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要道歉的是挑起動亂的人



 2017-02-20星島日報社論

要道歉的是挑起動亂的人
    


  七警打人罪成,被判監兩年,成為佔領行動的被告中(包括大批襲警與傷人的激進示威者),判刑最重的七人,難怪不少人忿忿不平,為在亂局中發生這場悲劇感到痛心。最近網上有人要求警務處處長代表七警道歉,明顯是出於「仇警」立場,如果公眾能公平地看整件事,應該明白七警也是亂局的受害人,而真正要道歉的,是挑起過去六年持久動亂的人。

  七警打人固然犯法,應受制裁,但這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他們這種一時氣憤的反應,是警隊幾年來受盡挑釁、衝擊、侮辱及壓力下的情緒爆發,要判定是誰之錯,應追溯到動亂之源,找出造成這局面的人。

戴耀廷等點起暴力之火

  佔領行動的烈火於二一四年燃起,瞬即燎原,為時七十九天,造成嚴重而深遠的破壞,其實這場大火的火種,早在行動前的三、四年已經播下,而且愈燒愈烈。大家應記得,二一一年的七一遊行出現質變,過往和平守法的示威被激進團體騎劫,人民力量與社民連等當晚有預謀地發難,數千人佔據道路,與警員爆發衝突。這只是當時連續爆發的激烈行動之一,類似情況此起彼伏,由街頭至議會都充滿暴戾之氣。

  往後兩年,激進團體打着反水貨客和「驅蝗」等旗幟,在地區挑起暴力衝突,維持秩序的警員成為磨心,變了襲擊的目標,行動中還隱然看到港獨的影子,政治暴力化已漸露端倪,警員受到的壓力也愈來愈大。

  到了佔領行動前一年,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等,提出以違法佔領中環作為手段,逼使政府推行他們心目中的「全民普選」,並將行動美其名為「公民抗命」,為非法抗爭吹響了號角。雖然他們口口聲聲承諾,行動將體現「和平和愛」,不會使用暴力,但當潘朵拉盒子一打開,各方激進力量隨即湧現,紛紛凝聚於佔中大旗之下,蓄勢待發。

須向佔中受害者致歉

  佔中本來就可預見是一場沒有人可控制的烈火,戴耀廷等不可能不知,但他們自欺欺人地誤導支持者與市民,繼續點火。其他激進團體如學民思潮和學聯的領袖,包括黃之鋒和周永康等,則利用機會奪取行動領導權,引發大規模的違法激烈行動,不但佔據主要道路,還包圍政府總部,更將火勢引到旺角與銅鑼灣,至全城燃燒,演變成暴力衝突。一天晚上龍和道成為了戰場,警員竭力應付「城市游擊戰」,並被淋不明液體,七警案就在當晚的混戰中發生。

  佔領行動其後衍生出更暴力的「鳩嗚」行動和旺角騷亂,警員被暴力示威者用磚塊與竹枝襲擊至受傷倒地,頭破血流,其中不少襲擊警員的暴民,正是佔領行動的參加者。

  七警被定罪,毁了事業與家庭,但當初燃起這場動亂烈火的戴耀廷和一批激進團體領袖,卻至今仍然未被起訴,且興高采烈玩他們曾激烈反對的「小圈子選舉」。他們才是真正要站出來,對在佔領行動中所有受害者和公眾道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