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0)



有生之年‧茫然塵土夢 (10)

這篇擱筆了近大半個月... 相信沒有人在「追」這個無趣乏味故事吧!說句老實話,五十年前的事,今天已是塵封的歴史,知道的人或親歴的人亦可以說是年將就木,對這場一九六七年發生過的事,其真實的一面很多人不知,也不願知; 連當年的兩個政府、港英政府和中國政府提也不提,因為是兩個政府在香港激發的一場不光采錯誤對決、事隔幾十年,英國肇事者回了老家,香港特區政府仍然對一九六七年事不褒不貶,這是因為這場血腥事件發生在中國那場十年浩劫的年代,亞爺的瘡疤誰敢...  這場暴動是對是錯,誰對誰錯,任由歴史巨輪輾碎埋掉。很諷刺的是,現時香港人對這場在香港政治歴史上被評為「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歴史的分水嶺」,只知的是「林彬加波蘿」。


 老雨寫「茫然塵土夢」的初心,是希望能用都市小人物結合一些真實故事,道出當年和今天事情的相同之處,主要是說年青一輩對社會的心態。無奈筆力有限而當年發生的這麼多的「災難」,很難寫在單一個家庭或單一個人身上,所以...  還是想堅持寫下去,不過先概括寫(不!是在網絡上搜集,感謝網絡上還有這麼多健全資料,請恕盜用之罪),先告訴大家暴動發生經過和一些統計,然後才繼續將主人翁洪向陽的故事續寫下去。



先用多少篇幅,介紹一下在網絡中搜集得到很充實資料,很可惜,這些資料是幾年前貯存,原作者的名字,老雨一時忽畧了,再一次在這多謝!
---------


六月的香港,其局勢更加惡化。港英軍警不停地出動,不斷鎮壓罷工人。左派不斷發出戰鬥號令,罷工和示威的事件越來越多,其規模越來越大。六月六日晚上七時左右,近百名港英「防暴隊」和「水警」開到「天星」渡輪碼頭,摸黑把渡輪工人張貼的抗英大字報,標語撕去。工人立即採取針鋒相對的行動,從晚上十時起,各渡輪陸續停航,六月七日繼續停航,抗議港英當局一再無理撕毀大字報。



港九各地在六月七日同時出現用油漆寫的中、英文標語和大字報「粉碎港英反動統治﹗ 」「清算港英百年債﹗」「打垮港英法西斯法令﹗」「港英必敗﹗我們必勝﹗」「毛主席萬歲﹗」一場規模空遣前的「迫害」與「反迫害」之間的鬥爭已經來臨。


六月八日上午,港英當局防暴隊襲擊了港英工務局屬下的電器機械廠,以催僱彈、毒氣等武器鎮壓示威的工人。四百二十四個工人被拘捕,數十名工人被毒打重傷。工人徐田波在警署裡被活生生打死。當日下午,防暴又突然襲擊中華煤氣場,他們首先發射了二十多枚催淚彈毒,驅散示威工人,然而毒打,逮捕六十名工人。令人髮指的暴行,就是防暴隊開槍打死了工人黎松和曾明。


港英當局對付罷工工人,一方面採取暴力鎮壓的措施,另一方面,它串通資方威逼利誘工人,破壞工人團結。從六月八日起,英資太古船塢宣布其三千工人「暫時被停職」,以待公司改組,天星渡輪公司和牛奶公司等英資公司也開除罷工工人。罷工是資本主義國家工人合法鬥爭的權利,港英軍警不停的血腥鎮壓,激起工人的無比憤怒,更多人投入罷工行列,六月十日,港英政府機構與英資企業一萬多任務人也加入罷工的隊伍,罷工浪潮更加洶湧澎湃。


六月廿三日晚,港英軍警悍然圍攻港九樹膠塑料業總工會,軍警向工會不斷發射大量催淚彈、子彈,工會工人被迫以石頭,空樽作自衛武器,反抗軍警的進攻,雙方對抗長達七小時,軍警在一段時間裡幾乎用完彈藥,需要召叫救急單位趕送額外彈藥。它們攻占工會後,肆無忌憚搗毀。在這一場流血的衝突中,軍警當場槍殺工人鄧自強,拘捕七十餘人,又把工人鄒松勝和羅進茍在被捕後活活打死。次日,在中英加界的沙頭角群眾舉行浩大的遊行示威,港英出動防暴隊除了打傷,逮捕十多人,肆無忌憚地把催淚彈射到中國境內,導致三十多個人受傷,同日,在港九工聯會屬下六十四個工會的發動下,港九海運,水陸交通,公共事業,船塢,貨倉和紡織等行業工人舉行聯合大總罷工。緊接著港九糧油,百貨,儀器,土產山貨,小販,南北藥材與出版印刷各行業也從六月二十九號開始罷市四天,聲援罷工工人。