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4日 星期六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8)



當年膠花厰事件檔案照片,圖示厰正門(圖片取自網絡)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8)


一個很單純的勞資糾紛,背後竟是一塲左派勢力和港英政府的角力,隨之這導火線引發一場血腥暴力鬥爭的。


196756日的第一次衝突,先是勞資雙方談判,工人在厰外靜坐等待結果,左派工會趁機介入,左派學校有組織有秩序地安排學生到場,「支持及慰問」在厰外靜坐「工人叔叔」,一時間大字報、紅小書、學生們表演革命歌舞,「染紅」了那片街角。圍觀的街坊、羣眾、商販越來越多,將大有街擠迫得水泄不通。

警方部署了幾車防暴隊,先勸喻工人、學生退入行人路,讓車輛行人得以通過,這當然是不得要領,學生和工人手挽手,高呼「堅決支持工人階級正義鬥爭」,口中唸着「下決定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最終警察使用强硬暴力拘捕了一些示威者,這顆定時炸彈立時進入「倒數」。


1967511日星期四上午,膠花厰以出貨為理由搬移厰內貨物,工會則認為厰方出售機械設備,關厰出賣工人追討利益,煽動起示威者仇恨情緒,整件事隨即升温。下午向陽和可苗放了學沒有上温習場地,因為她們覺得那場地隨着時事發展,開始政治化,牆上多貼了很多紅「語錄」和反港英政府口號,她們覺得沒需要掉進這潭混水中。歸途上,當巴士準備駛入彩虹道近五華書院,道路經己被警方攔上「鐵馬」,巴士要停下來掉頭改道直往官塘方面,司機應乘客要求,讓部份住附近乘客下車。可苗和向陽都下了車,抄小路途步回家,當她們行近大有街,一隊隊警察防暴隊載上鋼盔,荷槍實彈在主要道路上佈防,大有街、爵祿街和五芳街都是看熱鬧的羣眾。在膠花厰那邊,工人和左校學生手挽手築成人牆,一步一步向外擴張,後面不斷有人加入。唱歌的、叫口號的、讀紅小書的聲音加上警察皮靴、口令聲亂成一片。不多時,大批武装警察經己封鎖一帶,向陽、可苗行不得,和大量站在路旁看熱鬧的羣眾,被困在包圍網的「口袋」裡面。在工厰那邊的工人和學生,被列好陣型的防暴隊阻着去路,腳步停了下來,對峙了好幾分鐘,雙方包括圍觀者....大家都似乎在想..... 這為的是什麽呢?」



幾分鐘的靜默,被有人高聲喊了一句:「打倒帝國主義!打倒港英!」喚醒了。工人和學生繼續高呼口號、高唱紅歌,警察方面不斷增援,看來是等對方先動手,爭取輿論上的贏面。在喧鬧聲音中,防暴隊中傳出「戒備」(on guard)口令,一排排防暴盾、催淚槍、木彈槍、加賓槍齊齊子彈上膛,一切如箭在弦,一蹴即發。示威工人學生那邊仍鬥志高昂,高聲朗讀紅小書「要奮鬥就會有犧牲....」「下定決心... 」「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視死如歸。


這刻,警方高舉一幅橫額:「警告,立即散開,否則施放催淚彈」,示威的那一邊沒退讓反應,「扑、扑」聲响,一個個催淚彈射進示威人羣之中。工人和學生有點亂,很快有人拾起催淚彈掉進先準備的水桶裡,另一些回撙警方陣中。經過前幾天五、六事件,示威者今天是有備而戰,而且大量記者也有備而來。警方施放催淚瓦斯計不得逞,示威者重新集結,有更多的工人、學生和圍觀者加入築成人牆。警察又傳口令,幾個防暴隊提大口槍向示威羣眾射出幾枚木彈,木彈施着長長硝烟,將在示威者前排的幾個女學生擊倒地上... 向陽、可苗和被困在場羣眾驚呼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