餐肉。防暴隊重新組織進攻,子彈如芒石般鋪天盖地般射過去,他們粗聲詛咒着小心翼翼攻到木門,打門撞開了,工友們撲出扯掉防暴隊的防毒面具,徒手搏鬥,當然血肉之軀當然敵不過警棍火槍... 洋警司也跟着上來接受這場勝利,他一眼看見牆上掛着主席像和兩片五星紅旗,他衝上去往紅旗一扯,此時一個身影撲過去,摟着洋警司,紛亂中槍聲一響,這個人倒下,他胸前噴着鮮血,倒下前死命的將洋鬼子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3)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3)


19676月上旬,港英政府簡直是瘋了,它的防暴隊四處出動,突襲左派陣形中較為單薄的一些單位;上水一家細少的國貨公司,較少反抗力的左校放學後的中學生(註﹕九龍大坑東一家老牌左校,一羣剛放學,約五十名學生離校途中被防暴隊圍捕,控以非法集會罪投獄,各被判囚兩個月)。港英藉這些白色恐怖小動作,向左派宣示,它們有能力把左派鎮壓下來,亦藉這些來試「水温」︰試試中國和香港左派的反應。不過,這錯了,暴力鎮壓換回來是暴力反抗!



6月上旬某天中午,紅磡一家左派工會,一羣罷工的工人剛在會內吃了「大鑊飯」,圍坐起來,由工會書記領導下,分柝當前鬥爭形勢,姓何書記洪亮的聲音說﹕「當前國內文化大革命形勢大好,香港抗暴鬥爭形勢,得祖國七億同胞做堅强後盾,有偉大的.....  (中略)... 努力學習戰無不勝思想,堅決要將港英鬥垮鬥臭,直到它們低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們必勝,港英必敗!」此時,港英的防暴隊分五六卡車,帶來大量鐵馬將工會附近的幾條街道開始封鎖起來。一個工友氣急敗壞跑了六層樓梯到工會報訊﹕「防暴隊有幾百人,我們被包圍了!」何書記跑到能望街的窗往下看,街上滿站着戴烏黑色鋼盔的防暴隊。他回身向四五十個在場工友說:「這群鷹犬昨天攻擊元洲街... 工會,活生生打死我們兩位工友、前幾天在土瓜灣煤氣厰房、水務局工場和巴士厰襲擊我們罷工工人,做成五死幾十人受傷惨劇,這畢血債,一定要血償。主席教導我們:『有來犯者,只要好打,我黨必定站在自衛立場上堅決徹底乾淨全部消滅之,不要輕易打,打則必勝,絕對不要被反動派的其勢洶洶所嚇倒。』好!來得正好,這畢賬就一次過跟他們算吧!」




在左派工會中,書記雖然是個受薪顧員,但實際上是個領導。他們多是知識份子,亦多是左校畢業,由此推論他們應該是「地下」.....何書記捧出主席的教導和民族大義,反抗是必然的了,但工人們手無寸鐵,或許厨房還有一兩把厨用菜刀,工具箱有手槌鋸片和一些玻璃瓶子,怎樣能跟槍彈對抗。工友們面面相覷,心中想﹕「要打,怎樣打?」有工友拿起電話希望接通報館或工聯會,電話線早被截斷;何書記看穿了大家心中所想,他從口袋中拿出小紅書翻了翻,說:「主席教導我們說:『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大家準備戰鬥!」大家聽了也一頭霧水。跟着書記開始部署戰鬥方案,將大家坐的長板櫈不規則投撙在窄窄的梯間,阻止防暴隊正面進攻,部署二十多人在天台「設防」,不容防暴隊從旁邊樓宇進襲,如果守不住天台,全部退回工會,鎖上門跟敵人困獸鬥。




跟着何書記吩咐負責工會抄寫、及小賣部的文書... 洪福來(沒錯,就是洪向陽的父親,為工友捱了警棍,轉職在工會做文書的洪福來),何書記命福來將所有小賣部的樽裝花生油,白酒,和所有豆類產品,紅豆、綠豆、眉豆花生,放到梯間前準備,集中厨房的火水及火水爐,報紙雜誌放在騎樓邊.... 這時有工友發現街上,防暴隊押着一群群的街坊從附近左鄰右里的離開現場,何書記說:「好,疏散了群眾,我們少一層顧慮,免傷及無辜。」防暴隊不能一息間疏散附近幾幢樓宇的居民,給工會在有限資源下做些準備。從防暴隊的部署,是定要強攻和徹底清剿消滅這個人單力薄的左派工會。




大家都如箭在弦,週圍的空氣和氣氛都好像凝結了。在不遠紅磡警署,另一批防暴隊在候命,隨時增援攻擊工會的先遣部隊。一場惨烈以寡敵眾,戰鬥了七小時對抗戰一蹴即發。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2)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2)


經上兩篇對當時情況簡單介紹後,道出了故事發展中心是以一班「官、津、補、私」學生在這場暴動中,怎樣被發動起來投入這「紅」流,繼續將故事寫下去。在上篇提及的幾個在暴動中被港英拘捕,就讀高等學府學生,在1967年事發前,應該經已是被香港「地下」左派發展出來的積極份子,目的是在這等高等學府內團結更多和發展更多左派積極份子,日後進入港英政府「像一把刺刀插入港英的心臟」,制衡港英對華政策。香港歴史自抗日戰爭至大陸赤化後,最早期和在港英政府擔任最高級的「地下」左派,當時被稱為共黨間諜,是當年的警察學校校長曾昭科。(註: 近年香港有另一位警務人員名曾昭科,他是香港警務處總督察,駐守於資訊系統部,曾經擔任香港警務督察協會主席及秘書長,曾昭科的姓名與曾昭科間諜案的主角一樣,惟曾昭科強調與他毫無關係。對於姓名起源,曾昭科表示為祖父母根據曾氏族譜所改,剛好到了他一代排到昭字,所以用上,至於為何配搭科字,則是無從稽考。)




曾昭科1923年出生於廣州,祖籍滿洲旗人。曾昭科在小學畢業後來香港,在父親安排下,跟兄長入讀九龍華仁書院,畢業正值香港淪陷,故此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後來轉到京都帝國大學攻讀經濟。大學時期,曾昭科接觸左傾思想,熟讀由德文翻譯過來日文版馬克思著作《資本論》。


1947年,曾昭科畢業回港,加入香港警察隊並屢受重用,曾派往倫敦警察廳受訓。先後任職政治部、九龍刑事偵緝處副處長等要職。至1961年升任助理警司。精通中、、日的曾昭科,因槍法精準而被選為香港總督葛量洪的保鏢。港英政府發現了有機密外泄,懷疑是總督身邊人所為,以計故意向曾昭科透露一些行動,誘他浮出水面,最終以不受歡迎人物遞解出境返回中國大陸。這就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左派的作用,而在高等學府才能培養得更能日後掌權的「地下」左派,所以稱「一把刺刀插入港英的心臟」,不過一場暴動,潛伏在各校的「地下」左派,紛紛冒出水面,暴露了身份,可以說是一鋪清袋。(註: 說是這樣說,當年至今還有沒有未浮出來的看倌自己想想,老雨不欲細表)



暴動自五月六日開始,五月十一日警方大開殺戒,五月二十二日港督府花園道血腥鎮壓,接着一浪接一浪攻擊工會、左校、工場、左派機構和國貨公司﹔拘捕、毆打手無寸鐵的「左派暴徒」,當年左派雖然是在大陸政權不斷向港英及英國政府發表聲明,亦表態「七億同胞做堅強後盾」,也有偉人「戰無不勝思想」支撐,人總是血肉之軀,頭頸手腳硬不過鷹犬的木棒,「暴徒」死傷累累。(註: 數字統計六七年暴動,沙頭角中英民兵與港警衝突也算在內,死亡人數是五十一人,其中被港英政權活生打死的「暴徒」有十多人、被拘捕判囚共千多人,其中三百多人是年青罪犯「YP仔」,這三百多人是青年學生囚於高設防赤柱監獄)



回到故事:
... 戒嚴!遠處傳來吆喝聲,屋邨來了一隊警察,看來他們是要到某座某單位拿人...

坐在書桌前準備期末考試的向陽,心神不定,她親眼看着防暴隊發射的木彈槍,拖着硝煙擦着地面,彈起像個陀螺直向示威前排女學生腳掃去,女學生連驚叫也來不及應聲倒地...
這一幕常盤旋在向陽腦海,有幾次睡覺也被驚醒。她開始思考這是為什麼,她不懂政治,不能從複雜的政治角度去思考,只會想「我是中國人,我哥哥是個警察但也是中國人,中國人會這麽狠打自己同根生的同胞嗎


在九龍紅磡,一個左派工會正被港英鷹犬圍攻.... 正在工會開會學習「偉大思想」的工友正與防暴隊殊死一戰....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1)





港英血腥鎮壓的暴動還有西九龍裁判處、五月二十二日花園道及港督府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1)

上篇大部份是從網絡上找到的資料,很難得這篇八千多字却很有系統也很詳盡和概括,記載1967年暴動的「日誌」。原作者是用全簡體字,內容文句間偏「左」,但寫出來的確是個史實,自1967年五月中暴動開始,港英政府是為了制止中國大陸紅色思潮在香港泛濫,主動以武力鎮壓,制造「白色恐怖」,短短幾個月圍剿左派工會、學校、國貨公司。在上篇沒有記載,港英血腥鎮壓的暴動還有西九龍裁判處、五月二十二日花園道及港督府、八月四日出動英軍直昇機,空降防暴隊襲擊北角三座左派聚居的大厦民居,殺害了「暴徒」十多人,拘捕千多人。


從「五•二二」事件到六月底的,左派的鬥爭完全是澳門式。香港左派領導以為從街頭示威抗議開始,然後再發動一場大罷工和大罷市,令香港經濟社會癱瘓,港英將被迫接受左派提出的要求。事實和理想背道而馳,港英不僅絕不低頭,而且更加殘酷迫害,鎮壓左派群眾,六月二十九日,英國再度調動踞嘎兵增援香港。


二十年代省港大罷時,香港成為「臭港」和「死港」,港英嘗試了工人的鐵拳。戰前香港工人,多數家在廣東,工會罷工號令一下,馬上罷工,立即回大陸老家。六十年代,香港工人起了極大變化,其家庭成員都是居住在香港。參加罷工,就會影響家庭生活,這是許多工人的思想包袱,同時,港英當局狡猾地利用國民黨派自由總工會破壞工人群眾的大罷工,香港工委員會,幼稚的以為港英政府,類似澳葡當局,只是老弱病殘的沒有牙齒的紙老虎﹔港九工聯會策劃大罷工前,沒有好好地分析工人。


這次大罷工和罷市,沒有發生顯著的效果,更不能致港英死命。大罷市導致左派的許多文化機構自我暴露,為後來的統戰工作帶來了阻力,諸如以工聯會為幕後主持單位的《青年知識》月刊,一向在星馬廣受歡迎,因反英抗暴而遭東南亞地區政府禁止入口,藝美圖書公司也是參與大罷市,才暴露身份。


一場自由社會裡司空見慣的勞資糾紛,演變成大風暴,令香港經濟低迷,社會動盪,說明當時英殖民主義者無能。港英當局拋出一大堆緊急法令,出動軍警到處鎮壓,嚴重干擾市民的正常生活。為了貪婪的統治,統治者絕對不惜以武力鎮壓反抗它的人民,幾千年的歷史就是如此這般的。武力的鎮壓,引起更多的反抗,這也是一條不變定理,六七年香港五月風暴也是如此。每天翻開報紙,一幅幅血淋淋,拳打腳踢的照片,撲入眼裡,一篇篇報導,引人深思﹕「他的頭撞擊我的警棍」之類的辯詞,令人義憤填膺。一群「官、津、補、私」學校(官立學校、政府津貼學校、政府補助學校和私立學校。)的學生,終於拍案而起,投入「時代的洪流」。


六月二十二日,香港十家大專學院成立了「反迫害鬥爭委員會」,大專學生們在自己的學院裡散發傳單與標語。他們抗議港英的暴行,聲援左派的鬥爭,呼籲同學們參與鬥爭。同日,在英皇和皇仁兩著名的官立英文書院,也先後出現許多傳單和標語,他們的傳單宣告組織了反英鬥爭小組,支持香港同胞的正義鬥爭。


「官、津、補、私」學校的學生的造反行動,像一把刺刀插入港英的心臟﹔又如一顆炸彈在港英的教育堡壘內爆炸。它們一邊開動御用宣傳工具瞎說,那些標語和傳單是由外界侵入者「栽放」的,一邊立刻責令學校領導宣布,任何未獲學校批准而組織的學生團體都是非法的。充滿正義感的學生們藐視這道法令,反英鬥爭小組如雨後春筍似的,在「官、津、補、私」學校裡成立,幾乎每個校園都出現過「令人恐懼與沮喪」的傳單和標語。這些英鬥爭小組的同學們,秘密地讀左報,學習社論,共商對策。


港英當局胡思亂想,以為這些學生完全是受左報的煽動,多年的殖民地教育,居然被左派一個月多時間的宣傳粉碎。港英的教育不是如此無能,一切都是港英瘋狂迫害和血腥鎮壓的反彈,「那裡有壓迫, 那裡就有反抗。」英皇、華仁、聖保羅男校、庇理羅士女校和金文泰等屬於「官、津、補」的學校,左派報紙大肆報導過,事出有因,所謂「官、津、補」學校,是指官辦的,香港政府津貼和補助的學校。這些學校必須執行港英的指示和法令,鎮壓學生的新聞就多了。曾德成、何安頓和李繼潘都是來自官立學校的,他們曾因「反英抗暴」而入獄,在法庭上勇鬥港英法官,他們成為「官、津、補、私」的三面紅旗。


「茫然塵土夢」這故事主幹發展,就是以上面提及的「官、津、補、私」學生在這場暴動中,被發動起來投入這「紅」流的故事.... 下篇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